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翩跹丽人行 > 第十四章 生与死的遐想曲——序章

手机端

第十四章 生与死的遐想曲——序章

    暴烈地驱动坐骑,北源经神情焦急地从南门进入礼天,刚到宫门口就有第三批内庭侍卫报信:弗雷德丽卡殿下病情沉重,陛下请马上回宫!

    为什么?今天早上的情况还是身体有点重,起不了床,想睡觉而已,所以自己就听她的话没有陪着生病的她而去为高仓王送行,邹一向喜欢睡觉,应该没有什么的。可是,等自己到海边打了一个转,回来听到消息就是:殿下的贴身亲卫好象疯了一样把宫里所有的医生抓去看病!

    邹闭着眼睛躺在绣床上,脸上泛着淡淡红晕,和睡觉没有两样(只是现在的睡像可爱多了,)身上也没有受伤,但不正常的是,她的呼吸很轻很慢,几乎让人感觉不到。

    在床边监视着医生看病的朱利叶斯的眼睛冒着火,这些庸医!早上讲的是殿下前阵子奔波劳累所以有点累,只要休息几天就好,所以,自己因为这个女人而没有去为国王送行,刚才还在诅咒她不得好死,结果,过了一上午,这个女人的房间没有一点响动,就算是猪,睡觉也要翻个身吧?进去一看,气都快没有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北源经冲朱利叶斯吼着,”你不是她的贴身亲卫吗?说,是怎么回事?”只要不是瞎子,就会知道床上的人已经快断气了,不可以呀,好不容易你终于来到了我的身边,不能就这样离开我!北源经全身都不可抑制地抖,曾经想过得不到她的心,曾经想过不能和她结为夫妻直到白头,曾经想过要忘却心中的倩影,但是,却从未想过亲眼目睹她的离去自己却只能束手无策……

    没有生气,朱利叶斯对北源经甚是同情,一个男人只能眼看自己喜欢的女人受罪却不能给她任何帮助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而且,他的心中也是一片凄凉,以前,是为了高仓王陛下而活,他却在临终前把我交给了这个女人,同时也把这个女人交给了我,现在,她也要离我而去了吗?”回太子陛下,殿下直从早上和陛下话别后就一直在睡,到了中午一直没有动静,属下有些担心就进来看了看,结果就现殿下变成这样了。”用低沉的声音回答着,他和她都去了,我还活着做什么呢?

    眼睛瞪向了床前的五位随军御医,”她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会这样,还有——她?”话音一下子停顿了,因为床上的人胸口没有了原本就看不太出的起伏,放在胸前的纤手猛然滑下————她已经去了……

    “不————————!!”北源经的气劲一下子爆,冲开了床前的御医,一把抱住了开始冷的身体,吻着那鲜艳的红唇,还有那微红的脸,“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失去了,才知道她对自己是多么的重要呀,如果可以重来,我愿意抛弃一切,只为你而活,只为你而笑,只为你而悲,我的爱人呀……

    ※※※

    礼天皇宫笼罩在一片愁去惨雾之中,为高仓王准备的白色王旗再一次升起,高贵的上古王族——水之弗雷德丽卡殿下驾崩了!

    三天了,已经三天了,北源经守着邹的身体,希望能有奇迹出现,她不是上古王族吗?她不是可以活得比我更久更健康吗?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祈雨的原因,她和静水姬一样,承受不了天道的力量,所以才会失去生命?不不不,早知道这样,早知道她的生命如此脆弱,早知道她的幸福如此短暂,不该束缚她,应该让她自由地飞,自由地飞…

    朱利叶斯站在北源经的身后不远处,他也在这儿站了三天,本来他是没有希望什么的,但是,既然北源经有这种想法,他也不愿完全否定,但是,看来,已经不可能了,三天了,她的尸体已经变硬,她是死了,不想承认的只有北源皇太子了…

