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翩跹丽人行 > 第十七章 生与死的遐想曲——**篇

手机端

第十七章 生与死的遐想曲——**篇

    大海在咆哮,巨浪在拍打高耸的山崖,高仓信隔海面对着自己的祖国,却没有说一句话,回应朱利叶斯恭敬问候的只是沉默,沉默……

    “陛下呀,您已经见到她了吗?现在,她终于可以真正地安全了,只要您在她的身边。”千人队长跪在尚未完工的王墓之前,身边放着一个精美的木盒,那里面,装着弗雷德丽卡·邹的骨灰。

    “我知道,您生前一直很看得起北源经,现在,我可以告诉您,一但他找到方法对付五神族,这天下必定是属于他的!不仅是因为海松的卷风王无心政事,也是因为北源为了得到天下,已经放弃了一切——这样的人,不拿到同等的回报是不会失败的!”用手轻轻抚摸盒面,自己因犹豫不决而请示北源皇太子如何处置殿下的骨灰时,北源经的声音是那么的正常,他只是说了一句:“照我开始的吩咐办。”

    于是,朱利叶斯就带着这个女人来到了高仓陛下的面前,他已经准备好了,“陛下,从十八年前,先王临去之时我向您宣誓效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的生命只是为您而存在,为了让您去得安心,我不得不活了下来,但是,现在,在她之后,我也将来到您的身边,我塞班国王呀……”站了起来,抓紧了木盒,朱利叶斯的心很平静,长久以来的愿望就要实现了,我的身体将会和她的身体一起深埋在高仓陛下眼前这片尉蓝的海中……

    ※※※

    在水世界中绞尽脑汁想办法的邹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还会存在于水之清灵当中,为什么没有重新轮回,这一切,都不知道呀,现在,一切只有听天由命了,

    眼睛看向了躺在虚空之中没有动静的弗雷德丽卡,“喂,小姐,你怎么现在还有心情睡觉?我们已经死了呀!”

    动了一下身体,邹的半身以满足的语气回答:“我本来就是想死,要不是你,我早就成功了,现在,正是得偿所愿,我在用睡觉来庆祝这一伟大的时刻,你不要打扰我!”

    被堵有点张口结舌,这个女人!她居然会是我的半身?她的习惯和我积极向上,不断进取的凡性格相比,真是萤火之于皓月!如果朱利叶斯看了她这副懒像,会不会气爆?

    现在开始有点理解自己的“忠仆”了,真是命苦呀!

    正在想着的时候,水世界一阵颤动,不仅让邹有点站不稳,而且还让弗雷德丽卡坐了起来,怎么回事?从远处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一个黑影,那是什么?

    ※※※

    一进入五元素空间,林白、妖火还有卷风就为眼前的奇异的情景惊呆了,在空间的中央,躺着一个银袍的女人,在她的四周放着四张床,现在,只剩两张是空的了…

    “飘蓝!”

    “族长!”

    “弗雷德丽卡!”三个人同时惊叫,眼睛却被“弗雷德丽卡”上方的光团所吸引住,那是一团本色为水色的光团,只是在它的内部,金色和蓝色的光正在不断地增强,而这两种光增强的源泉正是地仁和飘蓝的身体!

    “为什么?族长和飘蓝会把自己的生命气息放出来?他们马上就会死了,只要那光达到了最强!”林白感到了恐惧,“不对,这个女人不是弗雷德丽卡,不是,只是一个和她很像的人而已!”

    感染到了林白的情绪,妖火也不知所措,卷风走到银袍女人的跟前,除了第一眼会让人看错外,这个女人和真正的弗雷德丽卡其实并没有真正的相同之处,因为,在她的脸上看到的是庄重和肃穆,而在弗雷德丽卡的脸上有的只是渴望和坚强!“她是静水姬,她就是地仁的妻子,弗雷德丽卡的祖先!”不用再想了,只有这个解释了。

    “静水姬?就算是真的,地仁和飘蓝为什么会死?”林白还是迷惑不已,离开飘蓝的身体走向卷风,来到了了那团光芒的正下方,

    “澎——”青色的木之原意猛然冒出林白的身体,开始溶入水色的光团,林白痛苦地倒了下来,

    “林白!”卷风和妖火大惊失色,卷风一把抱住了他,而妖火急忙从地仁的身边窜了过来,“澎——”鲜红的炎之火心也开始出现,使光团的色彩变得无比绚丽……

    已经反应不过来的卷风王呆呆地看着瞬间失去意识的两人的身体开始飘浮,缓缓地落到了石床上……

    “宰相大人,我海松军已全体安全撤离到海上了。”

