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基金会横推万界 > SCP-CN-797 “缓行电车”

手机端

SCP-CN-797 “缓行电车”

    scp--797:“缓行电车”

    by breaddddd

    一箱列车,周游诸界。

    (确认过眼神,作者是位大佬)

    ………………………………

    项目编号:scp--79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目前无法对scp--797进行定位或收容;

    考虑到其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自我收容,基本无需对一般民众进行掩盖措施。

    已对曾经进入过scp--797的个体进行访谈记录及记忆清除。

    需要保证随时有一名基金会人员位于scp--797内部;

    目前该人员为f-庚午-66“六连星”的特工orange。

    收容措施更新:

    特工需根据附录2中提出的方案尽快与特工orange交接。

    同时,根据特工orange的笔记,确认该项目可用于定位及探索更多异常空间。

    ………………………………

    描述:

    scp--797是一节异常车厢,无法从外侧观测到其真实外观。

    scp--797的内部类似观光火车或房车,配有较为舒适的沙发、床、桌椅、厨房、淋浴设施及其他基本生活设施。

    其厨房区域配有冰箱,内部会自动补充各类食材。

    位于scp--797内部时,无法使用任何电子设备,包括但不限于通讯设备、影像记录设备等。

    scp--797内部书桌的抽屉内将随时配备1本a5横条笔记本及各类书写用品;

    当笔记本写满或因各类原因损坏或遗失后,将会生成一本全新的、相同样式的笔记本。

    scp--797将与当前正在运行的任意一辆轨道交通的末端车厢重叠前进。

    当到达终点站后,将会随机切换到另一辆正在运行的轨道交通。

    每次scp--797只允许1人进入。

    当scp--797内部没有人类个体时,到站时该车厢将显示为scp--797的内部;

    当其内部有人类个体,或有人类个体进入scp--797时,将显示为普通的车厢,且其他个体无法再次发现或进入scp--7971。

    值得注意的是,scp--797有可能与异常轨道交通重叠并进入异常地点。

    同时,即使scp--797内部没有人类个体,任何影像设备也无法记录到其存在。

    ………………………………

    〈发现记录〉

    在//20,f-庚午-66“六连星”在对上海地铁路站进行例行异常排查时偶然发现了scp--797。

    随后,基金会在网上注意到类似言论,包括“地铁里忽然混入了一节奇怪的车厢,坐了结果出国了”等内容。

    基金会工作人员随即删除了此类内容,并找到涉事个体进行访谈及记忆清除,访谈记录详见附录。

    由于无法对scp--797进行定位,基金会只能大量派遣d级人员进入地铁站并试图寻找scp--797。

    目前已有名d级人员进入scp--797;

    然而,在数周至数月不等后,scp--797依然重新出现。

    部分d级人员已被确认离开scp--797并处决,但依然有部分下落不明。

    除此之外,名特工也曾进入scp--797以进行收容,但项目依然在数月至1年后重新出现,且特工均下落不明。

    这些特工均通过忠诚度测试,因此初步排除叛逃的可能。

    当前位于scp--797内部的个体为特工orange,在执行巡逻时偶然发现该车厢并进入其中。

    目前,已有日未观测到scp--797出现。

    〈关闭记录〉

    ………………………………

    〈scp--797相关个体访谈〉

    采访人:研究员bread

    受访者:徐(以下称为徐小姐),曾误入scp--797并经过数个轨道交通站点

    

    研究员bread:

    “您好,请问您是在什么情况下搭乘这节列车的?”

    徐小姐:

    “就是昨天,我本来在英国出差,准备搭通勤列车回住所,结果就发现了这样一节奇怪的列车。”

    “当时太困了,没想太多就上去了,而且一上去就睡着了……后来我醒了才感觉坐过头了,但是列车还在开,而且我的手机和电脑完全打不开了。”

    研究员bread:

    “那个时候,您在窗外看到了什么?”

    徐小姐:

    “特别奇怪的景象,肯定不是我平时乘坐的电车途径的地点……周围有很多彩色的,长得像植物一样的……应该是大楼?我当时直接被吓坏了,没怎么注意……”

    研究员bread:

    “后来呢?您是如何回到这里的?”