    这时,在寝宫的阴暗处,曾在海边盯着北源的那双眼睛现在正在看着邹的尸体,那个黑头女人就是高仓震要杀的吧?现在她已经死了,不用自己再费力气,只是北源经真是个麻烦,现在虽然是个好机会,但是,他身后的那个人不在自己之下,自己如果不能一击而中,他必然救援,那时,死的就是自己了。

    算了,反正只死一个也可以交差,犯不着为钱送命,正要转身离走,突然想起高仓震对自己讲的话,“……尤其是那个黑头的女人,陛下对她万般宠爱却毁在她的手上,你一定不能让她死得舒服!如果可能要把她磋骨扬灰!记住了!………”唉,既然不能完美交差,还是多做一事算一事吧,这件事可比杀北源经容易多了。

    “陛下,请节哀,小姐已经去了,您——”海林实在没办法再拖了,现在,上北源国传来消息,北源皇帝陛下已经宣布御驾亲征,扫清原天狼国内所有的余敌,准备和平为盛的下北源军会师于礼天城!陛下来到这儿的目的绝不只这一个,礼天城虽然在手了,但是,对六条的攻打还在继续,孤城中的海松军如此顽强,太子陛下可不能小瞧呀,一定要在皇帝陛下来之前拿下!否则,以前支持皇后的贵族说不定会在平大人身上打主意!“陛下!”

    心中还在回忆着与她初见的时候,那狡黠的眼神,锐利的话语,不在意的神情,是的,这一切都吸引着我,我不是因为她的外貌,她的能力,她的身份才爱上她,我只是深深地陷在了一团永远也散不了迷雾之中,尽情地沉醉,突然笑了起来,如果这样对她讲,以她爱钻透的性子一定会和自己长篇大论地分析这个重大问题,不把自己说服,不让自己相信爱上她是因为某某某原因,是不会罢休的,但是就算得出了严肃的结论,她的眼睛和自己眼睛里闪着的就不是爱情了吗?还是,她从一开始就不在意这爱情?是的,她不是不在意自己,而是不在意爱情呀,说不定,对她而言,所谓的爱情只是前进道路上不起眼的拦路石,是除之而后快的杂草堆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人总在要死的,不论你或是我,北源经想了整整三天,从当初的痛苦中醒了过来,如果你再也不能醒来,如果你真的与我此生无缘,我便将你放在心中,牢牢地锁在心里,直到上面落满了灰,直到再也不能记起……我的路在自己的脚下,没有任何人能够决定,不论是爱我的人,还是我爱的人,不是吗,你的想法和我一样吧?如果再来一次,如果我为你放弃一切,你的眼中除了最初的感动外,最后留下的只有浓浓的可惜和不屑吧?到那时,我不但得不到你,就连做你的知已也是不配了吧?你这个别扭无情的女人呀……我们来生再见吧……

    “来人,把殿下的尸体火化,撒入大海!”没有表情地说出了这句话,北源经与海林擦身而过,走出了她和他最后的爱情……

    ※※※

    在场的三个人都惊呆了,要让她尸骨无存吗?

    海林心中冷,陛下,陛下已经改变了,他的心中再也没了小姐,只有霸业,只有…

    暗中的双眼闪烁不定,为自己没去惹这个瘟神而庆幸,连死后不眠不休守了三天的女人都可以这样对待的人,比传说中的高仓王还要可怕吧?不过,他倒是省了自己的事,也为皇宫阻止了一场火灾,看到了北源经的脸,朱利叶斯仿佛回到了十多年前的某一天,高仓王在一次宫廷斗争中查出了从小一起长大最喜欢疼爱的小堂妹,王族的公主,是谋逆者的妻子时,也是这样的表情,说了一句:“全家处死,尸体拿去喂狗!”……他们的心中都在想着什么呢……

    ※※※

    三个人都没有动,看着宫女们抬起她的身体,来到了宫外的广场上,侍卫们已经架起了火堆,火已经开始燃起,“等一下,我来。”朱利时斯喝止宫女,上前接过邹的身体,当初我从陛下手中接过了她,现在也由我送到陛下的身边吧,那样,你们两个都不会寂寞了……