    “宰相大人,塞班国各地金库最后的库存已经全部装船起运了。”

    “宰相大人,高仓代的军队已经开始向高仓震进行挑衅,各地双方支持者的战争一触即!塞班国内战开始的时间就是眼前了。”

    黄袍在风中扬起,流言中已经被北源国间谍剌杀的亚得利亚,面色红润地笑着,“各位将军辛苦了,这一次行动完全成功,都是各位的功劳,卷风王陛下一定会满意的。”

    海松军中的三位将军恭敬地向冷血宰相深深地行了一礼:“本是属下份内之事,宰相大人夸奖了,卷风王陛下万岁!”要不是宰相大人神机妙算,他们还以为海松军进入塞班是为了全面占领,但是,看到这几天来塞班人民对高仓震的反抗行动,就知道,这个国家不是那么容易征服的,亚得利亚大人一开始就了解呀,才会定下了这个计划,一方面斧底抽薪,一方面挑起内斗……

    “大人,我们现在回国吗?”一位将军问道,来到海上突然停了下来,大人的打算如何呢?

    “嗯,现在让那些运输船回去,但是,舰队留下来观察塞班国情况,如果有机会,再入塞班,”脸上的笑容保持不变,

    “是,”三人齐声回答,虽然与大人最开始的计划不同,但是,也是有道理的。

    看着三人的离去的背影,亚得利亚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缓缓走入了船舱,那里有人在等着,

    肯内利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忧形于色地说道:“大人,卷风王陛下和四位大人失踪之事是瞒不了多久的,北源国肯定已经知道了。陛下到底做什么去了呢?”

    点了点头,亚得利亚叹了一口气,突然说道:“卿身为商人,不甘雌伏,欲一鸣而天下惊,曾思结局否?”眼睛中的光是如此的锐利,

    没有回避上司试探,肯内利已经明白到考验自己的时候了,“吾等生于乱世,智不同辈,行不同群,所思何者?青史留名而已,大人知遇之恩,陛下相待之诚,臣愿已足矣!”海松国已经到最后了吗?但是,我不后悔,我相信自己的决定是对的,对我而言是正确的,我不后悔……

    听到了自己最看重手下的忠诚表示,亚得利亚为卷风王陛下感到高兴,在心中没有对卷风在关键时刻离宫而不满,他一定是为了五神王族的事,没有了他们就没有了海松,也是为了担心那个女人吧,陛下呀,就算您抛弃了海松,抛弃了亚得利亚,臣也毫无怨言,因为,您最初走上的这条路,本就不是您真心选择的,那只是臣的希望罢了,而且,您如果想以天下来讨得那个女人的欢心也是不可能的呀……亚得利亚只是为您找寻幸福的小卒罢了,请走您自己的路吧……

    “传令,回国!”

    ※※※

    北源天看着自己的的骄傲,北源国的自豪,英明的圣德皇太子,他————已经明白了自己要付出的代价了吗?

    “我儿,六条城如何了?”直接进入了皇宫,却没有走向正殿,北源皇帝在众人的惊奇眼光中坐到了偏殿的宝座上,

    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北源经眼中有一丝振奋,自己想要的一一来到眼前了,“回陛下,六条城已于二天前拿下,那敏功不可没!再加上您,以及驸马扫平各地,现在,北源国、平流国、天狼国已经成为了陛下领下的一片连接的沃土!”

    “皇帝陛下万岁!北源帝国万岁!”一片欢呼声回响于殿堂之上。

    “好!做得好!”北源天一声断喝,压下了臣下的声音,“我儿北源经呀,从现在起,你就是这个新帝国的第一位皇帝了,而且在不久的将来,你也会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皇帝!”孩子呀,你付出了必定会得到的,你会引导北源国走向最辉煌的时代!

