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基金会横推万界 > 2019年5月5日,庆祝马克思诞辰201周年

手机端

2019年5月5日,庆祝马克思诞辰201周年

    2019年5月5日,

    庆祝马克思诞辰201周年,

    感谢你为这个世界所做的贡献,

    这个世界,

    你,

    曾来过,

    我,

    记得。

    ……………………………………………………

    哲学家们总是在解释这个世界,而重要的是改造这个世界。

    马克思

    马克思,全名卡尔海因里希马克思(德语:karl heinrich rx),生于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逝世。

    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之一,第一国际的组织者和领导者,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缔造者,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导师,无产阶级的精神领袖,国际**运动的开创者。

    马克思是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哲学家、经济学家、革命家和社会学家。

    主要著作有《资本论》、《**宣言》等

    《**宣言》:

    引言

    一个幽灵,**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

    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

    有哪一个反对党不被它的当政的敌人骂为**呢?

    又有哪一个反对党不拿**这个罪名去回敬更进步的反对党人和自己的反动敌人呢?

    从这一事实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已经被欧洲的一切势力公认为一种势力;

    现在是**人向全世界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并且拿党自己的宣言来反驳关于**幽灵的神话的时候了。

    为了这个目的,各国**人集会于伦敦,拟定了如下的宣言,用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弗拉芒文和丹麦文公布于世。

    …………………………………………………

    资产者和无产者: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自由民和奴隶、贵族和平民、领主和农奴、行会师傅和帮工,一句话,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而每一次斗争的结局是整个社会受到革命改造或者斗争的各阶级同归于尽。

    在过去的各个历史时代,我们几乎到处都可以看到社会完全划分为各个不同的等级,看到社会地位分成的多种多样的层次。

    在古罗马,有贵族、骑士、平民、奴隶,在中世纪,有封建主、臣仆、行会师傅、帮工、农奴,而且几乎在每一个阶级内部又有一些特殊的阶层。

    从封建社会的灭亡中产生出来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并没有消灭阶级对立。

    它只是用新的阶级、新的压迫条件、新的斗争形式代替了旧的。

    但是,我们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

    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从中世纪的农奴中产生了初期城市的城关市民;从这个市民等级中发展出最初的资产阶级分子。

    美洲的发现、绕过非洲的航行,给新兴的资产阶级开辟了新天地。

    东印度和中国的市场、美洲的殖民化、对殖民地的贸易、交换手段和一般的商品的增加,使商业、航海业和工业空前高涨,因而使正在崩溃的封建社会内部的革命因素迅速发展。

    以前那种封建的或行会的工业经营方式已经不能满足随着新市场的出现而增加的需求了。

    工场手工业代替了这种经营方式。

    行会师傅被工业的中间等级排挤掉了;各种行业组织之间的分工随着各个作坊内部的分工的出现而消失了。

    但是,市场总是在扩大,需求总是在增加。

    甚至工场手工业也不再能满足需要了。

    于是,蒸汽和机器引起了工业生产的革命。

    现代大工业代替了工场手工业,工业中的百万富翁,一支一支产业大军的首领,现代资产者,代替了工业的中间等级。

    大工业建立了由美洲的发现所准备好的世界市场。

    世界市场使商业、航海业和陆路交通得到了巨大的发展。

    这种发展又反过来促进了工业的扩展,同时,随着工业、商业、航海业和铁路的扩展,资产阶级也在同一程度上得到发展,增加自己的资本,把中世纪遗留下来的一切阶级都排挤到后面去。

    由此可见,现代资产阶级本身是一个长期发展过程的产物,是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一系列变革的产物。

    资产阶级的这种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都伴随着相应的政治上进展。

    它在封建主统治下是被压迫的等级,在公社里是武装的和自治的团体,在一些地方组成独立的城市共和国,在另一些地方组成君主国中的纳税的第三等级;后来,在工场手工业时期,它是等级制君主国或**君主国中同贵族抗衡的势力,而且是大君主国的主要基础;最后,从大工业和世界市场建立的时候起,它在现代的代议制国家里夺得了独占的政治统治。现代的国家政权不过是管理整个资产阶级的共同事务的委员会罢了。