    徐小姐:

    “我当时觉得我可能是睡糊涂了,试图再睡一觉,但怎么也睡不着……但是我又不敢在这种奇怪的地方下车,只能看着它一直开一直开。”

    “当时特别绝望,觉得自己回不了家了。不过过了那些奇怪的植物楼之后就突然到了一个地道里,然后就看到了中文广告……再一看站名,虽然不太熟悉,但多少知道是国内某个城市的地铁,也没想那么多就赶紧下来了。”

    研究员bread:

    “周围的人看到您有什么反应吗?”

    徐小姐:

    “这个,说实话我当时没太在意……但好像周围的人都在看着我,不过马上他们也就上地铁了。”

    “这时候我再一转头,发现是普通地铁车厢……我是真的做了一个梦吗?这到底是什么?”

    研究员bread:

    “这个,等下会有工作人员跟您解释,请跟着他们走……总之,谢谢您的配合!”

    

    ………………………………

    随后,徐接受了记忆清除;

    根据其描述,基金会找到了当时在场的所有个体并同样进行了记忆清除。

    〈关闭记录〉

    ………………………………

    //20,f-庚午-66“六连星”特工在巡逻scp--1991-2时发现了数本笔记本,推测为特工orange乘坐scp--797经过scp--1991-2时从车厢内扔出。

    笔记本的编号指示了书写的先后顺序,然而回收的笔记本编号并不连贯,推测还有未找到的笔记本散落在scp--1991-2各处。

    每本笔记本内大约写有10-15日的内容。

    以下为笔记选段:

    第1日

    这应该就是scp--797了。

    之前也有很多d级人员和同事进来,但最终要么下车了,要么失踪了。

    这个项目还有很多没有探明的地方。

    我有必要把它记下来,并且找一个机会给出去。

    手机、通讯器、摄像机,这些全部不能用了。

    不过还好戴了机械手表。

    必须每天记录时间。

    目前位于上海地铁1号线,正在朝富锦路方向行驶。

    还有5站就到了。

    到了。

    这是……法语?

    里昂……行驶得很快啊,洲际火车?

    猜对了。

    日内瓦。

    风景真好……乐观点看,也能把这个当成旅游吧。

    就是没啥娱乐设施,也没法下车。

    我得给自己做点吃的。

    冰箱里有很多食材,厨房里的工具也足够。

    这倒是可以消磨不少时间。

    今天做糖醋排骨吧。

    虽然外面天还亮着,但应该是要睡觉了。

    ………………………………

    第2日

    这是什么地方?

    18th street……这么命名的,大概是北美或者哪里?

    也没法查资料,总之先记下来吧。

    感觉也是挺奇怪的,明明有人朝车厢这边走,但是进门之后就直接消失了……

    应该是进正常的车厢了吧。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构造……

    需要报告给研究人员。

    似乎每次线路到头就会切换。

    这次终于连语言都不认识了……这是什么异常地点吧?

    我不觉得现实中的轻轨有这么高。

    赶紧把周围的环境记下来……

    轨道铺设在楼顶……

    四处横行的蛋型飞行器……

    长着翅膀的生物……

    这种生物应该抓一个去收容的,可惜我现在没法下车,而且也不知道他们的科技在什么样的水准……

    这段列车好长,开了有5个多小时了。

    明明它们都会飞,而且有这么快速的飞行器,为什么还要造列车?

    难道是观光用,或者指示了某种社会阶层差异?

    又到饭点了,今天做小炒肉吧。

    啊对,还要炒个蔬菜……

    ………………………………

    第5日

    在下雨。

    不知道是哪里,雨大到完全看不见窗外的任何标识。

    又是哪个异常地点,或者平行世界什么的吧。

    以前也只是听说过……

    毕竟我们队伍没负责这个。

    我只有这一身衣服,每天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洗坏掉……

    虽然也没人看得见这里。

    外衣估计是没法用普通洗衣机洗了,尽量擦一下吧。

    试着用枪射击了一下窗户,子弹到达窗户的时候就直接停下来掉在地上了。

    看来是没法破坏了。

    我也没带多少子弹,接下来还是省着点用吧。

    也不知道如今我的同事们在做什么……

    大概还是日复一日地巡逻地铁站,巡逻异常地点,防止人们接触异常吧。

    我现在在做的也是这件事。

    也是我选择了做这件事。

    我不能下车,我不能放弃。

    但是果然还是要找个机会把信息传递出去……

    怎么做呢?

