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仙侠 > 九龙吞珠 > 第二十一章 柳寒冰发生意外(感谢“白杨大”本书盟主)

手机端

第二十一章 柳寒冰发生意外(感谢“白杨大”本书盟主)

    张妈说道:“说是你的同学,叫张丽!”

    柳寒冰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是自己的初中同学张丽,在上初中的时候,因为张丽的家境一般,自己还资助过她,但初中毕业后,基本上就没什么联系了,后来在同学聚会上,听说她出国了,怎么突然联系我了?

    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柳寒冰还是接听了电话,说道:“张丽?听说你出国了,现在回来了?”

    张丽在电话的那头,似乎有些犹豫,语气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是…是的,我放假回国看看,明天下午的飞机就要去英国,我这次回国给你带了一份礼物,想送给你,表达一下过去你对我的帮助,明天上午有时间吗?”

    听到张丽的话,柳寒冰本想拒绝,但想到毕竟同学一场,回国还能想到自己,还特意为自己带了礼物,并且小时候的张丽因为家境的原因,就有些自卑,现在自己拒绝岂不是有瞧不起她的嫌疑?想到这里,柳寒冰转头看了看将守,说道:“上午十点吧,就在我家附近的太平路上的漫咖啡见,因为中午我还要赶回家里处理一些事情。”

    张丽听到高冷的柳寒冰居然答应了自己,于是有些欣喜的说:“好的,明天上午10点,我准时在漫咖啡等你。”

    于是柳寒冰就挂了电话,随即又有些奇怪,她怎么不给自己打手机,也不问自己的手机号?难道是忘了?柳寒冰随即摇了摇头,不愿意为这样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事费神,于是就继续陪着将守喝酒去了。

    第二天一早,柳寒冰依旧给将守做了一桌丰富的早餐,近一个月的时间相处,将守仿佛也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只是偶尔问问柳寒冰那活了三千年的人有没有下落,但柳寒冰摇了摇头,将守也就不再说话了。

    在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随着柳寒冰的讲解,将守也明白了很多现代社会的事情和东西,如什么是电视,什么是汽车,什么是手机,什么是公司等等。

    虽然柳寒冰也觉得奇怪,将守似乎对现在这个社会很陌生,甚至手机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还得需要柳寒冰为将守讲解,但只以为将守成长在那个原始森林一般,将守不主动说,柳寒冰自己也不想问,柳寒冰心里相信,总有一天,将守会对他亲口讲述过去的一切!

    柳大军每天虽然依旧不满,但看着女儿那幸福的样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里没事的时候骂几句将守,解解气。

    待众人吃过早饭后,柳寒冰对着将守说:“将守,我上午要出去一趟,你在家等我好不好,中午之前我就回来,给你做午饭。”

    将守点了点头,随即就回二楼的房间休息了。

    柳寒冰看了看手表,快到与张丽约定的时间了,随即换好衣服,向着门外走去。

    柳寒冰依旧是开着自己的红色法拉利,行驶出柳氏别墅区,但刚刚向太平路转弯时,突然从驾驶位这一侧,一辆大卡车朝着柳寒冰的红色法拉利飞快的冲过来,一声巨大的撞车声响后,柳寒冰只觉得天旋地转后,就失去了知觉。

    柳大军此时正在柳氏大厦的会议室里与众人讨论迎战张家的事情,突然手机电话声响起,柳大军拿起电话,但来电号码自己却并不认识,随即直接挂断,心里还暗骂着,现在的骚扰电话真多!

    但没过多久,还是那个电话号码,电话又响起来了,柳大军点开话筒就准备大骂时突然呆立住了!

    还在讨论的众人,看到柳大军接起电话后呆立住,纷纷投去了疑惑的眼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片刻后,似乎电话的那边说完了,柳大军对着电话的那头有些急切的说道:“我马上赶过去!”随即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的柳大军似乎受到了什么重创一般,双腿一软,“扑通”一声的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双眼中居然透露出无比颓然又惶恐的神色!

    桂叔看到柳大军瞬间变得如此,立刻明白,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随即走到柳大军身旁关切的问道:“大军,发生了什么事!”

    似乎听到有人叫自己,柳大军茫然的看向桂叔,然后居然缓缓的流下了两行眼泪,颤颤巍巍的说道:“桂叔,立刻准备车,去医院,寒…冰出车祸了!”

    听到柳大军的话,众人皆是震惊无比!