    火在吞没邹的身体,她的衣服,她的头,她的一切,已经结束了……余下的只是一堆不起眼的灰烬,再也看不到别的……

    ※※※

    高仓震在自己府内书房中沉思,现在的情况不太妙呀,虽然自己对马图林说得有把握,但是塞班岛上各大城市的控制权无论明里暗里都已经开始落到亚得利亚的手上,塞班海军能控制的只有沿海,而且,还时刻处在海松海军的威胁下,自己的算盘好象打错了,不过,现在还有机会,这儿到底是塞班,这儿的人民对高仓家族忠诚效忠,以自己王族身份,只要登高一呼,必然可以把所有的海松军赶出塞班!

    这时的亚得利亚却没有在想,他已经行动起来了,已经到极限了,塞班军的反抗就要开始了吧?由于这些人的愚蠢,卷风王得到了初步的胜利,但是要巩固这个成果,要做的还很多,不能用海松军去和他们硬碰硬,我们还有更大的目标,现在损失不起,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们狗咬狗!

    来到了自己的居处地下室,打开了厚厚的铁门,墙上的火光射入了室内,里面隐隐约约地有着七八个人,七八个神情焦急,眼光绝望的人…

    “各位大人今天感觉如何,对我的提议有什么想法?”冷血的宰相看着眼前这些面容憔悴的人,已经过了二十天了,自己暗中从塞班人手中救下这些军队和宫廷摆设已经二十天了。

    “宰相大人,你应该知道,我们是不能背叛自己的国家的。”神情挣扎,但是,在其它几人的沉默下还是当了出头鸟的原塞班宰相科南特向前走了一步,亚得利亚摇了摇头,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没让高仓王清理掉,蠢得让人没办法,到了这时候————被自己的政敌差点送上了天的时候,还是这样不动脑子,就像天狼国的那位爱尔亲王一样,有忠心没有智力!只是,这样的人一但点头,才能让自己牵着走吧?

    “几位大人,你们认为最代表你们的伟大祖国的标志是什么?”等了这么多天,让他们自己折磨自己,现在是时候了。

    “当然是高仓王陛下!”七个人反射性地异口同声,不禁让早有准备的亚得利亚还是吃了一惊,心中对这位国王不仅是佩服了,让他做国王是不是大材小用,应该让他当马戏团的驯兽师,绝对场场爆满!

    “那么,现在陛下已经去世了,又有谁能代表他?”一步一步来吧,不能急的,不然他们跟不上。

    对视了几眼,科南特答道:“当然是高仓家族!”要不是这样,自己怎么会毫无反抗地被那个高仓震抓住?这片土地是海神赐给高仓家族的,无人可夺走,从自己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时就有了这个说法,现在,自己都已经是五个孙子的祖父了。

    点了点头,亚得利亚很了解高仓家族在塞班人心中的地位,要不,也不用费这么多唇舌了。“现在,高仓家族的直系还有谁?”

    脸色不快地看着亚得利亚,“只有高仓陛下了。”明知故问,陛下没有子嗣,兄弟姐妹本来就少,在这十八年中都死光了,只要有一个,也轮不到那个旁系的小子猖狂!

    “真是不幸,”脸上的笑与嘴里的话完全不合的人又问道:“旁系的还有几个?”

    “这就多了,加上高仓震,男子有十多个,女子就更多!”科南特突然明白了亚得利亚的想要讲的话,一边说话,一边看向自己的同伴,他们已经在沉思了,在宫中呆了多年,对于这类事,谁不明白呢,他们需要的只是别人递过来的刀而已,亚得利亚压根看不上这号人,想做坏事还要别人凑趣的人最没意思!“在这些人里随便选择一个来代替高仓震吧!”

    然后再拉拢那些对高仓震专权不满的海军千人队长,一定有,必竟,高仓原是个亲卫队长,他的权威只是来自高仓信而已,在军中他不是真正的实力派,太过嚣张只会给自己引来大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