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九龙吞珠 > 第140章 乔家的秘密(一不小心,今日又万更了!)

手机端

第140章 乔家的秘密(一不小心,今日又万更了!)

    “爷爷,就算你们把我囚禁起来,我也绝不能赞成与柳家作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更何况我们现在没有柳家的实力强。”

    将守听出,这是乔媚的声音。

    “乔媚!你还是乔家的人吗?我看你是让柳家那个叫将守的男人迷了心窍,都忘记自己是乔家的人。”

    将守微微皱眉,这是乔立斗的声音,看来他对柳家和自己的敌意是越来越盛了。

    “乔立斗!你胡说!再敢胡说八道,我现在就撕烂你的嘴!”乔媚被气的急眼了。

    “哼!”乔立斗不屑的哼了一声,转头看向首位,恭敬的说道:“爷爷,大姐她一直主张与柳家联合,但人家会真心与我们合作吗?没有利益的情况下,他们与咱们是兄弟,怎么都好说。一旦有利益冲突,柳家一定会视我们为豺狼虎豹!”

    乔媚被这个不争气,只会吃喝嫖赌的弟弟气的差点翻白眼,但却强压怒火,继续说道:“爷爷,柳家现在如日中天,风头正盛,我们乔家现在与柳家相争,必然讨不到什么好处,这是不明智的。我们为什么不能按照过去的做法,韬光隐晦,积蓄实力,等待时机呢?”

    “乔媚,你说的好听,过去张家是鹬,柳家是蚌,我们乔家是渔夫,但现在张家败了,只剩下柳家,我们再任由他们发展下去,只会羊入虎口,最后被虎吃掉,现在我们乔家的财务状况,已经足以说明了一切。”乔立斗继续说道。

    乔媚无奈的叹息一声,不得不说,乔立斗说的有几分道理,现在天海市的格局完全发生了变化,三大家族也变成了二大家族,并且照目前的形势看,不久之后,乔家连大家族的称号都会没有,变成一个普通的民营企业。

    乔立斗看着乔媚语塞,知道说中了要害,更是乘胜追击的说道:“之前,柳家不如我们有钱,我们尚且能有说话的余地,但现在唐如嫣加入柳家,柳家的商业更是蒸蒸日上,矿业,地产,都是印钞机,现在柳寒冰更是独家代理了刘氏医药,向着海外拓展,据说钞票数到手软。这次全球金融危机,我们乔家损失惨重,但柳家的医药版块丝毫没受影响,反而引大批资金进入他们那里,寻求避难。”说到这里,乔立斗也叹息一声,“如今我们乔家是地盘不如柳家大,钞票不如柳家多,人马更是比柳家弱上几个档次…”

    乔媚打断乔立斗的话,再次说道:“就算如此,我也不赞成请外人进来。琉璃国的人,大家都了解,无利不起早,奸诈狡猾,我们请他们进入天海市,乔家无疑成为了鹬蚌,不再是渔夫了。”

    “乔媚,你清醒一些,没有琉璃国,我们哪里还有这么大的资金收购商业?没有阴阳门人我们如何对付柳家的将守!并且,我已经与中川先生达成了协议,我为此口水不知说干了多少,嘴唇不知磨破了多少次!他答应我,帮助我们乔家再次成为天海市的霸主后,他们便会主动退出管理层,改为财务投资身份,由我们乔家继续掌管所有的产业!”乔立斗自信的说道,仿佛为了乔家,他付出了无比的艰辛。

    乔媚看着乔立斗,心里有说不出的可笑,乔家世代英明,怎么会有这样的天真的孩子,竟然相信琉璃国人,他们到时反悔怎么办?

    “乔立斗…”

    “好了,都不要吵了。”乔媚还想说什么,却被一个底气浑厚的声音打断。

    将守透过屋顶看去,是一个消瘦的老人,坐在长桌的首位。

    虽然没见过,但一定是乔家现在的掌门人,乔三了。

    老人左右环视一圈,说道:“相比于外面的困局,我更担心内部的乱局!你们两个是乔家未来的接班人,你们都相争不下,我们乔家还能谈什么未来,谈什么重回天海市霸主!”