    急忙赶到医院的柳大军,趴在病房的床边,看着浑身被纱布包裹起来的柳寒冰,柳大军就是个无情的枭雄,此刻也忍不住,老泪稀里哗啦的就流下来,还带着些许哭声。

    而柳大军身后的桂叔,是一直看着柳寒冰长大的,此刻看着柳寒冰依旧昏迷,浑身就只有紧闭的双眼露在外面,嘴上还挂着呼气面罩,桂叔纵是历经沧桑,此刻也如柳大军般,老泪纵横。

    柳大军的手,用力的握起来,手骨因为肌肉的挤压,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声响。

    此刻任谁都清楚,这事肯定是张家干的,张志远要为自己的儿子报仇,就设计谋杀柳寒冰!

    在柳大军进入病房之前,医生就跟柳大军说明:“好在柳寒冰出车祸时有急救车回医院路过车祸现场,所以没有耽误治疗时间,虽然现在人已经被抢救回来,但十有**,要变成植物人。”

    虽然柳大军极力的哀求医生,救救自己宝贝女儿,但医生却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一个五十岁的男人居然哭的像个孩子那般的无助,医生心里虽然也想帮他,但他只是个医生,不是一个神。

    时间不知不觉的到了晚上,柳大军此刻的悲伤的心情渐渐有了些平复,只是一股浓浓的杀意和决然,挂上了脸庞,他对着桂叔缓缓开口道:“桂叔,立刻让柳家全部人马准备战斗,派个人去告诉张志远,后天,我要与他做个了断!”

    桂叔本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柳大军那杀人的眼神后,心知现在说什么都无用,自从很久之前那件事发生过后,柳大军对柳寒冰和柳涵,宝贵的像自己的生命一般,现在柳寒冰变成了这样,就连自己,也想去找张家拼命,所以没在多说什么,转身向病房外走去,安排接下来的事情了。

    柳大军此刻静静的看着处于昏迷的柳寒冰,眼泪不知不觉又流了下来,然后自言自语道:“寒冰,自从你母亲和弟弟被不知身份的人杀害,我就对天发誓,绝不会让你和柳涵再次受到伤害,但没想到,今天你又差点失去了性命,是父亲没用,父亲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让张家全部人的性命,来偿还他们对你所作的事情,父亲发誓!”

    说道此处,柳大军的双手再次紧紧的握成拳头。

    而在柳氏1号别墅里,本来在二楼房间里等待柳寒冰的将守,不知不觉间居然睡着了,当他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将守看着窗外即将升起的月亮,心中疑惑道,柳寒冰去哪里了,她不是说中午就会回来吗?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了,嗯?怎么会有点心痛的感觉?多少年的战争磨砺,将守对危险,对亲近的人遭到危险,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感知。

    将守推开房门,慢慢向楼下走去。

    在收拾卫生的张妈看到将守下来后,嘴上“咦”了一声,随即明白了,将守今天没陪大小姐出去,但大小姐去哪里了?张妈这段时间,也习惯了将守与大小姐成双入对,突然看到将守一个人,心下不禁有些诧异,但也没说什么,这几日的相处,张妈知道将守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就连和大小姐的对话,也只是几个字。

    看到张妈,将守也没说话,而是一个人坐到了柳寒冰经常陪自己喝酒的位置上,静静的坐着,白老虎看到将守一个人从楼上走下来后,就慢悠悠的跟着将守,在将守的脚边趴下,继续睡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都已经到凌晨十二点了,不仅柳寒冰没回来,就连柳大军也没回来!将守心里突然有些空落落,似乎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的感觉,他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

    张妈这时看到将守居然一直在餐桌上静静的坐着,也不说话,于是走过去,关心的问道:“要不要吃点什么,我去给您做?”

    将守抬头,淡淡的看了一眼张妈,随即摇了摇头,于是继续安静的坐着。

    而在医院柳寒冰的病房里,桂叔安排好一切,就重新推门进入房间。

    柳大军看到桂叔回来,开口道:“怎么样了?”

    桂叔点了点头道:“都安排好了,已经把安保公司的人都叫回总部了。张家那边也有了回复,同意后天决战,为了公平起见,地点选在天海市的郊区乔家的一处工地,双方各自出一百人。”

    柳大军点了点头,也就不在说话了。

    桂叔看着沉默的柳大军,想了想,随即说道:“我想去找趟将守。”

    听到桂叔提到将守,柳大军无奈叹息一下,点点头,也不说话。

    桂叔知道柳大军心里,瞧不上将守,但也没办法解释,临出门深深的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柳寒冰,随后叹息一声,走出病房。