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玄海萍客游 > 第十八章 蛟龙寨,一夜血成河

手机端

第十八章 蛟龙寨,一夜血成河

    “这个……这个给你。”小女孩儿见阎九看着自己,也不说话,才怯生生的小声说道。

    “给我?”阎九表情诧异,问道:“为何?”

    “因为……因为……”小女孩眼圈越来越红,终于那满眼的泪光夺出了眼眶哭了起来,可也就更讲不出只言片语了。

    阎九更是手足无措了,赶忙看向李羡仙,希望他能出言帮忙,帮助自己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李羡仙却摇头一笑,平时爱说爱闹的他,此时出奇的选择保持沉默了。

    “这妮子胆子小。”好在,这时那撑船的老人开口了,也不劝说那跪在船板上哭泣的小丫头,却对阎九说道:“她是我的小孙女儿,本来还有一个大她七岁的姐姐,从小最是疼她。”

    说到这里,撑船老人叹了口气,继续讲道:“只可怜我那大孙女生得太过俊俏,就在去年,被那蛟龙寨掳了去,过了五天,才放了回来。”

    蛟龙寨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这两天阎九已经有所耳闻,也知道这撑船老人的大孙女被掳进寨中,必会经历一番惨无人道的折磨了,可是却依旧不知,这究竟又与自己何干。

    那撑船老人继续说道:“我那大孙女被放回来的时候,已然疯疯癫癫,痴痴呆呆,过了不久,便跳了河寻了短见,在头跳河之前,却是有路过的人听见,她口中大喊,刘玉亭,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撑船老人说到这里,那年近七旬的身体也颤抖了起来,不禁哽咽,继续说道:“可怜我那大孙女,也可怜那傻儿子,一怒之下竟然去找那刘玉亭理论,结果被那刘玉亭一剑斩去了人头,随着我那大孙女儿去了……”

    “谢谢大哥哥给我爹和我姐姐报仇。”这时,那小丫头总算是强忍住了哭泣,手中竹篮举得更高,朝着阎九递了过去。

    这时那撑船老人继续说道:“我年纪大了,家里主心骨的儿子又是早死,家里实在是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这些莲藕,是刚在湖边所摘,很是新鲜,我也知道这礼物真的太过寒酸了,但是却拗不过这小妮子,她非要将这篮子莲藕送与恩公才行。”

    “恩公收下吧,这莲藕可甜了!”小丫头接过爷爷的话,说道。

    看着这一对贫苦爷孙的真挚眼神,看着那小丫头高举竹篮那因为吃力而不住颤抖着的纤细手臂,看着竹篮中莲藕根根饱满,并认真洗过没有沾染一点泥沙,阎九心中忽然一震。

    我本不愿为世人所想,只为自己,而却有世人真挚所念,阎九感觉心中升起一股愧疚。

    可是,那天真水灵的小丫头,那一脸感激又期待的神色,阎九无法将自己真实的想法说出口。

    阎九探出那手握单刀时稳如泰山的手,此时此刻竟然有细微的颤抖,从竹篮子取过一根莲藕,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我吃不了这些,要这一根就够了。”

    “恩公不喜欢?”小丫头眨了眨眼睛,问道。

    “喜欢。”阎九微微一笑,将莲藕放在唇边,狠咬了一口,确实又脆又甜,然后说道:“好吃,只是我吃的少,给我多了也是浪费,这就够了。”

    小丫头这才展颜欢笑,那笑容无比天真烂漫,就仿佛初春那融化冰雪的第一缕朝阳,阎九的心,也有些化了。

    老头子口中所说的江湖,真的就是自己今后要走的江湖么?

    阎九动摇了,自己踏入江湖为了什么?

    只为了争那比天还高比海还远的天下第一,在老头子面前争口气?为了答应老头子的那四件事?为了可以带着城里的那些人有朝一日重返故乡?

    可是如今的世道,重返故乡又如何?能快快乐乐逍遥自在的安生过活?又能见到多少如小丫头这般天真无邪的真挚笑脸?

    似乎,江湖不应该是老爷子口中所说的江湖,世道也不应该是如今这般的世道,阎九忽然产生了这样的质疑。

    但是,阎九到底想要的是怎么样的一个江湖,和怎么样的一个世道,他还是不甚清楚,路还漫长,还需要走走,还需要感悟,就像之前所说所想,自己的道还是需要自己踩出来,终有一天,可以弄得清楚……

    次日清晨,阎九、李羡仙一行人便离开了鄱阳湖。

    但是清早捕鱼的一些渔民,无意间发现,今日的蛟龙水寨,没了往日的喧嚣,变得寂静无比。

    有几个胆子大的,感觉奇怪,冒险靠近一探,却发现,蛟龙寨寨门大开,寨主陈蛟的人头,高悬于水寨大门之上!

    而蛟龙水寨之中,已经没有了一点生气,隔着大门向寨内观望,到处都是或是身首异处,或是残缺不全的盗匪尸体!

    这几个渔民胆子再大,也顿时吓得屁滚尿流,自打爷爷那辈子开始,也没见过这般的场面啊,赶忙跑去通报了官府。

    起初,官府还有些不信,可等派了人前去查看,不禁大惊失色。

    一夜之间,蛟龙水寨包括寨主陈蛟在内,一共四百六十七名盗匪,几乎被人斩杀殆尽,蛟龙寨中的惨状,血流成河,真好似人间炼狱一般!

    侥幸活下来的,不过寥寥数人,也全都四散奔逃,估计就算来世,也不敢再重新踏进那鄱阳湖水域半步了,以免回忆起那一夜杀神降临的恐怖景象。

    不久之后,便有传言流转而开,说是在那一夜,有一青衫少年郎,如天神下凡一般,忽然出现在了蛟龙水寨。

    少年郎二话不说,手中一把单刀,就如切菜砍黄瓜一般,在那蛟龙水寨之内大开杀戒,毫不留情。

    而在混乱之中,逃出来的一众盗匪,却又在水寨门口,遇到一叶小舟拦路,小舟之上,俏丽一名黄衫少女,少女手持两把匕首,出手同样狠辣无比,刀刀夺人性命。

    就这样,横行了鄱阳湖近十年,让老百姓饱受欺凌的蛟龙水寨,在一夜之间,彻底覆灭,江湖也好,世间也罢,从此往后,将不会再有蛟龙寨这个名头了……

    昆仑山,玉雪峰,那素裳胜雪人如玉,足可倾国倾城的白若梅,依旧手持长剑,俏丽在此峰之巅,就仿佛这些时日,从来没有移动过脚步。

    长剑虽名断情,白若梅练剑之努力,更胜从前,可是这手中断情,真的能挥剑斩情愫?

    白若梅,越发的不懂了……

    不知何时,雪山派掌门,白若梅的恩师萧华,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白若梅的身后,轻声说道:“鄱阳湖畔,那号称一剑破百甲的刘玉亭,入了侠境。”

    “哦。”白若梅点了点头,但是,他对这刘玉亭不敢兴趣,就算是突破了六品,七品,与自己也不甚想干。

    “不过……”萧华知道自己这爱徒的清冷性子,略带狡黠的一笑,继续说道:“可是这刘玉亭,刚亮出那入侠境的一剑便败了,还身首异处被人割了头颅,而这斩杀他的,是一个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似乎叫做阎九。”

    听到恩师口中说出阎九的名字,听到阎九斩杀了已入五品侠境的刘玉亭,白若梅那纤细的娇躯猛然一阵,然后突然转身,对着师父说道:“师父,弟子要下山入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