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玄海萍客游 > 第十一章 探子来报

手机端

第十一章 探子来报

    金沙镇,依旧黄沙漫天。

    一头红隼在半步多客栈上空盘旋一圈,然后发出一声啼鸣,猛的俯冲而下,却稳稳的落在了客栈后院的石磨之上。

    老板娘花掌柜听到动静,快步走进后院,也不惧怕这飞鸟猛禽,走上前去,轻抚红隼头顶,红隼眯起眼睛,一脸享受之色。

    随后,花掌柜在红隼脚踝处摘下一条白色丝绢,丝绢展开,上书密密麻麻的小字,花掌柜微微一笑,细细的品阅起来。

    良久之后,花掌柜将丝绢收于怀中,藏于那破涛汹涌之间,重新轻点莲步,走回大堂。

    “那少年郎,有消息了?”柜台后,看似一直在眯觉打盹儿的孙先生,难得的主动出言问道。

    “有点消息。”花掌柜来到柜台前,说道:“和你相识这么多年,也不见得您对哪个浮萍客如此上心呢。”

    孙先生摇了摇手中那带着缺口的破纸扇,轻声说道:“好奇而已,老夫总觉得,那少年郎不简单啊。”

    “确实有点意思。”花掌柜说道:“刚到边县,就惹上了麻烦,你可听说过那雪山派的韩博见?”

    孙先生轻轻点头,说道:“雪山派七代弟子中,算是有点名气的人物了,恐怕现在已经快到四品剑客之境了吧?怎么,那少年郎招惹了他?”

    “算是吧。”花掌柜狡黠的一笑,没有说明那场闹剧的具体因由,继续说道:“老孙你猜的没错,那韩博见确实施展出了一窥四品之相的一剑,你猜阎九怎么着?”

    “阎九胜了。”孙先生不假思索的答道。

    花掌柜撇了撇嘴,本来还想卖个关子,却被这孙先生一语道破了玄机,顿觉索然无味,继续说道:“轻描淡写的就给破了,就像玩小孩儿过家家一样,又是只用了一招。”

    “料到了。”孙先生微微睁开眼睛,说道:“若那少年郎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当时也不能让了梁忠五十多招都未出手,最后只还了一刀便斩了那梁忠,也不可能信誓旦旦的去取那号称一剑破百甲,成名多年剑客的项上人头。”

    “还有更奇的事儿呢!”花掌柜说道:“那同是雪山派的白若梅你肯定是知道的。”

    “这个自然。”孙先生说道:“这小妮子有些悟性,又爱剑如痴,如果再多点福缘,过个十年之后,江湖上恐怕在剑道一途的造诣上,无人能出其左右了,就怕那雪山派误人子弟,自认百年名门,只懂得一味的墨守成规,耽误了那妮子的大好前程啊。”

    “你对这白若梅的评价还真高。”花掌柜说道:“白若梅竟看出了,阎九那一招并非刀法而是剑法,当时就连我,可都是琢磨了好几日,才反应过来的呢。”

    孙先生呵呵一笑,说道:“你平日里又不使剑,也不钻研此道,自然很难看出,那小妮子可不一样,然后呢,他们二人之间,又发生了什么?”

    花掌柜呵呵一笑,说道:“也不知道那白若梅怎么想的,竟然主动和阎九定下了一个什么三年之约,说是三年之后,阎九若使剑胜了她,她就要嫁给阎九,你说这白若梅是咋想的?就算大姑娘突然情窦初开,也没有这么主动的吧。”

    “哦?”长相刻薄的孙先生,难得的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说道:“那些天才的想法,总和常人有些不同,可能是白若梅自认剑道一途同龄人里再无一人可与之相较,却突然冒出了一个年纪小上自己,剑术却不差自己分毫的小子,有些动摇了吧,但是究竟是否还有其他原由,那就只有那妮子自己知晓了。”