    前几天都吃的红肉,今天蒸条鱼吧。

    ………………………………

    第10日

    无聊感渐渐增加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车……

    也许不会有这一天了。

    远处有一棵巨大的树,有一个斜向的环套在上面。

    这是飞机场吗?

    飞机真的能从这么陡的坡起飞降落吗?

    机场啊……

    之前我也探索过异常机场来着。

    坐在飞机上并且得知飞机被劫持的人,他们是怎么想的呢?

    注定了自己的生命将在几十分钟后结束……

    到底是类似,还是不同呢。

    吃了好多中式菜了,今天试试看做西式的吧。

    嗯,做得好难吃。

    ………………………………

    第14日

    时隔好几天终于又看到我认识的语言了。

    太好了,我还在地球上……大概还有办法回到地球,回到基金会,或者回到类似的地方。

    好多人啊……

    我有几天没见到过“人”了。

    早高峰或者是什么的吧。

    这是东京……

    这条线我好像乘过。

    等等,这条不是环线吗……

    之前都是到终点站就结束了,环线会怎么样?

    走了一圈,又换地方了,果然是这样……

    这次看起来在水里。

    周围有很多……

    长着触角的异常生物。

    这个列车好像没有固定站点,敲敲门就可以上车。

    15:18,现在是15:18。

    想做点不一样的事情。

    做几个俯卧撑吧。

    再绕着车厢跑几圈。

    今天吃素吧。

    ………………………………

    第21日

    晴。

    大量的各色光芒。

    好像有一颗巨大的光球悬在天上,一束光照亮一幢房子。

    这么说来,按照中国时间推算,今天就是夏至啊。

    一年中白天最长的一天。

    大概是个好天气吧。

    希望是好天气,不然就太可惜了。

    笔没墨了。

    抽屉里出现了一支新的笔。

    扔进垃圾桶之后,过一会儿就消失了。

    没有看到是怎么消失的。

    大概是那种盯着它看就不会消失的类型吧。

    到底是谁在运营这节车厢呢。

    是谁在准备纸笔和食材,并且收拾垃圾呢。

    ta会不会正在看着我呢。

    不能整天坐着。

    基金会……

    感觉没走多久,又感觉很遥远。

    虽然说要提交报告,但这个样子的记录可不能算报告……

    来做整理吧!

    把之前见到的地点都完整写一遍!

    ……大部分都不是正常的地点啊。

    看来我们所知道的不过是异常世界的冰山一角啊。

    或者,有没有可能异常才是常态?

    又也许我们也是异常的一种?

    想不出菜谱了。

    今天回归糖醋排骨吧。

    ………………………………

    第32日

    林士站……

    熟悉的名字。

    曾经在其他站点的档案里看到过。

    那我应该是在朝香城前进了……

    这个是别的站点负责的,我一般都没机会去啊。

    难得的机会,回忆一下我在基金会的生活吧。

    虽然才过去一个月。

    仔细想想,我现在也在基金会啊。

    我在基金会的收容物里。

    虽然没有真的收容。

    现在我就是收容措施吧……

    有点酷,又有点悲哀。

    这些事我好像在10天前就想过一遍了。

    我是收容措施?

    那我还是我吗?

    红烧,清蒸,水煮……

    还有什么没做过的……

    ………………………………

    第39日

    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洗衣机既然是电动的,为什么能用?

    不对,这个洗衣机完全没有连着电线……

    越来越奇怪了,但是越来越习惯了。

    到底是谁……

    这是……

    游乐园小火车?

    这也有的吗?

    开得好慢啊。

    不能来个过山车什么的吗。

    不过过山车不是封闭的,估计没戏。

    中国铁路10次,日本铁路12次,欧洲铁路7次……

    不知名铁路……

    根本没有铁轨的铁路……

    铁路?

    没路?

    “这世上本来没有路……人走得多了,便成了路……”

    是这么写的吗?

    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吧?

