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翩跹丽人行 > 终卷 殊途同归 第三章 大变突起

手机端

终卷 殊途同归 第三章 大变突起

    六条城城高沟深,四门外架设木栅铁网,南门外十里的险要处,深灰色的营帐连绵不绝。军营内外人声鼎沸,女人孩子时时出入。不远处青色丘陵下简易的木屋草房重重叠叠,盖了黑压压一大片,成千上万,顺着地势一直盖到了丘陵之上,只有顶上空了一圈,一幢小屋孤立于上。

    邹与柘力沙策马经过时,见得不少老人在屋门前闲坐,抓蚤晒太阳。

    邹看得暗暗摇头,六条军军容不整,军威不壮,看着绝不似北源卷风一敌之力。柘力沙微微叹了口气,方要说话,却听得营帐门前一阵混乱,有几十骑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邹见得那领头之人四十余岁,衣裳朴素,却肤白须亮,收拾得极为整齐,全不似普通百姓。他见着脏乱拥挤的人群,面上虽是lou着微笑,眼中却隐隐有厌烦之意,但终是不敢甩鞭奔驰,慢了下来,由银发侍从们拥着在小路上缓缓前进。

    “这北源惟乔倒也会忍,全无一点贵族气派,平日里对藏印毕恭毕敬,听说吃饭穿衣都顺着藏印的喜好,也难怪飓玉动不了他。”柘力沙哼了一声:“便是他身边的侍从,也是藏印想着他不会气术,特意送的。”

    邹微微一愣,终不住“卟哧”一笑道:“藏印王倒不像悍昊说得那样呆。”

    柘力沙哈哈大笑,低声道:“他自然不呆。否则为什么是飓玉治好了悍昊的腿,却仍是使不动悍昊?”

    邹在马上伸了伸脖子,看着丘陵上地孤零零的一坐小房,思索片刻无奈道:“今天怕是看不到藏印王了,坡顶上空旷,有人kao近便一目了然——”话单未落,突觉得大地一阵颤动。身下俊马顿时乱奔,抢入人群之中。乱踏乱践,立时伤了几人。

    邹手忙脚乱,正要勉力控马,却听得一声轰然巨响隆隆传来,骇得众人回头看去,竟是从六条城内传来。

    柘力沙大叫道:“把马打昏!”说罢,一掌下去。马儿奔了几步,忽地停了下来,滑倒在地。邹知道此时只能自救,哭丧着脸,全力运气一掌击在马首,马儿惨哼一声,立时倒地,眼中口内皆是渗出血来。眼见得是活不成了。

    邹大吃一惊,愣在当场,几乎被倒下的马身压到地上,却被柘力沙一把扯出,骂道:“不是叫你时时警醒么?这般危险的时候发什么呆?”

    邹忍着满腔的喜悦,结结巴巴道:“我……这马……”

    柘力沙方要说话。突听得丘陵上军鼓重重擂响,混乱的平民听得鼓声如潮水般退回了茅屋草房之中,军营内脚步声、兵器撞击声杂响片刻,便有整齐划一的叱喝声传出,似是已集结待命。

    邹不免有些惊异,方觉小看了藏印王,转头正要说话,却见得丘陵顶地小路上一骑快马飞驰而下,直向城内奔去,还在半路上的北源惟乔让过路。紧跟其后。

    柘力沙皱皱眉头。道:“我们赶快回城,否则怕是要关城门了。”说罢。领头向城门口急奔。

    因为怕lou了形迹,两人不敢狂奔,待到他们跑到离将军府还有两条街时,却见得街口重重布防,竟是不让人越界。

    邹与柘力沙对视一眼,皆知出事地怕就是六条王宫,方有封街之举。柘力沙一皱眉,拖着邹围着布防的几条街口转了一圈,果然看得有时时跟在悍昊身边的亲信将领统军,那人自是认得柘力沙,二话不说让两人过了关卡。

    柘力沙和邹一路过了四道关卡,虽是被盘查了几回,凭着将军府的号衣仍是回到了将军府,只是王宫早被军队围得水泄不通,都是藏印王、飓玉后的直属嫡系,再也kao近不得。

    柘力沙与邹皆是晓事之人,也不要商量便一起回了府,静等悍昊,没料到直待到月上中天,悍昊仍是没有回来。柘力沙虽是知道事关重大一时难以摆平,却也不由关心则乱,不自觉走到房门口踱步,过了半晌,终是咬牙道:“弗蕾,你在这里待着,我进宫里看看。”

