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翩跹丽人行 > 终卷 殊途同归 第四章 暗影重重

手机端

终卷 殊途同归 第四章 暗影重重

    侥是邹早有心理准备,听得弗蕾德丽卡的消息也不免大吃一惊,轻呼道:“杀了神使?不可能!悍昊表面粗犷,心里却极是精明厉害,除非藏印下令,他再是怀疑也不会对神使下手的——难不成他已经见过神使了?”

    寒风吹起,卷起小院中枯干的衰草,弗雷德丽卡微微一笑,转眼看向朱利叶斯,六条城冬日的萧索之气也掩住不住她双眸中的从容之色。

    朱利叶斯恭敬向女王行了一礼,看也不看邹,回答道:“王宫内归附塞班的上古王族传来消息,悍昊在神使为飓玉后治伤时强行闯入,不仅飓玉后伤上加伤,如今昏迷不醒,那神使所在的王宫正殿已是全毁,死伤不下百人。”

    弗蕾德丽卡笑道:“藏印王确实也想保住悍昊,但一向对他毕恭毕敬的北源惟乔这次却转了性,偏和他顶着干,飓玉生死不明,她那一系的亲信平日得意时便和悍昊作对,如今哪里还敢放过他,既有北源惟乔出头,自然都跟在其后。来历不明的神使倒也罢了,重伤皇后可不是小罪。”

    邹听了默默无语,北源惟乔既然能说得出“红树林”之名,必是北源经的内应,以往飓玉势大,他便帮着藏印王分庭抗礼,现下飓玉一倒,又有机会除掉六条的重臣悍昊,他自然不会放过。

    藏印王以前被飓玉借着神名压住,现在没有了北源惟乔。要翻身也要花些日子。对塞班而言却未必是好事。邹双眉紧锁,不安道:“青奔府那边可是已经在调动军队了?”

    “北源经如此厉害,这样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他虽然收买不了上古王族,但消息却是比我们还要灵通,过不了几天,青奔府自然要动了。我也已经通知卷风王出兵,趁机将六条军队驱出玉支府。”

    “弗蕾……”

    弗蕾德丽卡凝视着邹。突地叹道:“我不来六条一趟,终是不能死心,我也不想你为了我胡乱冒险,幸运地是飓玉晕迷,我们都不担心被识破行藏,你看朱利叶斯他们都染了银发,便是为了便宜行事。”

    邹转眼看去。果然见得朱利叶斯和众侍从皆是束着一头银发,在暖阳下闪闪发光,她苦笑道:“别的倒也罢了,你自己做主就是。只是这神使到底是什么来头可有消息?”

    弗蕾德丽卡身为塞班女王却秘密潜至六条,除了要理清与藏印当初的恩怨纠缠,只怕也是为了塞班海松来窥测一番。六条存亡与两国息息相关,六条在则北源不能并吞天狼中部,天狼中部不稳。北源经便腾不出手来收拾海松与塞班。

    但是,六条藏印王野心勃勃,与塞班海松并不是一条心,自家立足不稳便有趁火打劫之势。邹思前想后,必是这神使古怪,所以才想借助悍昊之力一探究竟。那里想到悍昊却与神使直接对上!

    “悍昊到底有没有杀神使?既然是神使。那里又是那么容易被杀的?”邹摇头道:“这里面必有蹊跷。”说罢,又沉吟道:“咱们总不能看着北源趁着五神国内乱灭了它,也不能让他这般坐大,到处咬人,中间的轻重分寸,可要拿捏好……”

    几人正说着,一边的侍从奉上几份单薄文书,弗蕾德丽卡走入房内,慢慢阅看。邹坐在屋角思索,突然听得朱利叶斯在身后轻声冷笑道:“你也知道轻重分寸?我还以为你一门心思帮着北源经。等着十年后好做个皇后呢。”

    邹转头看向朱利叶斯。嘀咕道:“我不过是一时没想到,北源看着风光大弱。暗地里却是步步为营,北源惟乔到底是北源王族,早就和北源经搭上线,北源经手握全盘,早就等着五神内乱了。”

    朱利叶斯瞪了邹一眼,“若是你早和我说行刺陛下的刺客是北源人所扮,我们未必会如此快在青奔府撤军!你到底如何打算?帮我们还是帮北源经?”

