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翩跹丽人行 > 第三章 弗雷德丽卡 水的舞蹈

手机端

第三章 弗雷德丽卡 水的舞蹈

    第二天,婚礼开始了。先,王和王后进入水之神殿(因为塞班是岛国信仰海神也就是水神),由神官举行仪式,宣布二人结为夫妻,再由王为王后亲手戴上王冠,牵起她的手在皇宫的门楼上会见宫外庆祝的人民。而所有外国宾客也上楼观礼。

    北源经看到外面的人山人海,丝毫看不出旱灾的影响,塞班国二百年来屯积的财富真是取之不尽呀,自己把粮价抬得那么高,还是难不住高仓,如果北源也有这样的实力——哈,那么统一世界的北源人也不是自己了,只有将不可能化为可能才是男儿本色!

    天狼国公主果然国色天香,只可惜眉宇间有一股挥不去的怨意,而且好象不只是怨,还有恨……高仓也太有自信了,也太看不起女人了。就像自己一样,太小看了海利斯·克伦,现在有了大麻烦,北源经看向自己的弟弟,现在已经是北源亲王的北源义。

    和北源经有点相像的北源义眼睛却一直看着自己身边的女人,眼里的爱意任谁都看得出,而海利斯·克伦却在望着北源经,很像,但北源义少了北源经的强硬和霸气,而那却是北源义致命的缺陷。

    那个女人在看着自己,北源经不用看都感觉得到,这种眼神在别的女人身上看的多了——有些惊奇,有些爱慕,又有些矜持,只要自己对她们微笑,然后向她们走去,牵起她们的手,那矜持就会崩溃,只留下爱慕——除了弗雷德丽卡·邹,她的眼中永远只有骄傲,平静以及水一般的温柔。

    如果是别的女人自己就可以上前了,可是那是弟弟喜欢的人,男人一旦彻底爱上一个女人,就会除去所有阻碍的人。只好另外想办法,让弟弟清醒过来,明白海利斯·克伦根本就不爱他。

    北源经又看着其他各国的来宾,海松的卷风王和以前不一样了,短已经长到肩部,随意地披着,一身黑衣,黑披风,黑靴,只是为了今天的日子,特意在衣上加上一轮红边,黑衣映在眼睛中,让他的黑眼睛更为深遂,吸引了不少贵妇的目光。

    只是,他好像还是不善交际,这点倒是没变。亚得利亚没跟来,他要怎么和别人打交道呢?值得期待。

    这时,响起了婚礼结束的礼炮,天狼亲王利弗·卡眼睛里闪着痛苦,大哥的被杀,父亲的病死,小弟的被捕,国土的沦丧,还有姐姐现在的耻辱,自己只有在这儿强颜欢笑,这恶梦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

    全体宾客回到了皇宫,开始为期三天的宴会,在皇宫的中庭,有一宽阔的水池,没有任何装饰,这就是第三天结束时,舞姬献舞的地方。

    ※※※

    北源经已有二天没看见弗雷德丽卡·邹了,曾在夜里去过她的宫殿,但没有人,不知她去了哪儿。看来只有等到明天她表演的时候了,只是,谁又是知道水之舞的人呢?

    当天夜里,北源经刚睡着,就被唇上一片清凉的惊醒,心中狂喜,她来了。邹看着眼前的男子,不反抗地任由他抱住,说道:“如果我爱上了另的人你会怎么办?”

    北源经一愣:“不可能,你如果不爱我,在这世上你就不可能爱上任何人。没有人能强过我。也没有人能明白你。”

    邹噗地一声笑了,“你太自信了,好了,不讲这个了,我来是想问你,有没有想到让你弟弟清醒的方法,不然你的形势还是不太好,克伦如果和天狼、塞班联合,你就算打胜了也是惨胜。”

    “有点眉目了,我看海利斯·克伦虽然聪明,但也是自负美貌,他如果想和天狼、塞班联合,最有可能的方法,也是先向高仓及天狼亲王使美人计,象对我弟弟一样。虽然不会及于乱,但只要我弟弟看见他们在一起眼目传情的样子,他也不是笨蛋,会清醒的。”

    “你怎么看出来的,她向你使美人计了?”邹好笑地问,亏他想得出这么损的方法。

    北源已经吃过亏了,现在一句话都不敢答,只是无意义地打着哈哈:“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

    弗雷德丽卡也懒得管,“明天我跳完舞,你们就要回去了,只有一天时间,有机会吗?”