    邹有自知之明,不愿拖累柘力沙,默默点头送他离去。

    饶是邹百般忍耐,等到第十天两人还未回来也已是焦急,府里的亲卫管事虽仍是按部就班,守卫府邸,但将军府里隐隐流动的慌张无主地气氛却是越来越浓。待到晚间,邹换了一身紧衣暗淡衣裳,背上弓箭,方要出门,突听得前门方向一阵乱呼乱叫,听着竟是:“悍昊谋逆,全府查抄!”中间夹杂兵器击砍与喊杀之声。

    邹大惊失色,抢出房门熟门熟路向后园小侧门而去,趁着查抄的军队全力捕杀悍昊亲兵的空档,趁乱溜出府门。

    邹这一月多来未出府门一步,埋头练功,到了漆黑的大街上竟是全不知方向。好在她逃难经验不少,卷紧厚厚的深蓝毛披风躲入一家无人的小院,蹲在黑暗中听着院墙外军队的搜索巡查。

    邹暗悔这几天全未打听六条城内的风声,悍昊突然出事竟全不知一个由头,便是想帮一把也无从下手。柘力沙不在身边,怕是寸步难行。她苦苦思索一夜,暗忖悍昊府中亲兵怕是无路可逃,柘力沙与悍昊交好也是人尽皆知,但搜寻之人未必知道她地存在,城内尽是银发同族,她身上自有悍昊送的身份木牌,未必会被抓住。如是畏惧不出,饿死事小,全然救不了柘力沙却是事大。

    邹想到此处,等到第二日近午,理了理头上的银发,强自镇定出了小院,慢慢向街口走去。当头一队巡兵走了过来,与她擦身而过。

    邹吁了一口长气,在身上擦了擦手心的汗,慢慢绕到将军府附近,竟是见得府门前一片血红,二百多名被抓的悍昊亲卫全数被斩下头颅,无一存活!

    邹心中狠狠一抽,面无表情转身退走,脑中急转,悍昊是六条重臣,藏印的嫡系,现在五神国内忧外患,能诬他谋逆地人不过是飓玉后与所谓的神使两人。这般狠下杀手,藏印王也保不住,只怕是陷在辩无可辩的境地,凶多吉少。

    邹极是焦急,左思右想打算出南门去军营,混在人群中打探一些风声。没料到走到城门口,却见得大门紧闭,竟是下了封城令。

    邹呆了半晌,方要转身,突听得背后一个人叫道:“那名女子站住。”她身子一僵,慢慢站定,转过身来,看向骑在马背上的北源惟乔,默默行了个大陆通用礼。

    北源惟乔原本肥胖的身材已是缩水不少,想是在六条国内担惊受怕,又要管理民政保住性命极是辛苦。只是人越在逆境中越是精神,他原本在北源官场中打滚,工于心计,此时双眸中精光四射,在邹身上盯了半晌,突地笑道:“小姐可是要去红树林?”

    邹一惊,抬头凝视北源惟乔。她犹豫片刻,想到柘力沙生死不明,方要说话,却听得身后有人笑道:“妹妹,早和你说了封城,今天可去不了城外野了,快和我回去。”

    邹听得这一声,太阳穴顿时一跳,立时笑道:“姐姐,我不过偷跑一会,又被你抓住了。”说罢,又向北源惟乔行了一礼,转身向远处街口一名留着齐耳银发的女子跑去。

    北源惟乔面带困惑,看着邹的背影,自语道:“难道是我认错了,明明和那边送来的画像……”边说边抬头打量远处的那位女子,阳光下一时看不清她的脸,只觉轮廓似是颇为秀美……

    邹奔到弗蕾德丽卡身边,紧紧握住她地手,两人稳着步子,谈笑着转入巷内,便看到一座院子里伸出一个头来,招手叫她们过去,竟是朱利叶斯!只是脸上地那条伤痕已是不见得踪迹。

    邹按捺住心急,跨入院门方要说话,却见得满院正站了十多名侍卫,皆是塞班宫中女王近卫,邹终是叹道:“是我连累你了。”

    朱利叶斯重重哼了一声,弗蕾德丽卡却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来,难道还不知道你是为着什么?我倒觉得我们这趟来得对,我听到消息,好似是悍昊杀了神使!”——

    对不起,更晚了.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