    语气说到最后,十分愤怒,十分霸道,吓得周围八个老者,乔媚和乔立斗,纷纷面露惧色。

    “众位长老有什么意见?”乔三问道。

    两个晚辈说完了,也该听听其他长老的意见了。

    其中一个身材略微有些魁梧的中年人,开口道:“乔三爷,我觉得今天乔立斗说的有道理,我掌管的娱乐业,生意是一天比一天差,小姐都留不住了,好多都跑去柳家的夜总会了。”

    他身旁坐的白发老人,也附和道:“饭店的生意也一落千丈,好多的政府要员都去柳家的酒店吃,没有他们带动,我们现在的业绩平平,仅能持平,想赚钱,门都没有。”

    “还有我的采买供应,好多紧俏的物品,都紧着柳家先选,毕竟他们现在大户,他们吃完的货,才留给我,我这边也快活不下去了。”

    “前些时候,我看周边的几个地皮不错,但可笑的是,他们连标书都不卖给我们,侧面一打听,他们早就与柳家谈好了价钱。”

    ………

    乔三爷瞬间一个头两个大,本想让这些老伙计出出主意,没想到一个接一个吐苦水。

    他每个月都仔细查看账目,又何尝不知现在乔家的窘境。

    “我赞成乔立斗的想法,引入琉璃国的外援,否则我们乔家只有死路一条!”最先说话的中年人大声说道。

    紧接着其他的七位长老相互看看,心知除了这个,再无其他好办法,纷纷赞成。

    “我也同意!”

    “我也赞成!”

    ………

    乔立斗胸中突然升起一股豪情万丈的感觉,过去自己一直被大姐欺负,被各个长老蔑视,如今看着大家都支持自己,自己如同救世主一般,心中顿时骄傲无比。

    有道是乞丐变少爷,老母鸡变大鹅,风吹轮流转了,他们终于发现了自己的能力了。

    “咳咳咳…”乔三咳嗽了几声,示意安静。

    随后看向乔立斗,道:“你真的有把握可以请到琉璃国和阴阳门人帮助我们?”

    “爷爷,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这几个月天天陪着他们,就是为了获得他们的支持。”乔立斗说道。

    乔三微微点点头,道:“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就按照乔立斗的想法,引入琉璃国和阴阳门,一起对付柳家。”

    “爷爷,请神容易送神难,等琉璃国的人在天海市站稳脚跟,还会旅行现在承诺吗?这才是真正的与虎谋皮,我们绝对…”乔媚还想劝说。

    “不要说了!我心意已决,乔媚,你现回房吧。”乔三厉声说道。

    面对乔三的呵斥,乔媚脸色变得惨白,她眼中的和蔼可亲的爷爷,从未对自己如此凶狠的说话。

    身后两个侍从模样的人,说道:“大小姐,请吧。”

    乔媚缓缓站起,转,跟着仆人向着房外走去,神情十分颓然。

    乔三余光看着乔媚有些失魂落魄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他作为一家之主,很多事情没有办法,更无法对她讲清楚。

    “好了,还有其他什么事吗?没有的话,就此散会吧。”乔三说道。

    原本几乎绝望的八个长老,在琉璃国和阴阳门身上看到了希望,仿佛明天钞票就会重新滚滚而来,脸上带着喜悦,扬长而去。

    乔三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眼神渐渐变得深邃,谁也看不出他心中想什么。

    “你们都先下去吧。”乔立斗没有跟随其他长老离开会议室,反而让周围的侍者离开。

    乔三回过神,看着乔立斗,自己唯一的孙子,问道:“立斗,还有什么事?”

    乔立斗左右看看,如同防备周围有人一般,走到乔三身边,低声说道:“爷爷,我想找个机会干掉柳寒冰和柳大军。”

    “胡闹!”乔三呵斥道。

    乔立斗不仅没有退缩,反而继续笑道:“爷爷,别着急,我知道你担心柳家的那个修炼之人,将守。我已经与阴阳门打了招呼,将守由他们搞定,我们只需要…”说到这里,乔立斗用手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斩首的动作。

    “你有完没完,杀人就能解决问题吗?你用脑子好好想一想!”乔三怒道,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孙子,脑子里尽想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动不动就想用杀人解决问题。

    乔立斗听到责骂,反而有些不服气,喊道:“爷爷,之前我们干掉柳大军儿子和老婆,就几乎让柳氏…”

