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星耀香江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套子(下)

手机端

第三百五十五章 套子(下)

    ps:  第三更,求推荐,求月票哇!!!兄弟们赶快支持!明天还有更精彩的情节,把票给哥们留住吧!!

    呸呸呸!想什么呢这是?赵雅之的脸上,一阵阵的发烧。

    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自己身上,赵雅之如芒在背,赶紧点点头,随着杨林,走出宴会厅。刚刚走到拐角,后边的宫菁华,小跑着追了上来,往她手里,塞了一个什么玩意儿,脸上露着诡异的笑。

    赵雅之心里很紧张,也顾不得看,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低着头,跟在杨林的身后。

    杨林走进电梯,赵雅之犹犹豫豫,没有跟着他进到里面,而是狐疑的看着杨林:“去哪儿?”

    杨林面无表情:“当然是找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要不然,明天全台湾的报纸,都是我们俩的绯闻。你也不想,被你那位黄先生误会吧?”

    这话说得,讽刺的意味很重,可是赵雅之听在心里,却是甜甜的。吃醋?赵雅之有点得意,也就抬腿进了电梯。

    女人就是这样,就算她结了婚,就算她移情别恋,可是前男友吃醋,也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尤其是让杨林吃醋,赵雅之就觉得,这简直就是莫大的成就。杨林是谁?年少成名,家资亿万,红颜无数。能让这样的人吃醋,怎么的,也能证明我赵雅之的魅力,不比那几个小狐狸精差吧?可是想着想着,她自己又有点吃醋了。要不是那几个小狐狸精太优秀。尤其是那个周惠敏,自己又怎么会感觉到压力,离开杨林?

    心里纠结着。赵雅之有点神思不属,迷迷糊糊的,就跟杨林进了一间套房。看到杨林反手反锁了房门,赵雅之心里一跳,立即反应过来,急道:“你干嘛?”说着,就要去开门。

    杨林一伸手。就把她纤细的腰肢搂住,伏到她耳边,轻声道:“之姐。我想你。”

    就这么一句话,赵雅之就浑身一软,心头一股浓浓的酸楚,涌了上来。她张开殷红的小嘴儿。狠狠的一口。就咬在杨林的肩头。

    呼吸着熟悉的发香,杨林血液流动加速,几乎本能的,就吻上雪白修长的脖颈。火热的嘴唇,不断的舔舐游走,惹得赵雅之浑身一颤,樱唇微张,发出一声轻轻的呢喃。

    揽住赵雅之的柳腰。把她的身体,死死的压在墙壁上。一双火热的大手,爱抚着这具美妙的身体。光滑的香背,纤细的腰肢,丰满的翘臀,坚实的双峰。大手所到之处,仿佛带着火一般的魔力,赵雅之娇躯颤栗,呼吸急促,微微长大小嘴儿,想要呼吸更多的氧气,却被一双厚实的嘴唇,紧紧的封住,没有一点缝隙。

    熟悉的气味,香甜的津液,软滑的香舌,杨林尽情的掠夺,放肆的索取。

    赵雅之的双臂,也环绕着杨林的脖子,任凭那一双火热的大手,在自己的娇躯游走揉捏,直到胯下的敏感被袭,赵雅之才猛然醒来。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我已经是注册结婚的人了,居然还和这个男人,做这种事?这和那些人尽可夫的下贱女人,有什么分别?虽然沉迷于杨林的爱抚,似乎自己所有的敏感点,都能被他轻易的掌握,但是,怎么能背叛自己的丈夫?

    扁贝似的银牙,狠狠一咬,一股温热咸湿的液体,涌入口腔。

    杨林“唔”的惨叫一声,向后仰起头,怒道:“你疯了?”

    赵雅之目光迷离,急促的喘息着:“你,你不能这样,我,我已经结婚了......”

    杨林眯着眼,舔了舔嘴唇,一股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怒火升腾:“你结婚了?居然不跟我说一声,你就结婚了?当我是什么?想要抛弃我?”

    赵雅之咬着牙,明媚的眼眸里,水光荡漾,但是,语气依旧倔强:“你说过的,我想要跟谁,就可以跟谁。”

    “呵呵,”杨林微微一笑,可是那笑容,在赵雅之看来,却是那么的邪恶。“你记性还很好啊。可是你还记不记得,我在说那句话的时候,还有一个前提?”

    “前......前提?”赵雅之有点发愣。

    杨林嘴角一挑:“我说过,你想跟谁都行,但是前提是,必须要我答应!现在,我告诉你,我不答应!”

    他的双眸很亮,亮的吓人,仿佛那里面,正在着火。

    赵雅之呆住了,这话......似乎......真的说过?但是......“你这也太霸道了吧?”赵雅之俏目圆瞪,气咻咻的吼道。

    杨林看着赵雅之的眼睛,眼睛里的火焰,渐渐的温柔,然后,低下头,轻轻的吻着她的嘴唇。

    “之姐,别离开我......”