    邹笑道:“自然是帮你们,海松和塞班不过是自保,北源却是咄咄逼人。再说,我到底也是塞班郡主!”说罢又鄙视道:“你当我是傻蛋么?卷风早知道五神地小算盘,自然不想助它成事,总要找个借口撤围。若不是提前撤了围固守大良,五神早从玉支府攻入海松了。”

    朱利叶斯转过头去,看着正与侍卫低声说话的弗蕾德丽卡,哼道:“我真是不明白藏印王是怎么打算地。三国本应同仇敌忾,他却一心要攻打海松塞班,我们前几日通过内线才知道,北源经也不算冤枉他们,五神确实派出了刺客在卷风与女王身边窥探,只是被假刺客打草惊蛇,寻不到机会。”

    邹不禁一愣,嘴里不禁重复道:“他到底是怎么打算……”

    正当塞班人潜伏在城中暗暗商议之时,天色已渐渐晚了下来,城外的贫民窟里一片昏暗,只有些富户官员家的小屋里亮起了油灯。

    人们在军营与贫民窟之间燃起了连绵不断的篝火堆,人群簇拥在火堆边,一边吃着晚饭一边拉着家常,从丘陵半腰上一眼望去,只见点点火光在一片黑压压的阴影中闪烁着。

    半腰上的一间小屋里,北源惟乔勉强按捺着激动,直直站立,向北源皇帝陛下亲信的书记官海林低声说道:“海林大人,我确实亲眼看到了,六条王宫正殿地下是一座废弃地祭台,有两个出口,一头通向正殿,一头通向王宫园林。飓玉平常进正殿治伤,肯定是进了祭台。有人看到,正殿崩塌前悍昊抱着飓玉从王宫园林里跑出来。”

    墙角坐在阴影之中坐着换了一身破旧衣物,打扮成六条贫民的海林,只见他和颜悦色道:“惟乔大人,您的忠心太上皇与皇上都已尽知,您不愧是北源皇族,不过略使小计就除去了飓玉、悍昊。皇帝陛下极是欢喜,陛下密喻,北源惟乔功勋卓著,恢复原有的伯爵爵位和封地,并升为侯爵。惟乔大人,密旨已经送达上北源国您的父亲,敏盛侯爵大人手中。”

    北源惟乔大喜若狂,面色通红一片,嘴唇颤抖了半天方掩脸哽咽道:“罪臣贪生怕死,有辱北源皇族颜面,连累家人蒙羞。自降敌后无一日不辗转反侧,没想到陛下丝毫未降罪家人,还派人劝谕罪臣迷途知返。惟乔不过遵皇帝陛下授意行事,哪里敢居功?”

    海林微笑道:“惟乔大人不可妄自菲薄,此次结果如此之好,皇帝陛下也万万没有想到,陛下还有密旨,北源大人若是能查清那神使的来龙去脉,青府玉支两府将来便是大人的封地。”

    北源惟乔连称不敢,脸上却是一片喜色,绞尽脑汁道:“海林大人,这神使确实来历古怪,宫殿崩塌后全无一点踪迹可寻,若不是飓玉昏迷前指着悍昊说了一句,你竟敢伤害神使,我也没法子给他扣上这个罪名。”说罢,又道:“不过藏印王若不是看在飓玉重伤,悍昊又敢潜逃,哪里会下狠手杀了悍昊府中的部属?只是,现下他已经不如以前信任我,凡事都交付给亲信地上古王族办理。”

    海林不在意地笑道:“以前藏印依重悍昊掌军,你来管政,虽有神使压着,仍是游刃有余。现在他臂膀皆失,只要能解了那祈雨台之迷,五神国便旦夕可下!”

    北源惟乔听得“祈雨台”三字,突地想到一事,急忙道:“大人,我今日在城门前,见得一个银发女子,极似你前几日画像中的塞班郡主。当时我试探了一句,她似是有所领悟,没料到又被另一个银发女子唤走了。”

    海林顿时大喜,站起来走到北源惟乔面前低声道:“既是长相相似,便应该是她,此地上古王族极多,有些相认之人也是寻常,你可知她现在何处?”

    北源惟乔摇头道;“当时藏印王的眼线都在身边不远处,我不便派人跟踪,不过,六条城上古王族不过二三千人,我已暗中派人探察,相信不日便有消息。”

    海林连连点头道:“她历来警醒,悍昊事发虽是受到连累,必不至于被抓,惟乔大人,此事你一定要小心在意。”转头看看天色,轻声道:“你快走吧,那些眼线虽是被我们的人绊住了,也拖不了多久。”

    北源惟乔深施一礼,告辞而去。待他走后,海林偷偷溜出木屋,趁着黑夜,混入人群之中……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