    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

    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

    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

    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

    总而言之,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

    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

    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

    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资产阶级揭示了,在中世纪深受反动派称许的那种人力的野蛮使用,是以极端怠惰作为相应补充的。

    它第一个证明了,人的活动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成就。

    它创造了完全不同于埃及金字塔、罗马水道和哥特式教堂的奇迹;它完成了完全不同于民族大迁徙和十字军东征的远征。

    资产阶级除非对生产工具,从而对生产关系,从而对全部社会关系不断地进行革命,否则就不能生存下去。

    反之,原封不动地保持旧的生产方式,却是过去的一切工业阶级生存的首要条件。

    生产的不断变革,一切社会状况不停的动荡,永远的不安定和变动,这就是资产阶级时代不同于过去一切时代的地方。

    一切固定的僵化的关系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素被尊崇的观念和见解都被消除了,一切新形成的关系等不到固定下来就陈旧了。

    一切等级的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

    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他们的生活地位、他们的相互关系。

    不断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它必须到处落户,到处创业,到处建立联系。

    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

    使反动派大为惋惜的是,资产阶级挖掉了工业脚下的民族基础。

    古老的民族工业被消灭了,并且每天都还在被消灭。

    它们被新的工业排挤掉了,新的工业的建立已经成为一切文明民族的生命攸关的问题;这些工业所加工的,已经不是本地的原料,而是来自极其遥远的地区的原料;它们的产品不仅供本国消费,而且同时供世界各地消费。

    旧的、靠本国产品来满足的需要,被新的、要靠极其遥远的国家和地带的产品来满足的需要所代替了。

    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

    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

    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

    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

    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

    它的商品的低廉价格,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它迫使一切民族----如果它们不想灭亡的话----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它迫使它们在自己那里推行所谓文明,即变成资产者。

    一句话,它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

    资产阶级使农村屈服于城市的统治。

    它创立了巨大的城市,使城市人口比农村人口大大增加起来,因而使很大一部分居民脱离了农村生活的愚昧状态。

    正象它使农村从属于城市一样,它使未开化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使东方从属于西方。

    资产阶级日甚一日地消灭生产资料、财产和人口的分散状态。它使人口密集起来,使生产资料集中起来,使财产聚集在少数人的手里。

    由此必然产生的结果就是政治的集中。

    各自独立的、几乎只有同盟关系的、各有不同利益、不同法律、不同政府、不同关税的各个地区,现在已经结合为一个拥有统一的政府、统一的法律、统一的民族阶级利益和统一的关税的统一的民族。

    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

    比过去一切时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

    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

    一一一一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

    由此可见,资产阶级赖以形成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是在封建社会里造成的。

    在这些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发展的一定阶段上,封建社会的生产和交换在其中进行的关系,封建的农业和工场手工业组织,一句话,封建的所有制关系,就不再适应已经发展的生产力了。

    这种关系已经在阻碍生产而不是促进生产了。

    它变成了束缚生产的桎梏。它必须被炸毁,而且已经被炸毁了。

    取而代之的是自由竞争以及与自由竞争相适应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资产阶级的经济统治和政治统治。

    现在,我们眼前又进行着类似的运动。

    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这个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现在像一个魔法师一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法术呼唤出来的魔鬼了。

    几十年来的工业和商业的历史,只不过是现代生产力反抗现代生产关系、反抗作为资产阶级及其统治的存在条件的所有制关系的历史。

    只要指出在周期性的重复中越来越危及整个资产阶级社会生存的商业危机就够了。

    在商业危机期间,总是不仅有很大一部分制成的产品被毁灭掉,而且有很大一部分已经造成的生产力被毁灭掉。

    在危机期间,发生一种在过去一切时代看来都好像是荒唐现象的社会瘟疫,即生产过剩的瘟疫。社会突然发现自己回到了一时的野蛮状态;仿佛是一次饥荒、一场普遍的毁灭性战争,使社会失去了全部生活资料;仿佛是工业和商业全被毁灭了,

    一一一一这是什么缘故呢?