    “我观察了两天了,海利斯·克伦还没有行动,但她肯定比我更急着和高仓及利弗·卡密谈,只是被我弟弟缠住了,看来,我要帮帮她了。”北源经思索着。

    “海松的卷风怎么样,在宴会上一句话都不讲吗?”

    “我都不知怎么办了。昨天的舞会上,他既不请别人跳舞,自己也不接受别人的邀请,得罪了不少人,加上他本就是平民,有很多人背后讲他是叛国的目中无人的野蛮粗俗的野心家了。还有很多形容词,要不要听?”

    弗雷德丽卡·邹都笑倒了,这个人,难怪飘蓝特地来要我照顾他。“明天,最后还有一场舞会吧?”

    “是的,你也会出席吧,到时你就可以见识一番了。”北源经也在笑。

    ※※※

    一大早,弗雷德丽卡·邹回到了自己的宫殿,开始准备,脱去长衣,换上一袭没有任何装饰的淡黄薄裙,将一头银好好梳理用珍珠琏馆住。脱去鞋子,露出一双白晰的脚。在海拉现在还是春天刚开始的时候,但由于居于海边,天气已经有点温度了,但这对邹来讲没有意义,她装衣服只是为了好看。

    宾客们都知道今天是高仓王最欣赏的舞女献舞的日子,早早地来到了中庭,本来空空的水池边走廊人山人海,除了十来个王族贵宾有席位,其他名流都站着。

    突然,水池中的水沸腾起来,卷起了大浪,幻化出各种形状,在阳光照耀下闪着五色的光芒!人群静了下来。看着水面又渐渐地恢复平静,

    水面如镜,

    一位银黄裙的女子不知何时翩然而至,脚尖轻点,在水面飞舞,

    为我歌唱吧,风之悠然,与我同舞吧,水之清灵,天地在旋转,她在世界的中心,舞着,舞着,将你带入了创世的洪荒,没有其它,只有我们最初的母亲,我们的本质,我们的水般温柔……

    无法形容的姿态,无法语喻的美丽,只是一抬手就夺走你的心神,只是一幅飞扬的裙边就让你心动不已,只是那一颦一笑就让你甘心献上一切……大自然的水之女王……

    人们醒过来时,一片寂静,水面已经平静,仿佛什么没有生,只有池中水精灵在热烈地谈论着她们的主人,还有她的舞蹈……

    “水之清灵,水之清灵,这是水之舞,没想到世上真有这样的舞蹈,真有这样的舞姬,她是三百年前静水姬的传人,她是上古王族的正统,她是先天气术五高手的水之弗雷德丽卡,天啦……”一个声音狂叫着,引得万人注目,高仓王和北源经眼睛看向那个年轻的男子,知道弗雷德丽卡·邹要找的人出现了。弗雷德丽卡·邹隐在空中认出这个人,他就是一年前在回狼牙路上,自己参加的第一场宴会中,讽刺自己的洛克·林的男爵,真是没想到,自己要的找人竟会是他!

    人们被惊呆了,不仅是为了舞蹈的美丽也是为了舞姬的身份,一时议论纷纷,

    “她是上古王族,多么高贵的血统,没想到我此生能够见到。”

    “多么美丽的人,多么美的舞,”

    “她还是先天气术的高手——水之弗雷德丽卡,对了,以前讲是卷风王,他们都有一样的银……”

    “她还是静水姬的传人,这么说,她应该也能祈雨了,太好了,我们的苦难要结束了,弗雷德丽卡殿下会帮我们的,一定会…”

    “弗雷德丽卡殿下,弗雷德丽卡殿下,弗雷德丽卡殿下,弗雷德丽卡殿下”人们开始欢呼,开妈载歌载舞,于是,本来应该下午进行的宴会提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