    辣椒……

    不怎么吃辣啊。

    实在想不出菜谱了。今天吃辣吧。

    ………………………………

    第41日

    肚子不舒服。

    果然不该吃辣的。

    厨房顶柜里甚至有药箱……

    我大概真的在被什么人监视着吧。

    难道是基金会的忠诚度测试还是什么的……

    不可能吧。

    也许是监视,也许是心灵感应……

    移情效果……

    看了一圈,没看到类似摄像头的东西。

    可能真的是心灵感应吧。

    要是真的听得到我的心声,就中止这班列车好不好?

    “不好!”

    如果有人这么回复倒好了。

    但是没有。

    什么都没有。

    声音也没有。

    一般这个时候我都该年休了。

    天亮了。

    星辰旅行也告一段落。

    曾经我如此期待旅行,结果现在我再也不想旅行了。

    我想回家。

    我想回家。

    想回家。

    回家。

    家。

    我是小学生吗,现在还写这种东西……

    ………………………………

    第56日

    橙黄色的水。

    四周都是。

    不不,我应该尽量写长一点的。

    这样子交回去的东西都没有参考价值……

    但也不知道要怎么交回去。

    但总之写长一点吧。

    四周都是封闭的,但是隧道内充斥着有微弱光亮的橙黄色液体。

    隧道的墙面凹凸不平的,有点像珊瑚。

    这里的站是从上方开门的。

    不过上面没有玻璃窗,只能从侧面看。

    这是不是说明了制造这个车厢的人或者其他的什么和我们的构造差不多?

    来练字吧。

    我初中最讨厌练字了。

    怎么写都写不好。

    初中就在地铁站旁边,还有机会去吗。

    我恨地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想做饭。

    吃生菜吧。

    ………………………………

    第65日

    已经3天没有见到阳光或者其他任何的光了。

    外面一片黑。

    想要直接睡过去。

    一直有种说法说,只有大家都忘了你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死去。

    我大概已经被大家遗忘了吧。

    这里可能就是被遗忘之人的坟场。

    睡不着。

    ………………………………

    第68日

    终于重新见到光了!

    感觉离家又近了一步。

    吗……

    为什么偏偏是我上了这列车……

    为什么不是其他人……

    为什么只有我在受罪……

    往好处想想吧orange,在这里至少不用担心会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突然死掉。

    你还记得1991吗?

    有的特工上了车,就再也没回来了。

    可能去了过去,去了未来,或者……

    哪儿都没去。

    就没了。

    但是你和没了又有什么差别呢。

    说不定他们现在也像你一样,在某辆奇怪的列车上,永远行驶下去。

    飞过来大量传单,看不懂是什么语言的。

    大概照样子画一个下来吧。

    这是……ob吗?

    唤醒了不好的记忆啊……

    但好歹是唤醒什么记忆了。

    也许回到和ob打架的日子也不错。

    你要活下去啊!

    ………………………………

    第74日

    菜刀,圆珠笔,枪。

    我大概知道失踪的同事都去哪了。

    既然这个地方能清理掉垃圾,也自然能清理掉死人。

    你不能死。

    我不能死。

    又用完一本本子了。

    本子倒是放在哪里都不会被扔掉啊。

    如果本子多到堆满了整个车厢会怎么样,到时候我该如何活下去。

    吃什么……

    感觉所有东西都是昨天刚吃过的。

    再也想不出新菜了。

    我为什么之前没多学几个菜啊。

    ………………………………

    第83日

    看起来像是购物中心的地方。

    好想买东西。

    什么都好,让我买点新的东西吧。

    受不了了。

    你得承受。

    想想过去,想想将来,想想现在。

    冥想吧。

    以前看到说高僧都要经过长久的修行。

    我是不是也能成为高僧呢……

    明明一点佛法都不懂……

    ………………………………

    第91日

    迷宫。

    迷宫不让人自己走,反而建条线路时什么情况……

    车尾有时候也会变成车头。

    不是第一次了。

    第几次来着……

    数数看……

    1,2,3……第21次了。

    似乎懂了,这是要自己开车走出去的迷宫吧。

    这里刚才已经走过了啊,这届玩家不行。

    还不如给我来玩。

    但是不可能。

    终于出去了。

    有意思吗。

    ………………………………

    第100日

    今天是整百纪念日。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好纪念的,但是总之纪念一下。

    没有人和我一起纪念,我就和本子一起纪念吧。

    为了制作这本本子,人们砍了多少棵树呢。

    树种又是哪里来的呢。

    人永远没法一个人活下去。

    虽然我现在是一个人,但是如果没人给我供应食物,给我补给纸笔,我不是饿死就是疯掉了吧。

    请让我再见一面吧。

    可是基金会连神都收容。

    哦不,是“顶点多功能实体”来着?