    说到此处,花掌柜捧腹大笑,豪放之极,说道:“结果,那阎九被这白若梅吓得抬腿就跑,头都不敢回,那叫一个狼狈,倒是让我挺解气……”

    金沙镇这边烈日当头,黄沙漫天,京城上空,却是一片阴霾的天气,乌云压顶,昏暗无比。

    一座红漆高墙的宏伟府邸之内,后花园满塘荷花争香斗艳,虽没有那“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怡人景象,但是即便在这样的天气下,也会让人驻足停留,想要多欣赏几眼。

    一名头顶玉冠的华衣男子,三十多岁的年纪,站在这荷花塘中九曲十八弯的白玉桥上,手中握着一只金盏,盏中美酒胭脂般的鲜红。

    华衣男子身处于这满堂荷花之中,品着最极品的陈年女儿红,脸色却如这天气一般的阴霾,微薄的嘴唇轻抿,嘴角向下弯出一个弧度,尽显刻薄狠辣之色。

    这时,一名身穿灰袍的老仆,弓着身子,快步朝着那华衣男子跑来,体态虽老,步伐又快,却没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灰袍老仆快步来到华衣男子身侧,躬身跪下,态度恭谨,轻声说道:“启禀王爷,探子有消息来报。”

    华衣男子眉头微锁,冷声说道:“说。”

    灰袍老仆说道:“七……”

    “叫他老七!”华衣男子脸上阴霾之色更重,打断老仆的话。

    “是!”灰袍老奴赶忙叩首谢罪,继续说道:“老……老七他在边关边镇,又结识了一名刚刚踏入江湖的年轻侠客,两人相谈甚欢,似乎一见如故了。”

    “哦?”华衣男子呵呵冷笑,说道:“谈了什么?”

    “不知。”灰袍老仆似乎很害怕主子嗔怒于自己,把头压得更低,说道:“老七身边带着梨花丫头,寸步不离,探子不敢靠得太近,怕露了马脚,所以听不清他们聊了什么。”

    “废物,区区一个小丫头,你们竟然一点办法没有。”华衣男子冷哼一声,不悦的一甩袍宿。

    灰衣老仆浑身发抖,赶忙解释道:“那梨花丫头,确实是一个扎手的点子。”

    “行吧。”华衣男子似乎也了解那梨花丫头的手段,并没有紧抓着此事不放,继续问道:“老七怎么盯上他的?”

    于是灰袍老仆,从雪山派马踏闹事开始讲起,细节一丝不漏,一直讲到那被称作老七之人,佯装被强盗打劫,与那名为阎九的少年相识相伴。

    “那小子的来历,查了没有。”听完老仆的叙述,华衣男子皱了皱眉头,又问道。

    “有。”灰衣老仆道:“是来自关外大漠金沙镇半步多的杀手,不过似乎刚踏入江湖,便进了这个行当,也还是个新人,他这一次是要前往鄱阳湖,取那刘玉亭的首级。”

    “呵呵。”华衣男子一脸的不屑,道:“小小的半步多,才刚刚冒头几年,这胆子却越来越大,什么生意都敢接了,那在此之前呢?那小子不会是打石头里蹦出来的吧?”

    “不知。”灰衣老仆道:“就连半步多的人,也不清楚那少年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似乎他们也在查,也是毫无所获。”

    “神秘的少年郎?”华衣男子这次倒是没有责怪手下办事不利,江湖中本就多神秘人士,有些人的家世背景,还真不是随随便便想查,就能查得到的。

    灰衣老仆点了点头,道:“没错。”

    “没关系。”华衣男子思索了片刻,冷笑着说道:“一个初踏江湖的穷小子,能掀起多大的浪花?就让老七在那自顾自的耍猴吧,我现在更在意的,是老大那边,他到底藏了多大的底蕴,给我彻底查清,这才是当务之急!”

    “是!”灰袍老仆再次埋头叩首应道,这才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华衣男子阴深深的一笑,看着阴霾的天空,杯中酒一饮而尽,阴恻恻的说道:“这天下,是我囊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