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玄海萍客游 > 第十六章 刀剑寒,青衫墨袍

手机端

第十六章 刀剑寒,青衫墨袍

    决战之刻,阎九依旧一叶孤舟,来到望湖楼楼下。

    而这一战的消息,却不知是谁传出了风声,望湖楼这片水域之上,竟然停留了无数小舟,贫民百姓有之,达官贵人有之,自然还有很多过路的江湖客人,全来凑个热闹,想看看江湖高手之间的对决。

    李羡仙所乘花舫之浮夸最是惹眼,黄衫梨花已然痊愈,俏立在自家主子的身旁,却比那花坊更加夺人眼球,不少公子哥儿,都朝着这边投来艳羡的目光。

    李羡仙皱了皱眉头,怨道:“怎么这么多人?谁走漏的风声?”

    黄衫梨花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而阎九低头冷笑,看来自己所料没错,这刘玉亭定已突破四品巅峰,想借此一战,再次名动江湖,向江湖中人告知自己已然踏入侠境一事。

    五品侠境,登堂入室,可以自称位居当世高手一列,但是,少年郎阎九却是全然不惧,抬头望向已经立于望湖楼之巅的刘玉亭,傲声道:“在下阎九,借君人头一用!”

    “好狂妄的少年!”刘玉亭仰天狂笑,但听得呛啷一声,腰间三尺青锋陡然出鞘,遥指阎九。

    刘玉亭,如当年一样,仍喜穿墨色长衫,依稀还是当年那个孤身一人单挑蛟龙寨的刘玉亭,狂傲之色不减当年。

    但是这些年他的所作所为,却没人再如当年一般,还会觉得他是一个孤高自傲,风流潇洒的侠士。

    鄱阳湖域老百姓,甚至包括那平日里一直把刘玉亭当成祖宗看的蛟龙寨,都希望今日那少年可以一刀斩下这刘玉亭的人头。

    蛟龙水寨的至高点上,寨主陈蛟抚摸着那被刘玉亭一剑削去了左耳所留下的丑陋疤痕,时至今日,想到当时的情景,依旧嘴角抽搐。

    陈蛟看着湖面楼顶遥望对峙的二人,一脸的阴霾之色,这些年来,虽然对刘玉亭一直卑躬屈膝,但是心中的恨意,只增不减。

    今日,终于有人敢来找这好似鄱阳湖龙王爷的人物的麻烦,但可惜的是,只是一个十六七岁,年少轻狂的少年郎。

    别人不知道,他陈蛟龙可是一清二楚,刘玉亭这几年看似养尊处优,挥霍无度,但是即便这样,也没有一天放下过手中的三尺长剑。

    刘玉亭的武学修为这几年来突飞猛进,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境界,就在两个月前,陈蛟曾经无意间瞥见,深夜无人之时,刘玉亭湖中舞剑,踏波而行,最后刺出了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剑。

    当时陈蛟真可谓是吓得肝胆俱裂,连滚带爬的跑回山寨,很怕因为偷看到了那刘玉亭隐藏了多年的一剑惹祸上身,心里也是知道,这削耳之仇,恐怕今生难报了。

    就在这时,望湖楼顶,刘玉亭冲天而起,身子在半空有如那展翅高飞的雄鹰,忽然俯冲而下,手中三尺长剑直取湖中舟上阎九。

    刘玉亭手中所使,虽是那看似轻薄的长剑,但是此剑一出,身前三尺,隐隐被淡青色剑气包裹,破空之声更是震耳欲聋,好似龙吟。

    三十六式苍龙啸,刘玉亭的成名剑技,迎合天罡之数共计三十六式,此剑法讲究的就是每招每式都是霸气无比,每剑刺出,剑锋破空,都好似苍龙咆哮,震人心魄,另人胆寒!

    阎九脸上笑容不减,但是眼神中却闪过一丝的凝重之意,这刘玉亭却是和这之前所败之敌有着天壤之别,不是自己随意托大,都能一刀斩下的对手。

    剑未到,而剑气先至,俯冲而下的刘玉亭距离阎九虽然还有丈许,阎九便已双脚轻点小舟,拔地而起,而湖面小舟却是纹丝未动。

    “好俊的轻功!”观战人群之中,不少江湖人士,不禁拍手叫好。

    可是叫好之声未落,只听咔嚓一声,小舟轰然炸裂,无数碎片飞向几十丈外,就连舟下湖水,都被斩开深越数丈的一线,向着两边掀开道道浪花。

    阎九身在半空,腰间单刀出鞘,向着身下劈去,却不似刘玉亭般霸道无比,这一刀无声无息,好似清风拂柳叶,划出一道柔美的弧线,好似那当空的一弯新月,正是在那斩龙峡畔,斩了四品巅峰船夫的那一刀。