    这个世界上没有神。

    大概。

    只有没有被解明的东西。

    总有一天能解明的。

    包括这个列车。

    我要看到那一天。

    100天了,来讲个故事吧。

    给我自己讲,给也许将来会看到这本本子的人讲。

    ………………………………

    第105日

    窗外到处都是旗子,列车似乎也在两条绳子上开。

    以前似乎流行过“flag”的说法。

    这也是某种flag吗?

    是我即将要回家的flag,还是我永远回不了家的flag?

    今天来讲我小学时代的故事吧。

    不爱看的可以跳过。

    所有重要内容我都标注出来了,以后你们看到可以把这些不必要的内容都删掉。

    当然这对于我来说是必要的。

    没有人对话的话,我大概很快就不行了。

    你是谁不重要。

    二年级的时候,我们在学校草地里发现了一个蚂蚁窝。

    在很多的八爪叶子下面。

    我不敢掏,其他人掏了。

    蚂蚁全部爬了出来。

    他们往里面倒水,或者干其他什么的。

    也有往里面扔零食的。

    可是,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没有意义的事就不能做吗?

    好多气球。

    感觉车厢在上升。

    ………………………………

    第120日

    行驶在云海中。

    也许是棉花糖?

    衣服洗坏了。

    没有发现针线包一类的东西……

    当然我也不会做衣服。

    大概有人监视着,但也无所谓了。

    想穿好看的衣服啊。

    加入基金会的时候,出勤的时候,从来没有这种想法的……

    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不会在意形象的。

    那今天讲一个和形象相关的故事吧。

    小学四年级我有一次扎了五个辫子进学校。

    差点被拦下来,但是因为我扎辫子了,所以还是放我进去了。

    这么想想大概奇怪的发型比披发更恶劣吧。

    然后果不其然被嘲笑了。

    可能也不是嘲笑,就是单纯觉得好笑而已。

    我要是看到其他人这么扎,也会觉得好笑的。

    无可厚非。

    后来就剪短了,很难扎辫子了。

    现在倒是可以。

    既然这样,今天就自己剪头发吧……

    衣服也坏了,头发也剪了,我大概彻底不是以前那个我了。

    告别过去吧!

    ………………………………

    第146日

    苏黎世……

    以前一直想来玩来着。

    现在这样算是玩过了吗……

    真的,等我下车之后,大概再也不想旅行了吧。

    今天来讲和名字有关的故事吧。

    我为什么要叫“orange”呢……

    因为名字里带个“cheng”?

    甚至都不是“橙”这个字。

    也不怎么喜欢吃橙子。

    也不怎么喜欢橙色。

    大概叫了就叫了吧,习惯了。

    如果重新给自己起一个名字,绝对不要叫orange了。

    想想看吧。

    啊,我知道的英语名字真是少得不能再少了。

    想不出啊。

    orange也挺好的。

    ………………………………

    第158日

    这是第几次经过国内了……

    在火车站等车的人里,也会有乔装的基金会人员正在巡逻吗?

    应该是有的吧。

    但是没法保证。

    所以不能下车。

    不能下车不能下车不能下车。

    想想曾经的同伴吧。

    虽然这已经是大概……

    第几次来着?

    反正第很多次想这个事情了。

    不过现在除了想也没什么其他事情可做了。

    ………………………………

    第174日

    已经不想描述看到的景象了。

    但是除此之外,一切都没有变化。

    日期在变化,可是这有什么用呢。

    天色已经完全不能和时间挂钩了。

    不如说,现在的景象大概也没法称之为“天色”,应该更接近某种油画的世界。

    也许是awcy的据点也说不定。

    想想基金会吧。

    我们的队伍就是处理交通异常的。

    不管是档案还是实际经历,我都看到过太多奇怪的东西了。

    大家都是孤独的。

    我记得有一个d级在地铁驾驶室内开了整整三年车。

    我甚至不记得项目的编号和异常性质,但是对这个印象就特别深。

    d级都能坚持三年,我都没到一年半,到底在唉声叹气些什么呢。

    d级人员都是死刑犯,我们也被命令不要把它们当人看。

    可是他们还是人啊。

    不管是穷凶极恶的,还是有什么苦衷的。

    也许有的曾经也做出过很多贡献,但更多的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如果没有犯错,如果没有变成d级,他们会过怎样的人生呢?