    因为社会上文明过度,生活资料太多,工业和商业太发达。

    社会所拥有的生产力已经不能再促进资产阶级文明和资产阶级所有制关系的发展;相反,生产力已经强大到这种关系所不能适应的地步,它已经受到这种关系的阻碍;而它一着手克服这种障碍,就使整个资产阶级社会陷入混乱,就使资产阶级所有制的存在受到威胁。

    资产阶级的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了。

    一一资产阶级用什么办法来克服这种危机呢?一方面不得不消灭大量生产力,另一方面夺取新的市场,更加彻底地利用旧的市场。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办法呢?这不过是资产阶级准备更全面更猛烈的危机的办法,不过是使防止危机的手段越来越少的办法。

    资产阶级用来推翻封建制度的武器,现在却对准资产阶级自己了。

    但是,资产阶级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还产生了将要运用这种武器的人----现代的工人,即无产者。

    当厂主对工人的剥削告一段落,工人领到了用现钱支付的工资的时候,马上就有资产阶级中的另一部分人----房东、小店主、当铺老板等等向他们扑来。

    以前的中间等级的下层,即小工业家、小商人和小食利者,手工业者和农民----所有这些阶级都降落到无产阶级的队伍里来了,有的是因为他们的小资本不足以经营大工业,经不起较大资本家的竞争;有的是因为他们的手艺已经被新的生产方法弄得不值钱了。无产阶级的队伍就是这样从居民的所有阶级中得到补充的。

    无产阶级经历了各个不同的发展阶段。

    它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是和它的存在同时开始的。

    最初是单个的工人,然后是某一工厂的工人,然后是某一地方的某一劳动部门的工人,同直接剥削他们的单个资产者作斗争。他们不仅仅攻击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而且攻击生产工具本身;他们毁坏那些来竞争的外国商品,捣毁机器,烧毁工厂,力图恢复已经失去的中世纪工人的地位。

    在这个阶段上,工人们还是分散在全国各地并为竞争所分裂的群众。

    工人的大规模集结,还不是他们自己联合的结果,而是资产阶级联合的结果,当时资产阶级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必须而且暂时还能够把整个无产阶级发动起来。

    因此,在这个阶段上,无产者不是同自己的敌人作斗争,而是同自己的敌人的敌人作斗争,即同**君主制的残余、地主、非工业资产阶级和小资产者作斗争。

    因此,整个历史运动都集中在资产阶级手里;在这种条件下取得的每一个胜利都是资产阶级的胜利。

    但是,随着工业的发展,无产阶级不仅人数增加了,而且它结合成更大的集体,它的力量日益增长,它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力量。

    机器使劳动的差别越来越小,使工资几乎到处都降到同样低的水平,因而无产阶级内部的利益和生活状况也越来越趋于一致。

    资产者彼此间日益加剧的竞争以及由此引起的商业危机,使工人的工资越来越不稳定;机器的日益迅速的和继续不断的改良,使工人的整个生活地位越来越没有保障;单个工人和单个资产者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具有两个阶级的冲突的性质。