    长久以来的愿望,终于在失去她的时候实现了,只要再得到剩下的土地,我就会满足,就会满足………

    “皇帝陛下万岁!”欢呼声又一次响起,只是,所祝愿的对象已经不同了,时代一步一步地向前,向前,在它的身后有着滚热的鲜血和割舍的痛苦,在它的眼前,却有着一片灿烂……

    内宫中,父子两人在单独谈话,“经儿,派往海松国的人怎么说?”

    “父皇,卷风王和四位上古王族确实已经失踪了。过了这么几天都没有消息,宫里已经有点不安了,不过,塞班国那边,亚得利亚处理得太好了。”

    “这个人真是稳中带狠,当初听到海松军占领塞班,我还对卷风王不自量力感到好笑,没想到,他的宰相打的主意可真是精呀!塞班国这回的内战肯定是他在暗中弄鬼,那个流言是他自己传出来的,就为了让那些有力量有野心的人有胆行动起来,不过,以你之见,他会暗中控制那边?”就不相信他会从塞班完全抽身!

    “以孩儿的想法,他在两边都有布置,以保万全,但是,应该是在高仓代这边压了宝,毕竟,高仓震已经是昨日黄花,不能再现,而高仓代虽气势汹汹却色厉内茬,他内部的矛盾很明显,上位之人没有军队,有军队的不是头,只要敌人一除,必定会有乱子,他用的是连环计呀!”听说那个塞班军的头领叫食墨的,野心不小呀,高仓代和那几个亲王压得住吗?

    “哈哈,亚得利亚为卷风打算得好,可惜,只会便宜了我北源!现在四位上古王族失踪,五神一族一定是内部有了问题,正是进攻的好机会,没有了他们,海松军要独立对抗我军,还是不够实力的!”北源天有些话没有讲出来,但是,相信北源经会明白,那个水之弗蕾德丽卡为什么要逃离卷风,如果她的族人愿意保护她,卷风王是不可能有能力困住她的,一定是五人的意见有分歧!事情一但扯到五神霸业,就算是同族也会相残!

    “是的,父皇,我已经命令平为盛率领先头军开始向海松进了。孩儿担心的是,亚得利亚的军队现在在哪里?不可小看他呀……”

    “以现在的情况而言,他是不敢让军队回去的,听到卷风王的流言后,军队会不会还保持忠诚,这是很难讲的,”北源天说到了亚得利亚的心上了……

    不远处的影子越来越近,在一片混沌中慢慢飘来,邹和弗蕾德丽卡同声惊叫“朱利叶斯!”怎么会是他?这儿不是水之清灵吗?他怎么进来了?

    轻轻飞起,两人同时向朱利叶斯迎去,来到了他的身边,“好象昏迷了,”弗蕾德丽卡到底比邹有经验,听到这句话,邹松了口气,只要没死就好,不然,自己死了没脸去见高仓信,“还好,人家送的礼物没有弄坏,这个人太不小心了,到底乱窜些什么,跑到这儿来了?咦,他手上的是什么?”不顾弗蕾德丽卡的白眼,邹伸手在朱利叶斯的手中用力拿出了一个木盒,还没打开,自己“仆人”的身体就开始若隐若现,大吃一惊的邹手一抖,盒子落到朱利叶斯的身上,一切又恢复正常了。

    “哇,这里面是什么?一定是这样东西的影响才让他进了水之清灵,喂,你醒醒,别睡了,比弗蕾德丽卡还爱睡!”不客气地推着他的身体,一边还顺便泄对自己半身的不满,已经知道她的恶劣性格的弗蕾德丽卡头都没抬,眼睛只看着朱利叶斯,“喂,不要把他叫醒,他肯定很累了,拖着一个铁砣到处逃命是要耗费生命力的!你还是自我反省吧!”

    好好好,我们是半身,半斤八两,但是,嘿嘿,你等着瞧!邹在心中嘀咕,手上更用力了,朱利叶斯终于受不了折磨,醒了过来,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两个女人………脸色已经苍白了,高仓信的心腹有些恐惧,这是怎么回事?对了,我已经跳海死了,这是阴间,但是,为什么会有两个一样的女人?“高仓陛下呢?”不管怎么样,来到这儿,只是为了追随陛下!