    泡杯茶吧。

    ………………………………

    第188日

    列车震动得好厉害……

    看起来进入了某种漩涡。

    如果这节车厢在的列车刚好出事了,会发生什么?

    现在已经可以每天静坐30分钟了。

    只是坐着。

    讲讲我的家人吧。

    说实话,我已经不太记得他们长什么样了。

    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

    他们不知道基金会,只以为我进了什么大企业。

    我失踪这么久,他们肯定会担心吧。

    搞不好已经被拉去记忆清除,忘记有我这个人了。

    果然还是糖醋排骨啊。

    我妈老给我做这个吃。

    ………………………………

    第201日

    这次的轨道在侧边啊。

    说真的,不需要调整一下窗的位置吗,我都看到轨道上冒火星子了。

    记得曾经的报导写过有的人在家宅居二十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还是会在网上发言吧。

    什么时候网络也变成了如此遥远的东西呢。

    在没有网络的时代,古代人又是如何生活的呢。

    比如异学会的人。

    每天写文章?

    事到如今,反而不去思考无聊不无聊的问题了。

    也许古人活得比我现在更无聊。

    ………………………………

    第225日

    四周都闪着一排排的红灯。

    可能不是灯,看上去更像植物一类的。

    但是排列得这么整齐,也许是人为栽种?

    这么说来,记得本部有个被困在异空间的博士,和红灯说了将近六年话。

    说到底还是我觉悟不够吗。

    记得那个博士一直在重复他妻子的名字。

    我有什么名字好重复的吗……

    ……

    ……

    ……

    没有。

    既然没有,就重复自己的名字吧。

    orange.

    orange.

    澄澄。

    orange.

    橙子。

    橙色。

    橘子、柑、枳,甜的或酸的水果。

    今天吃水果拼盘吧。

    ………………………………

    第264日

    看到了熟悉的高楼。

    这次是回到我的家乡了。

    这样……

    大概也算回家了吧。

    如果我没有加入基金会,今天大概也就在城市的某个地方工作吧。

    今天是星期几来着……

    从第一天开始推算一下吧。

    似乎是星期六,那还不用工作啊。

    虽然世界上没有如果,但现在有足够的时间给我想象每一种如果。

    ………………………………

    第291日

    车窗外是某种矿石的洞窟。

    宝石在闪闪发光。

    这种其实并不多见。

    大部分时候只有黑漆漆的隧道,所以有光的情况已经是好的了。

    是好的了。

    虽然很想讲故事,但似乎我的故事都讲过一遍了。

    仔细看看,我也写了这么多字了。

    也许可以出版一本书什么的。这好像是我从小的梦想。

    也许我可以试着和第一天的我对话。

    虽然这样听起来很精神分裂,但总比没有指代的“你”好。

    你会怎么想呢?

    你变得更加多愁善感了吗?

    “这个样子,可不像特工啊。”

    这样的话?

    ………………………………

    第300日

    christina!

    是christina!

    我确实在进站的时候看到她了。

    不会错的。

    有希望。

    我快到家了。

    但是我不能在这里下车。

    不能……

    好吧,christina是我大学同学。

    挺要好的那种。

    她现在应该在高楼大厦里办公吧。

    不过有熟人,就意味着总有一天我能在地铁站遇到基金会的特工,或者其他什么人。

    至少传递一点信息。

    那我也就没白写了。

    努力写吧!

    今天久违地吃一次糖醋排骨吧。

    ………………………………

    第328日

    手表停了。

    ………………………………

    第334日?

