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古城疑案三 > 第一百零八章 向秀美疑惑颇多 曹诗琴也觉蹊跷

手机端

第一百零八章 向秀美疑惑颇多 曹诗琴也觉蹊跷

    有一次那是一九九四年是那年的冬天,完颜格勒的父亲到镇卫生院来看病,向秀美在医院的走廊上碰见了老人家。老人家装作没有看见向秀美,径直走开了,向秀美以为完颜静德眼拙,视力不好,所以,就赶忙追上去主动打招呼。完颜静德勉强支吾了几句,就想离开。向秀美主动和完颜静德打招呼,是想了解完颜格勒的近况;向秀美还想帮助完颜静德,她在医院工作,看医生、做检查、拿药,会方便一些,完颜静德毕竟是自己的好朋友完颜格勒的父亲,自己尽一点心,也是应该的。可完颜静德婉言拒绝了向秀美的好意。

    “完颜静德是怎么说的呢?”

    “他说完颜格勒打算留在澳大利亚,因为她在澳大利亚谈了一个对象。按理说,完颜格勒应该在信中提到我,至少是问一声好。可老人家只字未提。完颜格勒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女孩子,她应该给我写信才对。”

    公派留学生,学成之后是要回国的,留在澳洲之说,纯属无稽之谈。

    分手的时候,向秀美还从宿舍拿来三张她和完颜格勒的合影,向秀美一直把它们放在书桌玻璃台板的下面。

    向秀美说,这三张照片是完颜格勒在读高三的时候和她照的。

    比较而言,这三张照片比档案资料上的完颜格勒的照片清晰多了。这是一个充满朝气和阳光的女孩子。温柔明亮的大眼睛,略带微笑和自信的嘴唇,白净明朗的脸庞。

    向秀美将照片反过来,照片的背后还有拍照的时间:1989年初夏。

    向秀美还提到了完颜家和霍家的关系。向秀美曾经问过完颜格勒,霍家为什么会住在完颜家的老宅里面。这件事情,护国大队十二个村庄的人都知道。

    “完颜格勒是怎么说的呢?”

    “她完颜家几代人都受霍家人的欺负,一直翻不了身,她之所以要好好读书,就是想为完颜家争一口气,完颜格勒只恨自己不是男儿之身。她看着自己的父母家人在霍家人的淫威下忍声吞气地过日子,心里非常憋屈难过。虽然父亲从来不再完颜格勒跟前流露半点苦楚,但她能明显地感觉到完颜家处境的艰难。”

    告别向秀美,走出镇卫生所以后,欧阳平和郭老、刘大羽、韩玲玲去了荆南一中。荆南一中,完颜格勒的班主任和老师应该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三点四十五分,汽车停在荆南一中的大门前。

    传达室的门慢慢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人,他的嘴上含着一根香烟,站在电动移门内他并不说话,只是用眼睛仔细打量坐在汽车里面的人。

    刘大羽推开车门,走下汽车,走到电动移门的跟前:“师傅,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我们有事找你们学校的领导。”

    “今天是星期天,领导不在学校。”

    “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学校领导谈,怎么才能联系到他们呢?”

    保安师傅迟疑片刻,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电动移门开始慢慢移动。

    陈杰将汽车开进大门,然后停在一个不碍事的地方,欧阳平和郭老走下汽车。

    刘大羽递给保安师傅一支烟:“师傅,给您添麻烦了。”

    保安师傅接过香烟,将刘大羽领进传达室。然后指着墙上一张表格道:“学校领导的电话都在上面,你们想找谁,就拨谁的电话。”

    刘大羽扫了一眼表格,第一个人是毛晓槐毛校长。

    刘大羽从口袋里面掏出手机,拨通了毛校长的电话。

    不一会,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我是毛晓槐,请问您是哪一位?”

    “毛校长,您好,我是市公安局刑侦队的,我姓刘。”

    “刘警官,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贵校有一个毕业生,她的名字叫完颜格勒,我们想了解她毕业以后的去向。”

    “完颜格勒?这个名字,我有印象,姓名很特别,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

    “太好了,我们想得到您的帮助。”

    “没问题,我一个小时左右赶到学校,详细的情况要问她的班主任,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她的班主任,你们在学校等我们。刘警官,请你把手机给保安师傅。”

    刘大羽将手机递给了保安师傅。

    “毛校长,有什么吩咐,您请讲。”保安师傅笑容可掬道。

    “齐师傅,请你把二楼会议室的门打开,把警察同志领到那里休息,我一会儿就赶到学校。你拎一瓶水过去,会议室的柜子里面有茶杯和茶叶。”

    “我知道了。”

    保安师傅从墙上拿起一串钥匙,将四个人领到办公楼的二楼会议室,找出茶叶,洗好杯子,泡好茶以后,然后点头哈腰地退出了会议室。

    五点钟左右,楼梯口传来“噔噔蹬”的脚步声,不一会,两个女人走进会议室,一个女人是毛校长,毛校长的年龄在五十岁左右,另一个女人是完颜格勒的班主任曹诗琴,曹诗琴的年龄在四十岁左右。

    毛校长泡了两杯茶,将一杯茶放到曹老师面前的茶几上,然后才坐了下来。

    “刚才,在来学校的路上,毛校长跟我提到完颜格勒。你们来打听她毕业以后的去向,是不是她出什么事情了?”曹老师似乎很敏感。

    “曹老师,您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自从完颜格勒一九**年参加完高考以后,我们一直没有联系,也没有她任何消息,这不符合完颜格勒的性格,她不是这样的孩子,她是很重感情的。”曹老师和向秀美的说法是一致的。

    “参加完高考?照这么说,完颜格勒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不错,她被上海复旦大学录取了,但奇怪的是,完颜格勒一直没有到学校来拿录取通知书,在联系不到完颜格勒的情况下,我亲自到板桥公社护国大队完颜村完颜格勒家去了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