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古城疑案三 > 371. 第九十七章 霍斯燕遭遇不测 霍斯文并不知情

手机端

371. 第九十七章 霍斯燕遭遇不测 霍斯文并不知情

    手术室里面的呻吟声越来越低,最后,病人停止了呻吟。十分钟以后,霍斯文走出手术室,脱掉白大褂,取下口罩,走进会客室。

    霍斯文的老婆姓梁名燕,小名叫佩兰,刘大羽已经和她谈了将近十分钟,梁燕确实不是姓马的老婆,在梁燕的眉毛上方有几个不甚明显的黑痣,照片上看不出来,但只要面对面地站在一起,一打眼就能看出来,如果梁燕是姓马的老婆的话,李大娘、秀芹和赵师傅一定会看到这几颗黑痣。

    霍斯文也不是“国”字脸,他的头发比较长,也比较软,有点自来卷,所以,他也不是姓马的。

    “斯文,这三位同志是为一起案子来的。”梁燕将一杯茶递到丈夫的手上。

    “你们想问什么,尽管问。”

    “霍医生,我们来的有些唐突,还望霍医生见谅。”

    “不必客气,你们也是为了工作,你们能不能告诉我是一起什么样的案子?”

    刘大羽把案子的大致情况的叙述了一下。

    “你们怎么会想到我的呢?”

    “情况是这样的。你是不是有一个同胞姐姐?”

    “不错,我是一个姐姐,她在二十几年前就去世了,我生下来后,父母把我过继给了姑母,在姐姐去世之前,她经常到上海来看我——这也是父母的意思。”

    “你知道姐姐霍斯燕是怎么死的吗?”

    “我生母和养母说是病逝的。”

    “你姐姐是被车仁贵害死的。”

    “从没有人跟我提起过这件事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呢?”

    “情况是这样的,那车仁贵早就垂涎于霍斯燕的美色,他派人把你的姐夫路云飞抓起来游街示众批斗,你姐姐去求他,结果被他糟蹋了,后来含恨自尽了,最后,你姐夫也疯了。”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我也明白我的生母和养母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了,从小,我和姐姐最亲,我是过继到上海来的,不方便回荆南,父母就让姐姐经常来看望我,她是我和父母之间情感联系的唯一纽带,虽然姑母通情达理,经常劝我回荆南看望父母,但一想到她老人家对我的养育之恩,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姑母姑父不曾生养,他们把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我的身上,父母也是这个意思,既然做了人家的儿子,吃着人家的饭食长大,就要尽孝道,不可心猿意马。生母养母都是善良本分的女人,她们都希望我将来有出息,有一个光明的前途,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连想都不会想这些事情,就更不会做这种事情了。从你们的口中可知,姓车的是一个为人不齿的人渣,以我尊贵的生命换他那条一文不值的烂命,不值。关键是我从来没有去过荆南,更别说在荆南住两个月了,我是一九九零年五月辞职的,你们可以到单位查一查我的出勤记录。”

    “我们这次来,还想请教你一个问题。”

    “请教不敢当,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以你的经验,想把人的人的骨骼砸碎——或者分成几份,而又看不出重击的痕迹,如何才能做到呢?”

    同志们没有在那些骨头的残片上找到重物敲击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