    杨林的心里,却是后悔了。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对于赵雅芝的感情,不仅比不过嘉雨瑶,更是比不上钟楚虹。所以,当赵雅之告诉他,已经和黄锦森登记的时候,杨林的反应,并没有多么强烈。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杨林才发现,自己对于赵雅芝,绝非他想象的那样,只是单纯的肉.欲关系。或许是超强的嫉妒心,又或者是强烈的占有欲,也可能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的感情,反正,杨林后悔了。

    他不能放手,他无法承受那种,极度失落的痛苦。所以,他要把赵雅之抓回来,留在自己身边。就算是自私,他也不许这样做。更何况,他自认为,除了婚姻,自己能给赵雅之的,会比黄锦森多得多。

    赵雅之闭上眼,任凭杨林的嘴唇,掠过她秀气的眉毛,挺直的瑶鼻,直到那湿热的舌头。探入自己的口里,品尝着自己的甜蜜,终于幽幽叹了一口气。丁香暗吐,热烈的回应起来。

    杨林抱起赵雅之的娇躯,走到大床边,将她丢到厚厚的被褥上,然后合身扑了上去。

    衣物被杨林熟练的解除,赵雅之紧紧闭着眼,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按说和杨林在一起。也不是一次两次的,再羞人的花样,也曾经被杨林逼着。摆过无数次。但是现在,她的身份,已经不是离婚的单身女人,而是有丈夫的有夫之妇。这样做。岂不就是背.夫偷.情?

    赵雅之知道。这样做很无耻,但是偏偏,正是这样的纠结,反而让她更加兴奋,更加期待。

    天呐!难道自己,天生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等到一双修长秀气的大腿,被杨林高高举起,他强壮的分身。即将剑及履及的时候,赵雅之猛然想起一事。紧紧压住大腿,娇呼道:“等.....等一等......”

    杨林喘着气,皱着眉看着赵雅之,露出疑问的神色。

    赵雅之俏脸血红,颤抖着把手举起来:“把这个......戴......戴上......”

    纤巧雪白的手里,居然拿着一个杜蕾斯......这女人,难道随身携带这个?

    感觉到杨林的怒气,赵雅之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这个......不是我的.....是刚才,宫菁华塞给我的......我......”

    杨林想了想,这才释然。但是......“戴着玩意干嘛?”

    赵雅之咬着嘴唇,神色很是坚决:“不戴......就不行......”自己已经和黄锦森结婚了,这样背叛他,就已经是万劫不复。若是在怀了孕,那也太过分了,赵雅之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一看这个杜蕾斯,杨林就觉得眼角一阵乱跳。哥们直到现在,都没带过这玩意,但是这些女人,也没有半点动静。这是在藐视哥们?

    看着杨林的脸色,赵雅之心里一阵心慌,但是,这是自己的底线,绝对不能逾越。没办法,只好颤抖着,撕开包装,拿出来,递给杨林。

    杨林哼了一声,伸手接过来,往下边一套,蹂身而上。

    “嗯——”赵雅之秀美微蹙,身子陡然绷紧。

    “咦,看来你家里那位,不怎么用啊,竟然这么紧!”杨林的话,实在是邪恶。

    赵雅之咬着牙,忍受着不可抑制的快感,颤声道:“他.....他从来没.....没......我一直没给他......”

    杨林微微一愣,顿时就兴奋起来,嗷嗷叫着,抱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肢,奋力冲刺。结实的大床,也被狂放的力道,冲击得“吱吱”作响。赵雅之紧紧蹙着眉头,开始的 时候,羞耻心作祟,还能面前忍受着,那销.魂蚀.骨的快感。但是,随着杨林永动机一样的律动,赵雅之终于忍受不住,张开小嘴儿,放声呻吟起来。

    猛地,赵雅之觉察到什么,叫道:“停......停下来......”

    杨林放缓动作,奇道:“怎么了?”

    赵雅之俏脸嫣红:“那个......套子呢?”

    杨林嘻嘻一笑:“感觉出来了?”他把手伸到赵雅之面前,翘起大拇指,那个杜蕾斯,整套在大拇指上。

    哼!赵雅之咬着嘴唇,瞪着杨林:“无耻!”

    杨林嘿嘿一笑:“这怎么能叫无耻呢?你都感觉到了,这样才舒服嘛!隔着那个玩意,有什么意思?”

    赵雅之恨恨瞪着他,不说话。

    但是,随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她已经完全迷失,秀发披散,娇躯紧绷,诱人的红唇逸出低吟浅唱。

    这两人,都是承平日久,久疏战阵。这是两情相悦,正是如鱼得水,琴瑟和谐。这一夜,郎情妾意,花开几度。直到东方发白,天光放亮,这才鸣金收兵,交颈而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