    刘玉亭剑尖在湖面上轻点,借着这细微的力道,整个身子紧贴着湖面横向窜出,迅捷无比,而本就还未完全平息的湖面,却又因为阎九这看似悄无声息,却内含霸道暗劲的一刀,再次塌陷,然后一道接着一道的浪花再次翻滚而起。

    “好!”远处浮夸花舫之上,李羡仙站在花舫船顶,扯着嗓子拍手叫好,连蹦带跳。

    虽然他不学无术,但是只见刘玉亭虽然躲过阎九那如新月一般的快刀,可是身子距离湖面实在太近,掀起数道浪花难免的打透了刘玉亭那一袭墨色长衫,躲闪身法虽然潇洒飘逸,但是结果却有些狼狈。

    见到友人占了上风,李羡仙表现的真是比自己斩了刘玉亭还要激动,行为夸张,险些从花舫之上跌落水中。

    幸而黄衫梨花在旁,伸手扶住自家主子,微微一笑,说道:“少爷您先别激动,好戏还在后头呢,这两个人现在只是相互试探,都没动真格的呢。”

    “这还没动真格?”李羡仙皱了皱眉头,一脸诧异的说道:“都这阵仗了,还只是试探?”

    黄衫梨花点了点头,说道:“五品侠境高手的一战,怎么可能就这点声势。”

    “五品?”李羡仙惊道:“你是说,阎小哥儿和那刘玉亭,都已入了五品?”

    李羡仙有些不信,他游历江湖已然有些时日,见过不少大场面,虽说就在不久之前,阎九只一刀就劈了那四品巅峰的老人,但是李羡仙却也明白五品和四品之间,可不只是这一刀是否可以斩杀的差距。

    “没错,最少五品……”梨花却很肯定,幽幽的说道,目不转睛的观战,很怕错了一丝一毫的细节。

    之前与那船夫老人,让梨花受了重创,也是让她明白了凭着自己的斤两想要护好主子,还远远不够,她还需要磨练,还需要提升自己的武学修为,品观高手一战,那所感悟到的经验,必定会让自己受益匪浅。

    说话之间,远处刘玉亭与阎九二人,在那船顶湖面之上,已经过了不下二十余招,前者手中三尺青芒纵横夺目,一声声龙吟破空,连绵不绝,而后者身法飘逸,穿梭于漫天飞舞的剑光之中,形如鬼魅,自那当头一刀之后,便再未出手。

    片刻之后,阎九与刘玉亭二人在这看似精彩激烈的缠斗中突然分开,然后各自施展飘逸轻功,青色长衫踏波而行,然后再次冲天而起,墨色长衫一艘艘乌篷船上轻点,最后也是跃上半空。

    果然正如梨花所说,阎九与刘玉亭二人只是相互试探,一齐稳稳的落在了望湖楼之顶,再次遥望对峙。

    刘玉亭并不在乎浑身打湿了的衣衫,和那挂满了水珠的长发,神色依旧信心十足,说道:“怎么,你就只有这点斤两?”

    阎九微微一笑,不知何时已经收刀入鞘,却反问道:“那么,你也是只有这点斤两?”

    “怎么?”刘玉亭冷笑着说道:“我这三十六式苍龙啸不够?”

    “不够。”少年郎阎九微微摇头,说道。

    “哈哈!”刘玉亭再次猖狂大笑,笑声响彻整座鄱阳湖,然后仿佛是对着整个江湖宣布一般,大声说道:“好!那我今天就让你再见识见识,我刘玉亭的第三十七剑!”

    话音刚落,刘玉亭脸上神色,忽然肃穆了起来,再没有了之前的狂傲,而是呈现出了一种他的脸上从未向外人展现过的认真内敛。

    而他手中那三尺长剑,开始发出了一阵阵低沉的嗡鸣,与那之前一声声的龙吟相比,真有如虫叫。

    这一刻,阎九也好,李羡仙也罢,鄱阳湖域观战的所有人,全都感觉到空气忽然变得凝重,而一股并不张扬的杀意,却如针般,刺入每一个人的心中。

    “三十七式,苍龙出海,天地寻踪!”紧接着,刘玉亭忽然大声喝道,这一瞬间,眼中精光盛气凌人,朝着阎九,第一次在世人面前,刺出了他这踏入五品侠境的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