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玄海萍客游 > 第三十章 杀人刀,救人剑

手机端

第三十章 杀人刀,救人剑

    醉梦坊位于荆州城内,最是繁华之地,三层阁楼雕梁画柱,围绕阁楼四周,人工开凿出一座环楼湖泊,唯有红漆拱桥,连通着醉梦坊大门与湖岸。

    天色渐明,醉梦坊中还在活跃的客人已然不多,喧嚣不再。

    雪鸽依旧坐在窗前,幽幽的望着窗外,桌子上的血迹,已经有人收拾干净,可破掉的窗子依旧随风轻摆。

    “小姐,早点休息吧。”像雪鸽这种头牌花魁,都有一个专属的贴身丫鬟,小丫鬟将披肩轻轻的搭在雪鸽的肩膀上,又道:“早晚很凉的,小姐别冻着了。”

    雪鸽轻轻的点了点头,忽然说道:“绿娥,你说柳……柳云飞他,真的会死么?”

    丫鬟绿娥顿时一脸的惊慌之色,小声在雪鸽耳边说道:“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说,不然走漏了出去,还以为柳公子被绑架的事情,和小姐你有关系呢。”

    雪鸽摇头苦笑,说道:“无所谓了,只要他真能死,怎么都好。”

    “小姐就这么恨柳公子?”绿娥说道:“他在你身上可没少大把的花银子,对小姐你也是痴情一片了。”

    “你懂什么?”雪鸽说道:“这就是男人的**,越是得不到的才觉得越好,也越想要占有。”

    “那岂不是全天下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绿娥说道。

    雪鸽点了点头,忽然又摇了摇头,说道:“以前我是这么觉得,但是或许我的想法是错的?”

    “呦?”绿娥说道:“小姐不会是看上哪家公子了吧?”

    “没有。”雪鸽摇了摇头,说道:“我见到一个人,我有一种感觉,他好像和我遇见过的那些臭男人,都不一样……”

    雪鸽刚说到这里,忽然一个身影从破碎的窗口外掠了进来,丫鬟绿娥不由自主的一声尖叫,便要跑出去喊人,结果被雪鸽一把抓住了胳膊,拦住了。

    因为雪鸽一眼便已经认了出来,这个从窗外闯进来的不速之客,正是那个扬言说柳云飞活不过三天的少年郎,这个身影,今晚不知道在雪鸽的脑海中出现了多少遍了。

    “是你?”雪鸽不由自主的站起了身子,竟然发现自己的心里有着一丝莫名的欣喜。

    阎九点了点头,说道:“没用三天,那个柳公子已经身首异处了。”

    雪鸽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何,他十分相信这个少年郎的话,毫无怀疑,但是,却也没有想象中的兴奋,或许柳公子是生是死,本就与她毫不相关,她希望柳公子死掉,只因为她的弟弟,现在,似乎一切都结束了,不对,要想办法把弟弟从柳公子的府中救出来才行,不然总是不安全的。

    “你就是为了来告诉我这些么?”雪鸽开口问道,心中有些忐忑,如果这个少年郎是专程为此事而来的话,是不是也就是说,对方心里也记挂着自己呢?

    “不是。”可是,雪鸽失望了,阎九说道:“我想问姑娘一件事,之前有人来找过柳公子,是么?”

    雪鸽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好笑,自己一介青楼女子,又有什么资格让人真心记挂,但是并无怨意,说道:“是的,我都是按照你的吩咐转达的。”

    “那个人长什么样?”阎九又问道。

    雪鸽回答道:“一个年轻人,二十来岁的年纪,长得挺普通的,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不好形容。”

    “是么……”阎九眉头微锁,看来自己将柳云飞绑架一事,不光是只有徐笑行知道了,这也就是说,很快的,幽冥宗那边就会开始调查此事。

    虽然江湖很大,但是像杀手组织,往往都会在江湖上遍布无数的眼线,就连小小的半步多似乎也是如此,并没有明面上看着那么简单,更何况那号称第一的幽冥宗呢。

    恐怕很快的,便会追查到这件事情与半步多和自己有关吧,不,这是一定的,那个姓林的,一定不是个寻常商贾那般简单,就算这件事没有任何的目击证人,或者消息走漏出去,当确认了柳云飞被杀之后,那个姓林的也一定会将这件事和半步多有关的线索,透露给幽冥宗知道的,这就是他的目的。

    这姓林的到底是什么人?难道说是那个刘玉亭的什么人,想利用幽冥宗给刘玉亭报仇雪恨?

    还是说,是半步多以前结下的梁子?只是因为自己接了这笔买卖,所以自己才是被无辜牵连其中的?

    “公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一旁雪鸽见阎九眉头紧锁认真思考的模样,忍不住开口问道。

    “没事。”阎九忽然想到,那这个青楼女子,帮着自己传话,是唯一亲眼见过自己的人,是不是也会被幽冥宗盯上呢?

    杀手组织,不是寻常的江湖门派,知道这女子与自己毫无干系,便不会过多追究,那幽冥宗可都是一些冷血无情,杀人如麻的家伙,毫无道理可讲,很有可能因为这一件事,也会牵连到这女子的性命。

    阎九并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是这件事却因自己而起,似乎不能不管。

    想到这里,阎九忽然对雪鸽说道:“姑娘,我带你离开这里,你愿意不愿意?”

    “啊?”雪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且阎九这句话说的实在太过突然,不禁傻在了当场,一脸的错愕之色。

    “不愿意我也不多强求,我是害怕姑娘你被这件事情所牵连,所以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该说的已经说了,阎九这么想着,如果对方不愿,那也不多勉强,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愿意!”可是,雪鸽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下来,说道:“从今以后,你去哪,我就去哪!”

    “呃……”看着雪鸽那一脸认真的模样,阎九有些不知所措,对方似乎误解了自己话中的含义,但是现在似乎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既然如此,那就不如将错就错,先带她离开醉梦坊,然后再另做解释。

    “那好,你快收拾一下,我这就带你走。”想到这里,阎九便如此说道。

    雪鸽点了点头,看向站在一旁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绿娥,柔声一笑,从头上摘下了一根金钗塞到了绿娥手中,说道:“绿娥,我们姐妹一场,现在我要跟这位公子离开这里了,我知道大娘会怪罪下来,不过你就说我是被那个劫走柳公子的人带走的,我想她也不会太多说些什么。”

    绿娥点了点头,眼圈有点发红,说道:“没事小姐,你走吧,这些年你带我一向挺好,不像别的小姐一样都会欺负我们这些丫鬟,我已经很知足了,大娘那边我会解释清楚,您就放心走吧。”

    雪鸽点了点头,忽然转过身子,朝着阎九跪了下来,又道:“这位公子,我希望你能再帮我个忙,那柳云飞掳走了我的弟弟,似乎就在他府上,我知道您是一位武功高强的大侠,能帮我把弟弟救出来吗?”

    “这……”阎九有些犹豫,事到如今,他不想再多生事端,不过也不好直接拒绝,说道:“我是一个浮萍客,也就是个杀手,专门杀人的。”

    “你武功那么高,柳云飞都不是你的对手,既然如此,也一定能救人的不是吗?”雪鸽两行热泪夺出眼眶,继续请求道。

    阎九忽然愣在了那里,低头看向自己腰间的佩刀,杀人的刀,也能救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