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玄海萍客游 > 第十四章 雪山巅,仙子入侠

手机端

第十四章 雪山巅,仙子入侠

    昆仑山,玉雪峰,积雪覆盖,似银装素裹,山腰之间,祥云做玉带,此为雪山派的禁地,至于因为什么,门下弟子也说不清道不明,这其中缘由,只有雪山派的掌门人才有权知晓。

    能踏入禁地的只有两个人,一个自然是雪山派的掌门,而另一个便是雪山派掌门的亲传弟子,也是下一任掌门的继承人。

    白若梅傲立玉雪峰之巅,遮颜的白纱已然摘去,风华绝代真好似那天外飞仙,仿佛世间再无任何一个词汇,可以形容出她那倾城的容颜。

    白衣翩翩,依旧如雪,正如那出水芙蓉,正如那雪中盛开的天山白莲,出尘不可方物。

    白若梅微闭着那双迷人的清冷眸子,长长的睫毛翘起,有雪花沾染其上,好似也被这少女的盛世美颜所吸引,久久不愿随风而去,亦不愿化为雪水,只求可以多贪恋一时的人间。

    银鞘中所藏之剑名为断情,剑已出鞘,紧紧的攥于白若梅的手中,那白皙纤细的手紧紧的握着剑柄,手指关节更显的苍白了几分。

    然后,白若梅朝着前方挥出了一剑,本是朴实无华,看似平平淡淡的一剑,无声无息。

    可是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剑,那已连绵了三天的昆仑漫天飞雪,在这一刻猛然定格于空中了片刻,紧接剑气纵横几十丈,狂风掀起飞雪,如白色巨浪,卷向山巅前的万丈深渊。

    这一刻,白若梅,终是一剑入侠境!

    可是,终于突破了四品剑客的巅峰,挥出侠境一剑的白若梅,脸上,却并无惊喜可言。

    相反的,白若梅叹了口气,柳叶秀眉微锁,她这一剑,并不完美。

    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少年郎,他那略显阴柔的相貌,仿佛是在梦中见过。

    但是,让白若梅真正记住少年郎的,却是那少年郎曾经在她眼前挥出的一刀。

    那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刀,少年郎用的是刀,可是那一刀中却饱含剑意。

    武道大成者,往往返璞归真,一招一式出手的那一刻看似简单低调,毫不张扬,但是内涵的威力却足以惊天地而泣鬼神。

    少年郎那一刀,准确的说是一剑,看似轻描淡写,随意施之,威力也不甚巨大,但白若梅自小苦研剑道,又有傲人天赋,却是看得清楚。

    那少年郎偏偏用这最小的力道,只攻了一点,一点正中玄机处,破了师兄那四品之相的长虹贯日般的一剑,并顺势划伤了师兄的手腕,夺剑在手。

    白若梅扪心自问,自己虽也可以简单的破去师兄的那一剑,但是却无法做到像那少年郎一般收放自如,就算再小心翼翼,至少也要断去师兄的一臂。

    “我……不如他……”白若梅幽幽自语,原本认为同龄人中,剑道一途,再无一人可出其左右,但是那少年郎,似乎比她还要小上两岁。

    白若梅的心乱了,那如万年冰山一般的心动摇了……

    “阎九……我再苦修三年,三年后,你又会进境到一个何种的境界?”白若梅苦笑,对着寒风中的飞雪问道。

    “若梅……”这时,一名白袍妇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白若梅的身后,妇人四十多岁的年纪,脸上已留下了点点岁月的痕迹,不过依旧可以看出,年轻时也是一位风华绝代的美人。

    妇人面目慈祥,轻轻的呼唤着白若梅的名字,白若梅这才浑身一抖,回过了神来。

    “师父……”白若梅低头轻语,那原本总是一副清冷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如若小孩子做错了事情,被家长发现时的扭捏表情。

    “你有心事?”这妇人,正是白若梅的恩师,雪山派第六代掌门人,早在五年前,便已入了七品剑尊之境的萧华。

    据说,萧华年轻时,便是一位在江湖上声名大噪的女侠,并且面容娇好可人,曾有无数江湖才俊,为她神魂颠倒。

    但是萧华却说,自己早已心有所属,至于心之所向,却从未对人提起,成了当时江湖中流传最广,最想为人所知的秘密。

    有人说,萧华的心上人,乃是当时名声甚响,年纪刚过三十,便已达七品尊境,手持宝刀夺爱,横刀斩断庐山瀑布水,让诗仙立白口中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也要歇一歇的刀尊乐逍遥。

    也有人说,是那远在边疆,胯下赤兔汗血马,手持大戟,一人独骑冲进北蛮十万铁骑大军之中,杀了七进七出,斩杀万人,却狂笑而回,血染征袍透甲红,再现三国当阳一战,让北蛮铁骑再不敢压境的万人屠大将,当世霸气第一人的二十八岁的枪尊吕良。

    甚至还有人猜测,萧华的心上人,是一位从未在江湖露面,机缘之下巧合相遇,可以独剑杀蛟斩龙的年轻蜀山剑仙。

    总之猜测众说纷纭,可是全都没有得到萧华的认可。

    直到萧华三十岁时,依旧未嫁,并接管了雪山派的第六代掌门,之后,虽未出家入道,但是却好似真的看破了红尘,不再提那男欢女爱之事,说是红尘已无她,准备孤独终老了,最大的心愿,就是培养出最优秀的下一代,将雪山派发扬光大,推至历来的巅峰!

    而白若梅,就是萧华在茫茫人海之中,选中看中的天之骄子般的传人,是雪山派的希望所在。

    不得不说,萧华是个严峻认真的掌门人,自从接手雪山派掌门大任之后,一直冷脸对人,或许白若梅平日里那性子,也是随了她。

    但是,萧华唯有看着白若梅时,那冰冷的眼神才会融化,总是透着一股长辈的慈爱,因为这个弟子,自入雪山派以来,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

    但是,这个弟子最近似乎便了,三个月前,为了让已达四品剑客巅峰半年有余,却始终再无进展的白若梅突破瓶颈,便让其下山游历,身在江湖,定能有所感悟,这是突破瓶颈的关键所在。

    可是,当白若梅重返雪山派,萧华便发现,这个心爱的弟子那总是充满坚定信心的眼神中,有了一丝的动摇。

    萧华虽然孤独终老,一生无依无靠,但是她自己知道,自己是个过来人,最容易让这个年纪的男女动摇的,究竟为何物,一个字情!

    所以今日,萧华本打算和爱徒白若梅聊聊心事,想尝试可否解开这名孤傲又执拗的爱徒的心结,便见证了白若梅一剑入侠境的一幕。

    心虽乱了,但是却更努力,感悟也更多了,萧华苦笑,这一次白若梅下山的遭遇,她在韩博见那里有了详细的了解。

    萧华不像先代的掌门长老一样,都是一些冥顽不灵的老顽固,她明白少女心性,硬要让她放下,只会让她更加的迷茫,有些事,只有经历过,然后幡然醒悟,才是最好的结果。

    只是也不知道,这对于白若梅来说,那个叫做阎九的少年郎的出现,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萧华甚至有些好奇,为了这三年之约,这一向倔强的爱徒,到底可以成长到什么地步,而那阎九,是否真敢应战。

    江湖儿女江湖事,唯在江湖判对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