    不行,完全分不清日夜。

    24小时。

    也许没到……

    也许只过了一两个小时。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要活下去啊

    至少你还有风景看,我们什么都没有

    才一年不到啊

    一年算什么呢

    ………………………………

    第……算它350日

    生日快乐,orange。

    第一次在地铁里过的生日,不过不是第一次自己过生日了。

    你还记得怎么说话吗。

    唱首歌吧。

    以后改用位置记录时间吧。

    时间也不重要了。

    ………………………………

    糖果桥

    经过了很长的斜拉索桥,看起来都是糖丝做的。

    这个似乎是第一次经过,不过食物相关的记录倒是有……

    我数数……

    50次以上了。

    还不想吃饭。

    ………………………………

    隧道

    黑的,没什么好描述的。

    连个灯都没有。

    也没有广告牌。

    ………………………………

    还是黑的。

    来跳舞吧。

    ………………………………

    成都

    看站名是成都地铁。

    虽然隧道依然是黑的,但是至少有种熟悉感了。

    仔细想想,基金会都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根本不算特殊吧。

    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但大概也就过了一年而已。

    一年对基金会来说算不了什么。

    大概也不会有人特意忘记我或者特意记住我。

    应该就是留在了档案上而已。

    不是特别有价值,也不是特别没有价值。

    ………………………………

    很长时间的停顿,不知道为什么。

    如果列车就这么永远不开了,或者车厢脱离了列车,停在了这样一个黑色的时空中。

    最好还是不要这样。

    虽然基金会一直在收容异常,但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

    曾经我认为我有觉悟从异常中保护普通人类,但直到来这里之前,我都没有真正认识到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觉悟。

    大家都是人。

    有的人也许能在异常中坚持5年、10年甚至不知道多少年,但也有的人几个月甚至几天后就崩溃了。

    我从来不特殊。

    没有厉害的人厉害,也没有不厉害的人不厉害。

    但是要坚持。

    也许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普通的人生本来就没什么意义。

    列车开动了。

    大概真的有人在操作这个车厢吧。

    ………………………………

    1991

    这是第几次经过这个异常了来着……

    非常熟悉又非常陌生。

    曾经我的工作就和它有关,我也看到了很多同伴踏上了列车,然后就这么没了。

    不过多亏我们的努力,现在基本已经没有人误入这个奇怪的地铁站了。

    等等。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个地方不会有基金会以外的人员?!

    根据我的经验,列车应该会直接经过站台上方……

    我是不是可以直接把笔记扔下去,从而传递信息?!

    也许我有救!

    但更可能没有。

    世界上的每一个列车站点都有一个异常站台,找几本笔记无异于大海捞针。

    就算找到了,实际上依然没有办法定位我在哪里。

    就算找到了我,交接还是个问题。

    大概人生就是突然的希望和突然的失望吧。

    要习惯。

    不过笔记本也够多了,每次经过这个地方的时候就扔一批下去吧,也算是有点盼头了。

    再见。

    ………………………………

    并不是五彩斑斓的黑,是只有黑的黑。

    还好车厢里是有灯的。

    渐渐地和过去道别。

    扔掉了笔记本之后,很多以前经过的地方就再也没法回忆起来了。

    也许是好事。

    但更多的是坏事吧……

    盼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经过一次的1991,盼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同事们捡到的笔记本。

    这样的期望和幻想有什么差别。

    说到底,到底是什么还在支撑着我继续下去呢。

    作为特遣队员的责任感?

    看到其他人事迹的不服输?

    对于未来的期盼和好奇?

    还是单纯只是怕死?

    也许都有吧。

    但是无论哪种,我得坚强。

    我不能死。

    ………………………………

    橙星

    有生之年,终于又有异常地点让我感到惊奇了……

    列车在一大堆巨大的橙子之间挑来挑去。

    橙子就像极小的星球一样,有很多圆滚滚的生物生活在上面。

    橙子生活在橙子上?

    似乎有点奇怪。

    作为“orange”,这个地方也许和我有奇妙的缘分吧。

    吃水果。

    如果在这样的世界里吃水果,是不是会犯下和吃人一样的罪?

    ………………………………

    未来

    这地方是……是北京吗?

    但是长得不太一样啊。

    感觉多了很多高楼,而且一半城市居然被一个巨大的黑色天幕罩住了。

    而且北京没有轻轨吧……

    这到底是异常地点,还是未来?

    还是说,北京其实已经变成这样了?

