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玄海萍客游 > 第二十六章 烟花柳巷,美人愁

手机端

第二十六章 烟花柳巷,美人愁

    荆州,曾经是个充满传奇色彩之地。

    战国时,楚文王曾迁都于荆州,都郢四百余年。

    又有东汉末年,天下大乱,后魏蜀吴三足鼎立,又曾三分荆州,乃当时军事之要地,遂关武帝镇守荆州十载,却因刚而自矜,最终大意失去荆州,归了东吴所有。

    而在本朝中期,由于荆州地处长江中部,乃是水陆行商毕必经之地,过往商贾颇多,曾一度繁华鼎盛,更设为南都,改荆州为江陵府,只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仅一年便罢都了。

    早年更有无数文人墨客,曾为这个传奇的地方提诗寄情,留下了诸如“荆州麦熟茧成蛾,缲丝忆君头绪多”、“所思竟何在,怅望深荆门”、“低回又作荆州梦,落日孤云始欲愁”等等惊世之佳句。

    而如今这个世道,荆州虽不复当年之繁盛,但毕竟底蕴十足,自要比其他同规模的城镇,还还要富饶得多,老百姓也算是安居乐业,就连城中的乞丐,也要比其他的地方看着丰满着一些。

    正所谓香帏风动花入楼,高调鸣筝缓夜愁,夜色虽已深,荆州城中最大的青楼醉梦坊却依旧灯火通明,越是入夜,越是他们生意最是红火的的时候。

    在醉梦坊三楼正中,那间最阔气最豪华的雅间之中,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华衣男子,正喝着最上好的女儿红,看着不远处,一位身着白衣的女子舞剑。

    女子相貌娇美非凡,体态婀娜,虽然出招动作缓慢,切一招一式都不甚高明,但动作却是飘逸柔美,真如仙子舞剑,让人心醉。

    华衣男子眯着眼,一脸陶醉的看着女子,不过忽觉该女子神情虽然温婉,但是眉宇之间却隐隐露出愁容。

    华衣男子皱了皱眉头,一脸的扫兴之色,说道:“怎么,给本公子舞剑,你不高兴?”

    女子停手,背剑而立,婉约一笑,说道:“一介沦落烟花之地的女子,命苦得很,这世上对小女子来说,哪有什么高兴或是不高兴,总是要挂着笑脸迎人的。”

    “那我换个说法。”华衣男子呵呵一笑,说道:“本公子找你作陪,你不高兴?”

    “也没什么不高兴。”白衣女子说道:“陪公子你也是陪,陪那些自命清高的文人雅士也是陪,就算是一个乞丐,他拿的起钱财我也是要陪的,这其中没有什么区别。”

    “你怎么能拿本公子和那些三教九流去比!”华衣男子脸上露出一丝愠色,说道:“我二十三岁之时,便以达四品剑客之境,如今二十六岁,已然摸到了五品侠境的门槛,像我这个年纪能到达如此武学修为的当今世上能有几人?怎能拿我和那些凡夫俗子相比?”

    “小女子不懂武艺,不懂得江湖,只知道习武之人不过都是一介武夫而已。”白衣女子全然不惧,脸上笑容依然,说道:“就算公子您以后真有多大的做为,哪怕争得了那天下第一,对小女子而言,也只是一位再寻常不过的,跑到这烟花柳巷之中寻花问柳的客人罢了。”

    “你……”华衣男子表情更怒,伸手抓住平放于桌上的长剑,说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你要知道,虽然你是醉梦坊的头牌,但是本公子当真杀了你,也没有一人敢说些什么。”

    “小女子当然知道。”白衣女子说道:“柳云飞柳公子的大名,在我们荆州城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就算是知州老爷见了公子您,都要客套两句的。”

    华衣男子柳云飞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你还敢如此跟我说话?你当真就不怕死?”

    白衣女子呵呵一笑,说道:“这个问题,柳公子已经问过我无数遍了,小女子的答案从未有变,倘若柳公子真的哪天受不住小女子这般,一剑将我的人头斩下,到时候我还真要谢谢柳公子你,让我离了这红尘,就算做个孤魂野鬼,指不定还更快乐些。”

    华衣男子盯着白衣女子不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的功夫,忽然收起了一脸的怒气,哈哈大笑,说道:“雪鸽啊雪鸽,为什么本公子我,偏偏就喜欢你这不食人间烟火,从不奉承人的性子呢?”

    被称作雪鸽的白衣女子呵呵一笑,说道:“那就要问公子您自己了。”

    柳云飞又是哈哈一笑,说道:“正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这偷么,不如偷不着,你越是不让我得到你,我偏偏越对你感兴趣,不过本公子想要的东西,便还从没有得不到的时候。”

    雪鸽说道:“那是自然,以柳公子的势力,想要什么,自然都是能要来的。”

    “不过对你可不一样,我得主动让你把身子给我,才能满足。”说到这里,柳云飞狡黠的一笑,又道:“我听说你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弟弟,叫做丁全?”

    听到弟弟的名字,雪鸽的脸上第一次泛起了异样的波澜,问道:“你怎么知道?”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柳云飞说道:“你到处拜托客人去帮你打探弟弟的下落,这又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啊,头些天,我家下人在四川那边带回来一个小伙子,二十岁左右的年纪,长得挺是俊俏,和你颇有几分相似,美中不足的是,左耳朵的后面,有拇指般大小的胎记,说是也叫丁全……”

    “他在哪?”话音未落,雪鸽便冲到了柳云飞的身前,紧张之色挂满整张俏脸,颤抖着声音问道:“你把我弟弟怎么样了?”

    “哦?”柳云飞呵呵一笑,说道:“看来,他还真是你的弟弟啊?我也没把他怎么样,我看这小子挺顺眼,便把他请到我的府上做个客,只担心我府上的那帮下人太过粗心,哪天在招待客人的饭菜里落下点什么不好的东西,唉,我一定让他们多多注意。”

    “你!”白鸽面容纠结,愤怒、紧张、担忧,各种色彩掺杂其中,一时语塞,竟说不出话来,最后只有两行清泪夺眶而出。

    柳云飞话中的威胁之意再是明显不过了,自己的弟弟已经掌握在了他手中,是生是死全凭对方的心情。

    “呵呵,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柳云飞说道:“我已经跟老鸨子谈妥,俗了你的身子到我府上给我做一房妾室,三天后便派人过来接你,到时候我们就是一家人,我是一定会保你弟弟周全的。”

    “你……”白鸽想要拒绝,他讨厌这个柳云飞,在她所有接待过的客人之中,最讨厌的就是这个仗着自己有一些手腕,在荆州城内横行无忌的柳云飞,这个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让她觉得恶心。

    好在,白鸽作为醉梦楼的头牌,一向只卖艺不卖身,这柳云飞虽然想要霸占自己很久,但也一直耐着性子没有用强。

    不过白鸽却是知道,这并不是柳云飞对自己的尊重,而是因为他本身的恶趣味,他希望自己亲自宽衣解带,主动爬上他的床铺,这样才能满足柳云飞那畸形的占有欲。

    没想到,今时今日,柳云飞似乎按耐不住自己的**,使出了这么卑鄙无耻的要挟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