    “你给我闭嘴!你再敢提那件事,不用别人出手,我现在就杀了你!”乔三气的直接站起身,伸出手,指着乔立斗鼻尖骂道。

    “爷爷,您别动怒,你且听我说完,将守留在柳家就是因为柳寒冰,而…”今天受到各位长老的鼓励,自己如同救世主一般,乔家恨不得以后都要靠他,所以乔立斗自信心膨胀,不仅不像之前那样唯唯诺诺,反而还要继续说下去。

    “你给我滚!马上滚出去,再说一句,你就不再是乔家的人!”乔三气得面色通红一片,浑身颤抖,双眼如铜铃一般,怒视着乔立斗。

    乔立斗看着爷爷竟然变得如此愤怒,心中虽然不服,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负气一般,转身走出会议室。

    他怨恨爷爷为什么不赞同他的想法,为什么总是骂他,过去是这样,现在依旧是这样。别忘了,是他让乔家有机会和阴阳门,琉璃国的财阀合作的,只有他才是乔家未来,乔家的救世主!

    乔三看着负气离去的乔立斗,心中有说不出的愤怒,更是懊悔当年让他干出了那件事情!

    趴在房顶之上的将守,心中震惊无比,没想到今晚的收获如此之大。

    不仅知道乔家正式和阴阳门合作,目标直指柳家,更知道柳寒冰的母亲和她弟弟,究竟是谁害的了。

    将守之前随柳寒冰从荒岛回到天海市时,就在字里行间听柳大军和柳寒冰讲过,过去在柳家曾发生过一件几乎摧毁柳家,让柳大军悔恨终生的事情。

    后来在柳寒冰的嘴里得知,有人谋害了她的母亲和未满月的弟弟。

    所以柳大军自那件事情后,就对自己的两个女儿格外的珍惜与爱护。

    柳大军曾经倾尽全力去查找凶手,但却一无所获。

    而真正的凶手,正是外表看似和善,关键时刻更是挺身而出,借给柳家钱的乔三!

    将守此刻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直接为柳寒冰的母亲和弟弟报仇,杀了乔三,还是…

    左思右想之后,如果现在杀了乔三和乔立斗,自己又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二人曾经谋害过柳寒冰的母亲和弟弟,这无疑让自己背上谋杀乔家人的罪名,最后让柳家和乔家陷入针锋相对的局面,没有一丝挽回的余地,最终两败俱伤。

    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呢?

    乔媚!

    将守脑海中闪过一个名字。

    乔媚被乔三囚禁了数月,说明她与现在乔家的理念不合,并且她刚才一直规劝众人,与柳家合作,化干戈为玉帛。

    但她知道不知道乔三和乔立斗杀害柳寒冰母亲和弟弟的事情呢?万一她也参与了,该怎么办?

    看来只有见到乔媚,才知道真相。

    从心里讲,将守不想柳家和乔家刀兵相见,争个你死我活,做生意嘛,各做各的,岂不是挺好。

    将守悄然向着乔媚离去的方向摸去。

    因为可以透视,加上乔媚那劲爆的身材,身体能量红线如同弯曲的山脉,很容易分辨,所以将守轻松摸到了乔媚囚禁的房间。

    房间外面有两个侍从把守着。

    将守快速落下,两记手刀。

    两名侍从直觉身影一闪,脖颈一麻,瞬间昏迷。

    将守看了看周围,确认没有人靠近,转身推开了乔媚的房门。

    “谁这么大胆子,敢闯进我的房间!”乔媚听到房门被人推开,立刻大骂道。

    当她看到竟然是将守时,两个白皙的手掌瞬间捂住小嘴,满面震惊。

    她万万想不到,将守大半夜能出现在这里。

    但乔媚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快步走到门口,左右看了看,只见两个侍从倒地,周围没有人,随即快速的关上房门,转身看向将守,问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将守看着乔媚,没说话,而是快速伸出手,探向她的天灵盖。

    乔媚只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晃动了一下,随即浑身颤抖,如同电击,她记忆中的画面,一幅幅涌向将守的脑海之中。

    半响后,将守看着乔媚的眼神有了一丝异色,随后缩回手掌,乔媚渐渐恢复正常。

    “刚才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有短暂的断片?”乔媚清醒后,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看向将守。