    工人开始成立反对资产者的同盟;他们联合起来保卫自己的工资。

    他们甚至建立了经常性的团体,以便为可能发生的反抗准备食品。

    有些地方,斗争爆发为起义。

    工人有时也得到胜利,但这种胜利只是暂时的。

    他们斗争的真正成果并不是直接取得的成功,而是工人的越来越扩大的联合。

    这种联合由于大工业所造成的日益发达的交通工具而得到发展,这种交通工具把各地的工人彼此联系起来。

    只要有了这种联系,就能把许多性质相同的地方性的斗争汇合成全国性的斗争,汇合成阶级斗争。

    而一切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

    中世纪的市民靠乡间小道需要几百年才能达到的联合,现代的无产者利用铁路只要几年就可以达到了。

    无产者组织成为阶级,从而组织成为政党这件事,不断地由于工人的自相竞争而受到破坏。

    但是,这种组织总是重新产生,并且一次比一次更强大,更坚固,更有力。

    它利用资产阶级内部的分裂,迫使他们用法律形式承认工人的个别利益。

    英国的10小时工作日法案就是一个例子。

    旧社会内部的所有冲突在许多方面都促进了无产阶级的发展。

    资产阶级处于不断的斗争中:最初反对贵族:后来反对同工业进步有利害冲突的那部分资产阶级;经常反对一切外国的资产阶级。

    在这一切斗争中,资产阶级都不得不向无产阶级呼吁,要求无产阶级援助,这样就把无产阶级卷进了政治运动。

    于是,资产阶级自己就把自己的教育因素即反对自身的武器给予了无产阶级。

    其次,我们已经看到,工业的进步把统治阶级的整批成员抛到无产阶级队伍里去,或者至少也使他们的生活条件受到威胁。

    他们也给无产阶级带来了大量的教育因素。

    中间等级,即小工业家、小商人、手工业者、农民,他们同资产阶级作斗争,都是为了维护他们这种

    在无产阶级的生活条件中,旧社会的生活条件已经被消灭了。无产者是没有财产的;他们和妻子儿女的关系同资产阶级的家庭关系再没有任何共同之处了;现代的工业劳动,现代的资本压迫,无论在英国或法国,无论在美国或德国,都是一样的,都使无产者失去了任何民族性。

    法律、道德、宗教,在他们看来全都是资产阶级偏见,隐藏在这些偏见后面的全都是资产阶级利益。

    过去一切阶级在争得统治之后,总是使整个社会服从于它们发财致富的条件,企图以此来巩固它们已经获得的生活地位。

    无产者只有废除自己的现存的占有方式,从而废除全部现存的占有方式,才能取得社会生产力。

    无产者没有什么自己的东西必须加以保护,他们必须摧毁至今保护和保障私有财产的一切。

    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无产阶级,现今社会的最下层,如果不炸毁构成官方社会的整个上层,就不能抬起头来,挺起胸来。

    如果不就内容而就形式来说,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首先是一国范围内的斗争。

    每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当然首先应该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

    在叙述无产阶级发展的最一般的阶段的时候,我们循序探讨了现存社会内部或多或少隐蔽着的国内战争,直到这个战争爆发为公开的革命,无产阶级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而建立自己的统治。

    我们已经看到,至今的一切社会都是建立在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的对立之上的。

    但是,为了有可能压迫一个阶级,就必须保证这个阶级至少有能够勉强维持它的奴隶般的生存的条件。农奴曾经在农奴制度下挣扎到公社社员的地位,小资产者曾经在封建**制度的束缚下挣扎到资产者的地位。

    现代的工人却相反,他们并不是随着工业的进步而上升,而是越来越降到本阶级的生存条件以下。

    工人变成赤贫者,贫困比人口和财富增长得还要快。

    由此可以明显地看出,资产阶级再不能做社会的统治阶级了,再不能把自己阶级的生存条件当做支配一切的规律强加于社会了。

    资产阶级不能统治下去了,因为它甚至不能保证自己的奴隶维持奴隶的生活,因为它不得不让自己的奴隶落到不能养活它反而要它来养活的地步。

    社会再不能在它统治下生活下去了,就是说,它的存在不再同社会相容了。

    资产阶级生存和统治的根本条件,是财富在私人手里的积累,是资本的形成和增殖;资本的条件是雇佣劳动。

    雇佣劳动完全是建立在工人的自相竞争之上的。

    资产阶级无意中造成而又无力抵抗的工业进步,使工人通过结社而达到的革命联合代替了他们由于竞争而造成的分散状态。

    于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赖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的脚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无产者和**人:

    **人同全体无产者的关系是怎样的呢?

    **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

    他们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

    他们不提出任何特殊的原则,用以塑造无产阶级的运动。

    **人同其他无产阶级政党不同的地方只是:一方面,在各国无产者的斗争中,**人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另一方面,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

    因此,在实践方面,**人是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起推动作用的部分;在理论方面,他们胜过其余的无产阶级群众的地方在于们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

    **人的最近目的是和其他一切无产阶级政党的最近目的一样的:使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

    **人的理论原理,决不是以这个或那个世界改革家所发明或发现的思想、原则为根据的。

    这些原理不过是现在的阶级斗争、我们眼前的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

    废除先前存在的所有制关系,并不是**所独具的特征。

    一切所有制关系都经历了经常的历史更替、经常的历史变更。

    例如,法国革命废除了封建的所有制,代之以资产阶级的所有制。

    **的特征并不是要废除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要废除资产阶级的所有制。

    但是,现代的资产阶级私有制是建立在阶级对立上面、建立在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剥削上面的产品生产和占有的最后而又最完备的表现。

    从这个意义上说,**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有人责备我们**人,说我们要消灭个人挣得的、自己劳动得来的财产,要消灭构成个人的一切自由、活动和独立的基础的财产。

    好一个劳动得来的、自己挣得的、自己赚来的财产!你们说的是资产阶级所有制以前的那种小资产阶级的、小农的财产吗?那种财产用不着我们去消灭,工业的发展已经把它消灭了,而且每天都在消灭它。

    或者,你们说的是现代的资产阶级的私有财产吧?