    弗蕾德丽卡笑了出来,邹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你第一句话一定是这个!他现在不在啦,这儿是我的水空间,我也不知道你死了没有,反正————你手上是什么?”高仓信要是在这儿,也好,好久没有看见他了,连他的相貌都快要记不起来了……

    “这——这是你的骨灰。”低头看了看,递给邹,

    摇摇头,邹心里有些惊讶,也有些明白,他是因为有了自己的身体才进入这个空间的吗,“为什么我尸体会火化,这儿的的风俗不是入土为安吗?”

    朱利叶斯不知怎么回答,她如果知道了,会不会伤心?弗蕾德丽卡却在一边答道:“嘿,下命令的人对你可是恨之入骨呀,要你尸骨无存呢!嗯,有胆量,居然敢惹你!”听出了对方的幸灾乐祸,邹可是气不打一处来,是谁!——难道,“是北源经下的令?”只可能是他了,看着点头的朱得叶斯,邹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我和他只是这样的结局吗?虽然没想过和他幸福地生活,但是,做个朋友也可能————不,不可能,我在埋怨什么?他这样做是对的,我从来就没有给过他希望,他应该这样做,应该——只是,我的心,却在痛,这就是我先要付出的代价吗?我选择的路呀,会让我失去一切,只留下仅有的幸福,为了这仅有的,也是真正想要的,我不怕痛。不怕……

    弗蕾德丽卡看到邹的脸色,有点后悔自己的话,“喂,没事吧?”

    “没事,你知道,我会没事的,”抬起了头,看着自己的半身,想要扑入她的怀中,却抑制自己的冲动,不行,不行,无论我是生是死,我一定要独自走下去,走到路的尽头……

    “朱利叶斯,你醒来前去了哪?为什么会拿着我的骨灰?”邹一转眼睛,“喂!你不会是——自杀吧?”难道你暗恋我?明知原因的邹脸上故意露出这个意思,嘻,逗逗他,他一定是跳入了高仓信墓前的海,才会由水送到这儿来,算他运气好!

    “我可不是为了你!你搞清楚!”朱利叶斯的脸都红了,“我是为了陛下,要不是你这个麻烦,我早就跟在陛下身边了!真是累赘!”对她,没必要客气!

    “好好好,我是累赘,你们两位真是有志一同呀,想死想到一块了!”邹在讽刺着,突然天地一阵轰响,金蓝绿红四种光芒冲入这个世界,把三人冲得四处飘荡,“朱利叶斯,抓紧手上的盒子,不要放手!”邹在百忙中叫着,没有它,朱利叶斯可能真要去见高仓信了。

    没有多久,动荡停了下来,水色的世界已经变成了透明的存在,让三人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他们看到的是,五具石床上的人,还有呆立的卷风………

    第三个和水之弗蕾德丽卡一样的女人,朱利叶斯在惊叹,就这两个自己还没有弄明白呢,没想到,又来一个,

    “看清楚,她和我们不一样!”弗蕾德丽卡笑道,他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她只是和我们长得象而已,应该就是我们的祖先静水姬吧?”

    静水姬,这个名字朱利叶斯可是听过的,现在这种情况,“五神王族的人怎么了?都不动了?”

    出事了,出事了,邹皱着眉头,他们这样子有点不妙,尤其是他们的生命气息都在飞出,进入了————进入我所在的水之清灵?难道,难道————看到了正下方的静水姬,难道,是因为她?

    卷风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不好,飘蓝他们都有危险了,要怎么救他们?眼睛开始看向了在五彩光球中央下方的女人,是她的原因吗?是不是只要毁了这个身体,他们的生命就会回来?运起了先天气术,小心地靠近了静水姬……

    “卷风,卷风!”邹大声叫着,可是,没用,声音根本传不出去,他们三人被围在了变了色的水之清灵中,“他想要做什么?”

    四人身上的光芒越来越弱了,而中央的光球开始快向静水姬接近,邹看着自己三人快进入静水的身体,不由想到:这是为了让她复活吗?不过,也许是我和弗蕾德丽卡的好机会………至于朱利叶斯,到时候再说吧……

    快,卷风抓住光球刚进入静水身体的时候,全力一掌击了下去,“澎——”这声音让天地都震颤,但是,静水的身体没有损坏,反而从已经没入她身体的光球中瞬间抛出一个人————朱利叶斯!

    两个人用不同的心情看着静水姬睁开了双眼,却以同样的震惊听到了那天籁一样美妙的声音:“朕,朕仍弗蕾德丽卡·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