    “你放心吧,没事。”将守说道。

    从刚才乔媚的脑海中,将守知道柳寒冰母亲和弟弟的事情,她完全不知情,而且因为一直坚持与柳家合作,形成联盟,才被乔三囚禁起来,怕她泄露乔家的秘密。

    但与此同时,也发现了两个乔媚隐藏在心底的两个小秘密。

    其中之一就是乔媚的身世,父母年纪轻轻就病死,爷爷因为工作繁忙,除了金钱和房屋,生活上面全部是都是乔媚照顾着妹妹和弟弟,上学,交学费,辅导功课等,既当爹又当妈,十分的不容易。

    而妹妹,在十二岁的时候,被一个老女人接走了。

    弟弟,也就是乔立斗,因为娇生惯养,长大后竟然无比叛逆,稍微有一点逆着他,他就大发脾气,暴怒不已。

    后来乔三又经常夸讲乔媚,打骂乔立斗,让乔立斗的心渐渐有些失衡,最终导致他们姐弟两个关系完全破裂。

    另一个就是…

    “你怎么来了?”乔媚问道。

    “我?哦,柳寒冰和唐如嫣一直很想念你,但乔家人说你出国留学了,她们不信,索性就让我来看看。”将守刚才想着乔媚的秘密,差点没反应过来,索性先找个理由应付着,反正柳寒冰和唐如嫣也是真的想她。

    “哎,我的手机被收走了,几个月了,活动的范围就这么大,我感觉自己都快被与世隔绝了。”乔媚哀怨的说道。

    将守点点头,不用乔媚说,他已经清楚的知道一切。

    “想出去吗?既然乔家容不下你,就跟我回柳家吧,去柳家也一样干。”既然现在乔家力挺乔立斗,那么乔媚与乔立斗交恶,乔家更容不下她。

    乔媚苦笑一下,道:“我去柳家?她们能接纳我吗?她们信得过我吗?我毕竟是乔家的人,与其让别人怀疑,还不如留在这里。”

    将守微微一笑,语气坚定的说道:“我说能就能,她们不会不接纳你,更不会不信你,我将守向你保证!”

    这几句话说的铿锵有力,斩钉截铁,如同一座大山,不可动摇。

    乔媚一愣,有些惊喜的看着将守,她不明白发生什么了,将守对她的态度竟然转变这么多!

    心中涌起阵阵温暖。

    但她并没有马上回答将守,在屋子里走了几步,突然转身,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大男人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如果她们真的不接受我,可怎么办?”

    将守想也没想的说道:“那你就跟着我,和我一起干。”在他心中,柳寒冰和唐如嫣不可能不接受她,所以回答的很干脆利落。

    “好!我相信你!那咱们走吧。”乔媚此时的笑容,如同牡丹花般绽放,娇艳异常,美艳夺目。

    将守看着乔媚表情的变化,心中有些疑惑,他不明白一个女人前后变化怎么那么大,但想到过去的柳寒冰,也就随之释然了。

    女人的心事,你别猜!

    乔媚这一走,就不知道何时还能回乔家了,所以从床底拉出一个超大号行李箱,把自己日常必须要用的东西,全部收起来带走。

    将守坐在房间的板凳上都快要睡着了,乔媚这才拖着超大号的行李箱走到门口,说道:“好啦,可以走了!”

    将守听到声音,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一些,随后站起身。

    当他看到足到他腰部高的宽大行李箱时,脑门上顿时出了几道黑线。

    这…这哪是逃跑,分明是搬家。

    但将守心知女儿家的东西多,也就没说话,提着大箱子就向外面走去。

    乔媚则跟在身后。

    乔媚住的是西边厢房,将守左右看了一眼,除了站岗巡逻的保镖,再无其他人。

    “乔媚,你搂住我的腰。”将守说道。

    乔媚脸色微红,但却没有拒绝,双手直接搂上了腰身,更是将头深埋在他的胸口。

    将守一手抱着乔媚,一手提着行李箱,脚下用力一踩,直接跃到房顶之上。

    乔媚只感觉全身腾空而起,吓得紧闭两个大大的眼睛,一动不敢动。

    随后将守继续抱着乔媚,提着箱子从房顶上几个翻越,就到了南边停车场的空地上。

    将守刚想继续奔跑。

    从空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来别人家里,还劫持人家的女儿,就这么走,有点不像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