    ………………………………

    数字之海

    周围都是飘荡着的字母,大部分不认识,少部分是阿拉伯或者罗马数字的样子。

    也许只是相同的符号,但是是不同的意思。

    朝各处看了看,似乎没有轨道。

    可能是电子列车或者虚拟列车一类的。

    与其思考“我是不是真实存在”这种问题,还不如多看几眼风景。

    反正也没有更多的事情能做了。

    在基金会里,我们主要是负责各种体力劳动的。

    绝大部分的机密信息,我们,或者很多普通的研究员,都是无从得知的吧。

    更何况基金会还有很多的普通员工。

    厨房啊、清洁啊一类的。

    还有前台公司的职员们,他们可能都不知道基金会是什么。

    以前很少从这样的角度看待基金会啊。

    好像一个巨大的齿轮,但是齿轮上的大部分人其实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默默地推着齿轮前进。

    也许我也该试试分析一下?

    不如说,已经试过很多次了,但实在是分析不出什么啊。

    ………………………………

    新兵训练营

    看起来是军队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机密线路,我就这么经过了。

    外面的“个体”看上去都是人,穿得也都有人样,暂时认为是正常世界吧。

    这辆列车大概率是物资运输的车辆,应该不是运人的。

    接受了现实之后反而就释然了。

    d级暂且不论,之前上车的特工们最后都怎么样了呢。

    是选择了孤独自尽,还是在某个不知名的异常地点下车了呢?

    至今想起基金会的忠诚度测试,还是有些成就感的。

    不过说到底大家都还是人啊。

    在没有交流的情况下可能很容易就走入了极端情绪。

    他们当时没有留下任何笔记吗?

    还是当时没有笔记,到我来的时候碰巧更新了?

    还是随着他们的离开,笔记也随之消失了?

    还是也许同样散落在不知名的地方了?

    至今为止,我已经提出了无数个我自己没法回答的问题了啊……

    ………………………………

    通感

    这一定是异常世界。

    虽然只是看着,但我似乎听到了什么音乐。

    鲜艳明亮的音符,而且散发着某种甜味。

    但是在这之后,又是无尽的寂寞吧。

    ………………………………

    指示牌

    指示牌的世界,所有的箭头都指向列车前进的方向。

    前后左右都是无尽的箭头。

    对我来说,就是无尽的下一站了。

    ………………………………

    黑,并且安静。

    但不是全黑。

    远处有微弱的黄色光源,但是开了有一段时间了,完全没有接近那个光源的意思。

    我的终点也像那个光源一样遥不可及吗?

    似乎并不是。

    开始接近了。

    列车在白黄色中行走。

    ………………………………

    又是一段全黑。

    没什么好写的。

    如果我是盲人,那我的这几年就只能在黑暗中度过了吗?

    每天听着车轮与轨道的摩擦声……

    虽然有些地方的车没有车轮,有些地方没有轨道,有些地方两个都没有,有些地方甚至没有实体的列车。

    不过如果我是盲人,甚至都不会加入基金会了。

    ………………………………

    墓园

    行驶得很慢的列车,四周是排列得很整齐的白色墓碑。

    上面的文字似乎不是现存文字……

    异常地点也会有墓碑吗?

    说到底,墓碑也是一种纪念碑,最终还是用于“纪念”某人的。

    有人会纪念我吗?

    我会纪念别人吗?

    有可能,这节车厢就是我的墓碑了。

    ………………………………

    一觉睡醒,又是无尽的黑暗。

    但是我有一种预感。

    可能是真的无聊太久了,听到列车的刹车声都觉得是改变的征兆了吧。

    ………………………………

    1991

    绕来绕去,总会重复经过一些地方。

    再次经过这里,也就意味着我又要和一些笔记说再见了吧。

    大概包括这本在内,正好写完了。

    不论是否能为他人提供帮助,不论是否能收容异常、保护人类,你就是你啊。

    所以再见吧。

    ………………………………

    根据笔记,可以得知特工orange正在积极寻找交接的方法,并且没有离开scp--797的意愿。

    f-庚午-66“六连星”将持续在scp--1991-2内部搜寻其他的笔记本;

    同时,基金会研究员正在拟定最快且隐蔽的与特工orange完成交接的方法,

    目前暂定为派遣特工在国内人流量较少的地铁站内对进站车辆打出特工培训时使用的手势,对外可解释为“大规模行为艺术”。

    ………………………………

    注:由于缺乏实验,目前未知若人类个体正好位于车厢入口处时会产生何种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