首页 > 都市言情 > 古城疑案三 > 第六十七章 泥土下白色石灰 石灰下一具尸体

手机端

第六十七章 泥土下白色石灰 石灰下一具尸体

    如果不是“5。19”无头案把同志们牵引到施家,如果不是陈素娥向同志们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如果不是利美子的精神出了问题(如果利美子能像弟媳妇胡大兰一样从容应对警方的调查的话),施春桥的失踪案还真有可能消失在时间的隧道里面。利美子应该是施家的死穴,施德仁知道老婆利美子难过警方这一关,所以,在吴所长和陈杰跟随利美子的踪迹追寻到板桥竹器厂的时候,在利美子情绪再度失控、无法自持,难于应对警方询问的情况下,施德仁选择缴械投降、坦白交代,认罪伏法。

    最可怜的是施春桥,他没有想到结束自己生命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儿子,他应该能想到但却没有想到。更可悲的是,他明明自己知道走的是一条不归路,却非要一条道走到底。善恶总有报,因果有轮回。万恶由邪念生,邪念自贪欲始。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从贪欲膨胀发酵那一天开始,所有的悲剧和结局全都蕴含在贪欲里面了,选择什么样的开始,就选择了什么样的结果,没有一个人能逃脱自然的法则。

    其实,白知云不算十分愚昧和无知,在最后关头,她终于有所醒悟,让施德义到竹器厂去喊施德仁,这应该算是一种明智的选择,白知云至少是想让儿子施德仁来定夺这件事情。

    欧阳平很难想像的到,每当暗夜来临的时候,白知云躺在男人曾经趟过的床上,床下埋藏着男人施春桥的尸体,这个可怜的女人是怎么入眠,又是如何渡过漫漫长夜的。

    当土坑里面的土挖到一多半的时候,下面基本上都是石灰层了,石灰早就和水溶解过了,石灰里面的水分也散发的差不多了,所以,石灰就像豆腐渣一样。

    陈杰用小铲子将二十公分左右深的石灰层打理完之后,又用毛刷将一部分附着在尸骸上的石灰残渣清理干净,一具蜷曲着四肢,侧躺在土坑里面的尸体呈现在大家的面前。

    同志们最先看到的是深蓝色的衣服,按照死者的体位判断,蓝颜色的衣服应该是死者身上的上衣。

    遗憾的是,蓝颜色的衣服为棉织品,小铲子一碰,刷子一拨,衣服就花了。

    时间过去了七八年,棉织品早就该腐烂了。

    银匠铺的门外又出现一阵骚动,刘大羽走出房间,聚集在银匠铺门外的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

    不一会,两个人走进银匠铺,走在前面的人是左向东,严建华紧随其后,两个人的手上各拎着一个刑侦箱。

    两个人走进房间的时候,又有一个人走进银匠铺,她就是董青青。她的脖子上挂着一架照相机,手上拿着一个摄像机。

    欧阳平原本是来做调查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进入了现场勘查和验尸阶段,现场勘查和尸检,需要刑侦箱。清理尸身上的石灰泥土和勘验尸体是需要一些工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