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翩跹丽人行 > 第十八章 生与死的遐想曲——尾章

手机端

第十八章 生与死的遐想曲——尾章

    邹咬牙切齿地瞪着身边的人,可恶!这个笨蛋,傻瓜,白痴,四肢达头脑简单的人!手掌伸出去打耳光的同时,腿也跟着踢向卷风王,天啦,自己唯一复活的机会没有了!本来可以和五彩光球一起进入静水姬的身体,但是,却被卷风的先天气息打了出来,他想谋财害命呀!

    手上的力气,腿上的狠毒都落了空,邹的身体瞬间透过了卷风的身躯,有点呆愣,邹在心中长叹,身体已经没有了,自己只是一个魂魄吧,看向了对面,弗蕾德丽卡也是一样的呀,只是,她在什么呆?

    完全已经被对卷风的“仇恨”冲昏头的邹现在才现有一点不对劲,他们三个好象都吓呆了?为什么?就因为静水姬复活了?有什么大不了,五神族全死光了,她再不活也没天理了——咦?她说什么?弗蕾德丽卡·五神?——脸部开始扭曲,下巴已经有脱落的危险——四千年的僵尸,五神族的第一代族长,五神国的开国女王,弗蕾德丽卡的祖先?

    静水姬呢?在这个世界上有谁会让地仁放出生命之力,不可能是被人强迫,只可能是自愿,他不会为弗蕾德丽卡·五神做这一切,他只是为了静水!静水姬呢?

    已经糊涂了的邹和其它三人一样开始呆,眼睁睁地看着银的女人从床上慢慢坐起,站了起来,与邹以及弗蕾德丽卡相差无几的脸上,没有邹的平静与漏*点,也没有弗蕾德丽卡的安详与热烈,有的只是威严,还有,深深的,深深的忧郁……

    她在看着我,是的,她在看着我,邹突然意识到对面这个人的眼光,其它三人都觉得女王的眼神在看着空气中的某件东西,同是魂魄的弗蕾德丽卡知道她在看什么,而卷风和朱利叶斯却不明白,“你看得到我吗?”邹不由得问出了口,就在这时,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只是灵体,开始向四处飞散,飞散——没有水之清灵的守护,我要彻底消失了吗……

    ※※※

    平为盛的披风在夏日的热风中飞扬,天气还真热,现在还只是初夏,如果再来一次旱灾,可没有第二个水之弗蕾德丽卡来祈雨了!

    “大人,海松国国内守军只有十万,原天狼战中的剩余主力近四十万、亚得利亚直属的二十万现在都在塞班国边境海上,因此,我军现在对海松军的力量比是三比一。”

    那敏策马来到他的身边,再一次向主人确认这个消息的可靠性,“而且,由于卷风王和四位上古王族失踪的消息已经开始传入民间,国内已经不稳定了,而我军的间谍开始传播流言,指出是宰相亚得利亚有不臣之心,暗中控制宫内人做下的手脚,想必会让这场风波更大,这样一来,我军就占敌先机了!”

    “你认为这样的流言有用吗?亚得利亚对卷风王的忠诚可是众所周知呀!”平为盛看着前方边境上,海松国的第一道门——大良城,克伦公主就是在这座城被偷袭,拉开了海松争霸的序幕……

    “以属下之见,就算卷风王再得民心,亚得利亚忠诚无比,但是,海松国绝不可能是铁板一块,它毕竟是新建之国,各方势力还未完全确立下来,只要一有机会,暗中窥探的力量就会蠢蠢欲动了,虽不知情形到底如何,但是,必对我北源国统一计划大为有利!”那敏沉声答道,平为盛不由笑着扭头:“那敏,你在六条城学会了不少东西吧,不错,”

    红了红脸,那敏有点不安地接受了主人的夸奖,六条城,自己差点死在了那里,但是,正如大人所说,用生命的代价得到了一生享之不尽的智慧和经验,所有的这些,都会奉献于大人,奉献于新皇陛下,还有未来的新帝国……

    “这样说来,大良城守军就占了国内军队的一半,嘿,卷风王那么木讷的人,没想到手下全是些狡猾之徒,也亏他控制得住!不过,他能掌握亚得利亚,就等于控制了一大半了。其它的人——”嘿,比起亚得利亚来,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想起北源经对海松宰相的顾忌,平为盛心中有点庆幸,现在他还在海上监视塞班国内战,要赶到这儿,还早得很呢!

    看到自己主人的脸色,那敏有点担心,虽然一但让手下的军队知道了卷风陛下的流言会产生不利的情况,但是,如果海松军还停留在塞班国边境海上,塞班内战双方是不会冒然开战的,亚得利亚不会不明白这一点,如果是自己,要怎么办呢?真是左右为难呀。

    “既然我军军力占优,而时间不多,需在亚得利亚归来之前胜利,那么,就只有用正攻法了,”不但我先头军对大良城兵力是六比一,如果再加上后继的大军,大良城,只是一小石头罢了,“那敏,下令全军推进,围攻大良城,要在三天内攻占!”亚得利亚就算是诡计多端,但是,要从塞班海上归来,终究是要花这个时间的吧,“是!”那敏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大人对海松国的宰相还是心中提防呀!只要在三天内攻入海松境内,就算海松主力归来,面对的也会是北源国主力了,隆隆的战鼓声响彻云宵,城上城下无数的旗帜交相辉映,北源军从四门一起进攻,城中的海松军没有示弱,残酷的攻城战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