    但是,难道雇佣劳动,无产者的劳动,会给无产者创造出财产来吗?没有的事。

    这种劳动所创造的是资本,即剥削雇佣劳动的财产,只有在不断产生出新的雇佣劳动来重新加以剥削的条件下才能增加起来的财产。

    现今的这种财产是在资本和雇佣劳动的对立中运动的。

    让我们来看看这种对立的两个方面吧。

    做一个资本家,这就是说,他在生产中不仅占有一种纯粹个人的地位,而且占有一种社会的地位。资本是集体的产物,它只有通过社会许多成员的共同活动,而且归根到底只有通过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活动,才能运动起来。

    因此,资本不是一种个人力量,而是一种社会力量。

    因此,把资本变为公共的、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财产,这并不是把个人财产变为社会财产。

    这时所改变的只是财产的社会性质。

    它将失掉它的阶级性质。

    现在,我们来看看雇佣劳动。

    雇佣劳动的平均价格是最低限度的工资,即工人为维持其工人的生活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数额。

    因此,雇佣工人靠自己的劳动所占有的东西,只够勉强维持他的生命的再生产。

    我们决不打算消灭这种供直接生命再生产用的劳动产品的个人占有,这种占有并不会留下任何剩余的东西使人们有可能支配别人的劳动。

    我们要消灭的只是这种占有的可怜的性质,在这种占有下,工人仅仅为增殖资本而活着,只有在统治阶级的利益需要他活着的时候才能活着。

    在资产阶级社会里,活的劳动只是增殖已经积累起来的劳动的一种手段。

    在**社会里,已经积累起来的劳动只是扩大、丰富和提高工人的生活的一种手段。

    因此,在资产阶级社会里是过去支配现在,在**社会里是现在支配过去。

    在资产阶级社会里,资本具有独立性和个性,而活动着的个人却没有独立性和个性。

    而资产阶级却把消灭这种关系说成是消灭个性和自由!说对了。

    的确,正是要消灭资产者的个性、独立性和自由。

    在现今的资产阶级生产关系的范围内,所谓自由就是自由贸易,自由买卖。

    但是,买卖一消失,自由买卖也就会消失。

    关于自由买卖的言论,也象我们的资产阶级的其他一切关于自由的大话一样,仅仅对于不自由的买卖来说,对于中世纪被奴役的市民来说,才是有意义的,而对于**要消灭买卖、消灭资产阶级生产关系和资产阶级本身这一点来说,却是毫无意义的。

    我们要消灭私有制,你们就惊慌起来。

    但是,在你们的现存社会里,私有财产对十分之九的成员来说已经被消灭了;这种私有制之所以存在,正是因为私有财产对十分之九的成员来说已经不存在。可见,你们责备我们,是说我们要消灭那种以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没有财产为必要条件的所有制。

    总而言之,你们责备我们,是说我们要消灭你们的那种所有制。的确,我们是要这样做的。

    从劳动不再能变为资本、货币、地租,一句话,不再能变为可以垄断的社会力量的时候起,就是说,从个人财产不再能变为资产阶级财产的时候起,你们说,个性就被消灭了。

    由此可见,你们是承认,你们所理解的个性,不外是资产者、资产阶级私有者。这样的个性确实应当被消灭。

    **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它只剥夺利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

    ……………………………………………………

    但是,你们既然用你们资产阶级关于自由、教育、法等等的观念来衡量废除资产阶级所有制的主张,那就请你们不要同我们争论了。

    你们的观念本身是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的产物,正像你们的法不过是被奉为法律的你们这个阶级的意志一样,而这种意志的内容是由你们这个阶级的物质生活条件来决定的。

    你们的利己观念使你们把自己的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从历史的、在生产过程中是暂时的关系变成永恒的自然规律和理性规律,这种利己观念是你们和一切灭亡了的统治阶级所共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