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玄海萍客游 > 第三十一章 少女心思

手机端

第三十一章 少女心思

    一个时辰,对于雪鸽来说,第一次觉得过得比一年还要漫长。

    阎九将她送到荆州城外的一片林子之后,便独自一人去柳府寻找她弟弟丁全的下落。

    雪鸽相信阎九不会言而无信,把自己扔在这里之后便从此没了踪影,只是如今天色已明,她十分担心阎九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应该没事吧。”回忆着方才阎九抱着自己,从醉梦坊三楼的窗户一跃而下,如神仙一般踏波而行,几个跳跃之间便稳稳的落在了湖岸之上,雪鸽喃喃自语着。

    “放心吧,他不会有事。”在雪鸽的不远处,站着一位年轻的白衣少年,语气冷漠的说道。

    “嗯。”雪鸽点了点头,看了白衣少年一眼,好漂亮的一个人啊,雪鸽自认为相貌出众,就算算不得是倾国倾城,但也可谓是沉鱼落雁之容了,但是与这个白衣少年一比,自己竟然觉得有些自惭形秽。

    “希望她不是一个姑娘家……”其实看到那位白衣少年的第一眼,雪鸽便有这种想法了,她真的很难想象,一个男人可以生得如此绝色,但是这人的气场却又让人不禁背脊生寒,不似女子那般柔情似水,又怀疑了自己的想法。

    “你喜欢阎九?”那白衣少年忽然开口问道。

    将近一个时辰以来,这个白衣少年一直闭口不言,面如寒霜,也不知道是不是等得时间久了有些无聊,忽然间找自己搭话,雪鸽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白衣少年冷哼了一声,重复着问道:“我问你是不是喜欢阎九。”

    白衣少年那令人胆寒的气场更甚,雪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看着少年锐利的眼神,小声说道:“我……我不知道。”

    曾经身为青楼女子的雪鸽,仿佛看破了生死一般,面对何等显贵,或是柳云飞那种骄横的恶棍,也不会趋炎附势,心生畏惧。

    但是如今的雪鸽却知道怕了,雪鸽也不明白这究竟是因为什么,或许就是因为那个叫做阎九的少年郎,将自己带出了那烟花柳巷之地,让自己有了归属感,和觉得可以珍惜的事物吧。

    雪鸽想好好活下去了,哪怕是在那个神秘的少年身边做个婢女,自己也是愿意的。

    想到这里,雪鸽的脸红了,她和那个少年郎才刚刚认识不到一日,原本对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彻底失望的自己,竟然有了如少女情窦初开一般的想法,这样雪鸽觉得有些害羞。

    “喜不喜欢,你自己不知道?”白衣少年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

    雪鸽不知为何这个少年要在这种**话题上与自己纠缠不休,不过一向心思缜密的雪鸽,很快便想到了答案,这个少年,是个姑娘。

    难道说,这个貌似天仙,即便打扮成男子模样,不施任何粉黛,也同样倾国倾城可称绝色的美人,是阎九的情人不成?

    那也不应该啊,如果二人真是情人关系,那阎九应该不会将自己从醉梦坊中带出来,还大大方方的领到伴侣的面前吧?

    想到这里,雪鸽深吸了一口气,挺起了胸膛,虽然自己相貌上和对面这个姑娘相差悬殊,但是这妮子明显是一个完全不懂得男女情事的小女孩,相较自己,自己也不见得会输给对方,便十分确定的说道:“喜欢!”

    “呵呵。”白衣少年,不,应该说是雪山派掌门人的亲传弟子,下一任雪山派掌门的继承人白若梅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喜欢他是你的事,我本不该管,但是有天他如果喜欢上你,我就杀了你!”

    “什么?”雪鸽从白若梅的语气之中,确实的感受到了杀意,这让她明白,白若梅的话并非玩笑,再次后退了两步,问道:“这又是为什么?”

    白若梅道:“这个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不用你抄心。”

    随后,白若梅便不再说话,可是雪鸽却更呆不住了。

    雪鸽现在明白了,这个姑娘应该也是喜欢阎九没错,也不知阎九是否知道此事,但是这个姑娘的性格似乎有些偏激,不能以常理判断。

    但是,雪鸽也并不打算就此放弃阎九,毕竟那是这世上唯一个,让自己觉得不一样的男人。

    雪鸽正自胡思乱想着,阎九的身影终于出现,背上扛着一卷棉被。

    “阎公子,我弟弟呢?”见阎九平安无事归来,雪鸽长吁口气,问道。

    “在这里面。”阎九呵呵一笑,将肩膀上的棉被放在地上展开,便从里面滚出了一个身材瘦弱的男子,又道:“他实在不听话,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硬绑他出来了。”

    “不听话?”雪鸽有些不解。

    阎九点了点头,说道:“我点了他的穴道,这会儿估计也快醒过来了,你们姐弟相见我便不再打扰了,我去林子外面转一转,有事你来找我就是。”

    说罢,阎九冲着白若梅点了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树林。

    此时天色已然大亮,阎九望着万里晴空之中,唯一的一朵云彩,忽然说道:“白姑娘,幽冥宗是个很麻烦的组织,你牵扯其中的话,很容易连累到你们雪山派的,你又何必淌这趟浑水呢?”

    白若梅道:“我是我,雪山派是雪山派,我既然已经入世下山,只要我不重返山门,我的所作所为,便于雪山派无关。”

    “可是这完全没有必要啊。”阎九说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都不怕,我又何惧?”白若梅说道。

    阎九叹了口气,之前便已劝过这白若梅和自己划清界限,以免受到牵连,可是白若梅这妮子倔强得狠,看来说得再多,也是无用了。

    白若梅又问道:“你喜欢那个青楼女子?”

    “啊?”白若梅这跳跃性的问话,让阎九有些不知所措,赶忙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说道:“当然不是,你也应该能想到幽冥宗的行事风格,如果她继续留在醉梦坊,肯定不得安生,毕竟是我把她牵扯其中,自然不能放着不管了。”

    “原来如此。”白若梅点了点头,忽然眼光如,一字一顿的接着问道:“那你可否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